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鵬新區9年累計發放生態補償金13.5億元 

不讓守護綠水青山的百姓吃虧(綠色家園)

呂紹剛  陳育柱

2016年08月06日09:2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大鵬新區近岸海域水質保持國家一類標准,環灣山體一片郁郁蔥蔥。
  劉伯良攝

  盛夏的嶺南,瓜果飄香。“過去這個時候,我們就在那座山上忙著。摘完荔枝,又要收獲龍眼。”深圳市大鵬新區新大社區居民戴劍光指著遠處的七娘山說。在當中一處小山坡上,戴家曾有一片十幾畝的果園。

  11年前,深圳市劃定生態控制線,“紅線”內區域共計約974平方公裡,佔全市陸域面積49.9%,這些土地被嚴格限制開發建設。就是那時候,戴家的果林也被劃進“紅線”,不能再耕種了。

  果園沒了,戴劍光的生活沒有變差,這得益於當地的生態補償政策。“實施生態補償,是深圳堅守生態紅線與共享發展有機結合、實現生態保護與民生改善‘雙贏’的創新實踐。”深圳市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張虎說。

  補助到人,權責對等

  補償的前提是不再干擾和破壞自然環境,考核不合格停發補償金

  新大社區位於深圳第二高山七娘山腳下。七娘山三面環海,主峰海拔869米,自然資源豐富,是大鵬半島國家地質公園主體。數據顯示,大鵬半島共計222平方公裡的土地被劃入生態控制線范圍,佔全區陸域的73.5%,生態控制面積接近全市的1/4。

  保護環境的同時,不能讓百姓的利益受損,更不能影響百姓的生活。本著這個理念,2007年起,深圳針對大鵬半島四類原村民實施貨幣化生態補償。補助標准最初每人每月500元,2011年上調到每人每月1000元。

  “大鵬半島原村民為保護生態環境,做出了犧牲,理應得到一定補償。”深圳市大鵬新區黨工委書記王京東說。

  深圳對大鵬半島的生態補償政策自2007年實施,至今從未中斷,9年多來累計發放補助資金13.5億元,直接受惠的大鵬半島原村民共16652人。

  “這個政策很好,補助到人,實在。”戴劍光說,如今每年一家五口人總共可以獲得6萬元生態補償金,這筆資金讓他們的生活更加寬裕。

  補償金拿了,會不會有人還偷偷種果樹?生態補償有原則。補償原村民的前提就是必須恪守規定,不再干擾和破壞生態控制線內的自然環境。為此,大鵬新區制定了考核裁量標准,明確受補助人員需要履行一定的責任和義務,如不允許毀林、違法搶建搶種。對考核不合格的,停發或扣減相關責任人的生態補償。

  “2014年,東山社區有一戶人家在‘紅線’內搞違法建筑。我們除了拆除違法建筑,還把這戶人家全家6口人當年共7.2萬元的生態補償金全部停發。”大鵬新區生態保護和城建局副調研員曹其捷說,這樣嚴格的考核,是為了杜絕“一邊享受生態補償、一邊破壞生態環境”的現象。

  據統計,2011年—2015年,共有586名原村民因未履行好保護生態的責任和義務,而被相應扣減或停發了生態補償金。

  自覺保護,生態更優

  環境改善促進當地旅游,百姓的保護意識進一步增強

  生態補償政策實施的9年,也是大鵬半島生態環境質量不斷改善的9年。

  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大鵬新區空氣優良率達到99.4%,PM2.5平均濃度為22微克/立方米。近岸海域6個監測點水質全面提升到國家一類標准。近兩年,大鵬新區先后獲評全國生態文明建設試點、國家生態文明先行示范區和國家級海洋生態文明建設示范區。

  生態環境的改善,撬動大鵬新區旅游業快速發展。越來越多的游客慕名而來。不少原村民做起了民宿生意,把老屋裝修一新,接待八方來客。目前,僅新大社區就有民宿80多家。新大社區黨支部副書記陳惠通說,保護環境不是不要發展,相反,保護為發展開辟了一條新路。

  大鵬新區吸引了來自珠三角乃至全國各地的游客。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游客接待量首超千萬人次,實現旅游營業收入44.67億元。

  較場尾被稱為“深圳鼓浪嶼”。這裡近年來以其特有的山海風光,聚集了400多家民宿,成為遠近聞名的民宿小鎮。“我們最貴的房間是1600元一天,周末都爆滿,節假日更是一房難求。”一家民宿負責人說。

  有補償,又有更好的發展資源,這讓大鵬原村民越發從心底意識到環境保護的重要。“現在,山上郁郁蔥蔥,生態環境好了,生活也好了,住在這裡非常舒服。”戴劍光說,實施生態補償政策后,以前到處開山種果樹、破壞生態的現象沒有了。“現在我們的環保意識都很強。”

