楊麗萍攜《十面埋伏》來深說舞論藝

2016年08月03日09:40  來源:深圳特區報
 
原標題:做好現代舞者 走出內心

  楊麗萍在新聞發布會現場

  《十面埋伏》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舞劇

  8月2日,台風“妮妲”在深圳登陸。這一天,深圳的文娛類新聞採訪幾乎全部取消,除了楊麗萍如期舉行的新聞發布會。8月11日至14日,由楊麗萍擔綱總導演和編劇的實驗性舞台作品《十面埋伏》將在深圳保利劇院連續演出4天。

  玩實驗,用舞蹈演繹經典

  和楊麗萍上一部來深獻演的作品——舞劇《孔雀》不同,《十面埋伏》有兩個特點,首先是,楊麗萍不參與演出,僅僅是以總導演和編劇的身份在幕后掌控大局,其次,《十面埋伏》不是一部傳統意義上舞劇,故事劇情“碎片化”。同時在舞蹈的呈現上,《十面埋伏》也不是諸如《雲南印象》、《雲南的聲響》之類少數民族元素突出、原生態氣息濃厚的民族舞,而是一出混合了京劇、裝置等元素的實驗舞劇。

  曾經被影視劇和傳統戲曲演繹過數遍的《十面埋伏》,這一次讓楊麗萍用舞蹈重新演繹,又嫁接了京劇,在根植於中國傳統文化的同時,充滿了實驗色彩。楊麗萍版的《十面埋伏》嘗試打破傳統舞劇的敘事方式,不著力於講故事,而是將兩千年前的一組人物從故事裡提煉,放在更廣闊的時空,刻畫內心沖突與糾葛。“十面埋伏意指我們不單經受著來自外界的埋伏,也有內心的埋伏,自我設定的麻煩和障礙,如何突圍,如何戰勝恐懼?怎麼能不傷害他人,又避免被傷害?”楊麗萍這樣解讀。據悉,劇中演員的妝容均以京劇為扮相,葉錦添設計的服裝同樣自帶東方色彩。為何要在舞蹈中糅入京劇?在楊麗萍看來,京劇是漢族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唱、念、坐、打,也是另一種性質的‘民族舞蹈’。”

  現代舞,可以像皮娜·鮑什一樣好看

  在正式場合,楊麗萍管《十面埋伏》叫“實驗性舞台作品”,而在私下裡,她更願意將之稱為現代舞劇。事實上,看過該劇的觀眾都表示,《十面埋伏》充滿了當代性,置身觀眾池,宛如觀賞了一出行雲流水般的大型當代藝術。而楊麗萍之所以不太願意在公開場合稱《十面埋伏》為現代舞劇的原因,是中國觀眾對現代舞的接受度較低,“一說現代舞,大家就覺得是抽象的、晦澀的、有距離的,就好像是看文藝電影似的。其實,沒有那麼復雜,現代舞觀念性更強、更講求思想表達。你看皮娜·鮑什的舞蹈《穆勒咖啡館》,它既美麗,又有深層次的表達。我覺得叫什麼舞並不重要,重要的還是看作品。”

  楊麗萍非常喜歡李安導演的兩部作品《臥虎藏龍》和《少年派》,“這兩部作品既有完美的視覺呈現,又有導演深沉的思考,還有非常濃厚的民族元素,是藝術表現非常完美的狀態。”她表示所有的舞台藝術創作者,既不希望站在觀眾的對立面,同時也絕對不會向市場妥協。“舞台藝術不是閉門造車,我在創作中會把觀眾當作一個演員,大家在劇場裡共同完成這場舞蹈藝術表演。當然,觀眾接受和自我表達之間的拿捏,度要把握好。”

  據悉,除了京劇,楊麗萍在這部現代舞劇中,還加入了剪刀裝置藝術家劉北立創作的2萬把剪刀組成的裝置藝術、老鑼的歌曲和龔琳娜的演唱,以及葉錦添的服裝設計和舞台美術,同時還有太極、剪紙、皮影等中華符號明顯的元素。楊麗萍稱自己並不擔心觀眾會看不懂,“我們在成都巡演時,劇沒開場,劇院人聲鼎沸,開演之后,慢慢就安靜了,我相信他們從這個古老的故事中,看到了平行空間的自己。”

  談創作,作品就是生命河流的呈現

  1958年出生的楊麗萍如今已經慢慢淡出舞台表演,不過她否認,自己是不跳了。“作為編導和總導演,選擇舞蹈演員最重要的原則就是合適。”說起創作,楊麗萍表示,創作與自己生命歷程、人生思考息息相關。“我是少數民族,從小熱愛大自然,向往自然之美。所以我20多歲的時候跳的就是表現自然之靈的《孔雀》、《兩棵樹》這類作品。2007年之后,我關注到雲南的一些地方屬性很強的民族文化瀕臨滅絕的現象,於是我做了挽救,有了《雲南印象》、《雲南的聲響》這類原生態的作品。在這些作品中,我甚至會邀請一些當地農民上台舞蹈,它很鄉土,但是也有很生命力。再后來,我開始感受到生命的‘季節性’,人生的春夏秋冬,於是我做了《孔雀》。現在,我又開始感覺到一些黑暗的東西,有些關於人性的東西,我想去表達,所以我做了這部《十面埋伏》。”

  尼採說:“人和樹一樣,越是向往高處的陽光,它的根就越要伸向黑暗的地底。”楊麗萍說,她做《十面埋伏》,就是希望人們走出內心的“埋伏”,走向光明。(記者 劉莎莎?文 齊潔爽?圖)

(責編:袁儷芸、王星)

推薦閱讀

深圳龍崗端出“民生大盆菜” 深圳市龍崗區“社區民生大盆菜”入選“2015年度中國社區治理十大創新成果”。數據顯示,“社區民生大盆菜”自實施以來,在2015年民生投入和2014年基本持平的情況下,龍崗區民生投訴下降了40%。 【詳細】

人民日報人民網看深圳|龍崗

“晚八點”點亮深圳 羅湖、南山、中心三大書城均處於各區的中心區域,多年來累計接待讀者近3億人次,銷售圖書近1.5億冊、總額33億元,舉辦各類文化活動1萬多場,為深圳市民提供了一個低門檻、高品位的文化生活去處,成為深圳名副其實的文化客廳。【詳細】

人民日報人民網看深圳|文化

問題跑道,除了標准還缺啥 “首先要改變現有的招標制度。”業內人士認為,如果不能建立更科學的項目投資管理方式,一味以“誰便宜買誰”為採購標准,問題跑道很難杜絕。“畢竟一分錢一分貨。”【詳細】

人民日報人民網看深圳|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