  “實施生態補償以來,老百姓參與違法建設的少了、自覺抵制違建的多了。”大鵬新區生態保護和城市建設局局長楊濤說,去年大鵬新區違法佔有國有土地率和違法建筑率始終是全深圳最低的。

  除了自覺抵制破壞環境的行為,原村民更主動履行生態保護義務。大鵬新區目前已有各類環保志願者隊伍112支,由當地居民自發組織的“潛愛大鵬”珊瑚保育志願者聯合會,已經發展成為國內最大的珊瑚保育志願者組織,在冊義工超過1000人。

  2013年至今,“潛愛大鵬”在大鵬大澳灣投下28座人工珊瑚礁,種下5600棵珊瑚,局部海域的珊瑚礁生態得到一定程度的修復。“剛開始時,不少人不了解我們到底在做什麼,說我們傻。今年,越來越多的人都來關注我們這個項目,甚至帶游客到我們這裡來參觀。”“潛愛大鵬”秘書長夏嘉祥說。

  “生態補償政策的實施,有力促進了大鵬新區的生態文明建設工作。”王京東表示。

  完善政策,補償集體

  探索將社區集體納入補償范圍,發揮其在環境保護中的作用

  實施9年的生態補償政策發揮了巨大作用,但與深圳其他地區相比,大鵬居民收入仍然偏低。由於原農村集體土地和山林限制開發,大鵬新區的社區集體經濟發展緩慢,原村民人均分紅為全市最低。戴劍光所在的新大社區,去年人均分紅僅3000多元。王京東表示,大鵬新區政府正在探索完善生態補償政策,對補償對象、補償方式、補償標准進行深入研究。

  “現行生態補償政策隻針對原村民個人,尚未考慮到社區集體在生態環境保護工作中發揮的作用。”王京東說, 下一步,大鵬新區將探索把社區集體納入生態補償范圍,把補償金也發放給集體。“例如,濕地保護、道路建設、民宿管理等,新區管委會可向當地社區集體購買服務,更好地發揮他們的主體作用。補償社區集體,能夠壯大集體經濟,讓百姓受益。”王京東說。

  如何完善考核機制,讓保護更到位,更有效?據介紹,大鵬新區將針對不同類型的自然資源,設計不同的管護工作考核內容,採用量化評分的方式,努力實現更加精細化的定量考核。

  現行的生態補償政策,依據的是深圳市區兩級政府有關文件,缺乏更為剛性的法律法規作為長期實施的保障。大鵬新區還將先行先試開展生態補償立法工作,推進生態補償的制度化、法治化。

  “大鵬新區是深圳的‘生態基石’,全區森林覆蓋率達76%,其重要性不言而喻。”王京東表示,大鵬新區將竭盡全力,守護好這片山海風光。


  《 人民日報 》( 2016年08月06日 10 版)

(責編:夏凡、王星)

推薦閱讀

大鵬新區:不讓守護綠水青山的百姓吃虧
深圳對大鵬半島的生態補償政策自2007年實施,至今從未中斷,9年多來累計發放補助資金13.5億元,直接受惠的大鵬半島原村民共16652人。深圳市大鵬新區黨工委書記王京東說:“大鵬半島原村民為保護生態環境,做出了犧牲,理應得到一定補償。”【詳細】
人民日報人民網看深圳|大鵬新區大鵬新區:不讓守護綠水青山的百姓吃虧 深圳對大鵬半島的生態補償政策自2007年實施,至今從未中斷,9年多來累計發放補助資金13.5億元,直接受惠的大鵬半島原村民共16652人。深圳市大鵬新區黨工委書記王京東說:“大鵬半島原村民為保護生態環境,做出了犧牲,理應得到一定補償。”【詳細】

人民日報人民網看深圳|大鵬新區

深圳龍崗端出“民生大盆菜” 深圳市龍崗區“社區民生大盆菜”入選“2015年度中國社區治理十大創新成果”。數據顯示,“社區民生大盆菜”自實施以來,在2015年民生投入和2014年基本持平的情況下,龍崗區民生投訴下降了40%。 【詳細】

人民日報人民網看深圳|龍崗

“晚八點”點亮深圳 羅湖、南山、中心三大書城均處於各區的中心區域,多年來累計接待讀者近3億人次,銷售圖書近1.5億冊、總額33億元,舉辦各類文化活動1萬多場,為深圳市民提供了一個低門檻、高品位的文化生活去處,成為深圳名副其實的文化客廳。【詳細】

人民日報人民網看深圳|文化

問題跑道,除了標准還缺啥 “首先要改變現有的招標制度。”業內人士認為,如果不能建立更科學的項目投資管理方式,一味以“誰便宜買誰”為採購標准,問題跑道很難杜絕。“畢竟一分錢一分貨。”【詳細】

人民日報人民網看深圳|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