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壩光銀葉樹群落遭毒手(組圖)

2016年08月07日08:49  來源:深圳晚報
 
原標題:大鵬壩光被曝100多棵銀葉樹被砍

  志願者對銀葉樹被砍伐痛心不已。

  大鵬新區相關部門將被砍伐區域圍起來進行調查。

  在被砍伐區域東側,有一棵銀葉樹上還有被砍伐的痕跡。

  深圳的環保志願者們這兩天心裡頗不平靜。大鵬新區壩光社區一處銀葉樹群落100多棵銀葉樹幾乎被砍伐殆盡。而這一切,直到前段時間才被學者發現,並在志願者群體中引發震動。

  志願者 “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環保志願者馬車都不敢相信這一切真的發生了。“前幾天,有一個學者告訴我,壩光片區有一處銀葉樹群落幾乎被砍伐殆盡。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直到8月5日,我來了這裡,看到眼前的景象才相信。”馬車說。

  馬車所說的那處銀葉樹群落,位於壩光國際生物谷西鄉圍片區內。馬車告訴記者,作為環保志願者的他經常會到大鵬,壩光也是他經常去的地方。但是,西鄉圍那片,他卻很少涉足。馬車說,他最近一次看到西鄉圍那片銀葉林,大概是在去年八九月份。當時還是郁郁蔥蔥一片,生態保護得很好。那片樹林裡,除了銀葉樹之外,還有桐花樹、老鼠?、海漆等植物。

  然而,今年7月,由專家學者組成的深圳市壩光國際生物谷生態本底調查研究組到壩光調研后卻發現,位於西鄉圍片區的那處銀葉樹生態群落卻幾乎消失了。根據他們的調查結果,2015年8月,這片區域共有銀葉樹118株,其中成熟植株38株,最大植株胸徑58厘米,胸徑超過40厘米的有6株。而如今。這個片區銀葉樹被砍伐得隻剩下6株,其中成熟的隻有2株。

  “很難想象,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深圳。”馬車說,“銀葉林保護區內,一棵樹的樹枝被風刮斷了,工作人員也會打電話告訴我們。可見深圳對銀葉林多麼重視。但是,這片區域,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卻消失了112棵銀葉樹。”在與記者交談的過程中,馬車一邊說著,一邊嘆氣。

  居民 不清楚樹什麼時候被砍的

  8月6日中午,記者來到了被砍伐的那片銀葉林前。干涸的地面上,隻剩下5棵大銀葉樹和一棵小樹。其中有兩棵位於被破壞區域的東邊,另外四棵則在另外一側。如果不是馬車告知,過路人根本不知道這裡曾經是一片樹林。

  記者走近后發現,地面上還剩下許多樹枝和樹根。馬車說,這些不全是銀葉樹,還有一些別的植物。但那些大的樹樁,可以明確就是銀葉樹。記者看到,一些銀葉樹樁上甚至已經長出了新芽。“多可惜啊!”馬車說。記者觀察到,這些留下的樹樁,有很平整的橫切面,很明顯是用機械鋸斷的。而整塊被破壞的區域,也有很明顯的機械作業痕跡。“其中一棵是有200年樹齡的古樹,因為有挂牌,他們不敢砍。另外一棵砍了一半,上面還有痕跡。”馬車指著位於被破壞區域東側的兩棵銀葉樹說道。

  深圳市綠源環保志願者協會秘書長朱珠對記者表示,壩光國際生物谷項目環評時,明確表示要優先保護銀葉樹,而今卻有大量銀葉樹被砍伐,實在令人痛心。朱珠稱,被砍伐的樹木中,有一些可能是古銀葉樹。根據志願者觀察,現場有3棵被砍伐的銀葉樹板根大於那棵200年樹齡的挂牌古樹,因此這裡原本可列為“古樹”的銀葉樹不隻有單單一棵。志願者認為,這些未被列入保護名單的“古樹”因為沒有“戶口本”而慘遭毒手。“那些不是古樹的銀葉樹也不能砍伐,銀葉樹是紅樹的一種,是受到相關法律法規保護的。”朱珠說。

  那麼大面積的樹林,究竟是什麼時候被砍伐的?記者走訪了周邊居民。開小賣部的古女士在壩光住了近20年,她的小店離被砍伐的銀葉林不過幾百米的距離。古女士稱,她因為帶孫子,一直沒注意不遠處砍樹的動靜。她也是在8月6日早上,森林公安將那裡圍了起來之后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古女士說,她並不知道那是不能砍的,隻知道那些樹一年四季不落葉,在太陽的照耀下很漂亮。

  而另一位居民則表示,樹木可能是在今年被砍的,因為去年她經過那兒的時候,還看到了完整的樹林。

  社會反響 必須嚴懲古樹砍伐者

  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就開始關注壩光生態的攝影家、民間環保人士周煒聽到古樹被砍的消息時,感到很憤怒。

  據了解,壩光有兩片古銀葉樹林,一片已經被設立為自然保護區,另一片在公路邊,周煒一直擔心這片古銀葉樹的命運,沒想到最終還是被吞噬了。

  周煒說:“東南亞區域,壩光這兩片銀葉樹林是最完整,生長得最好的,它長在深圳的最東方,每天迎接第一縷朝陽,是深圳的先鋒樹,如果為了經濟發展而砍伐百年古樹,是一件很可惜且很愚蠢的事。”

  他還說:“相關部門必須要嚴厲懲戒古樹砍伐者,追究法律責任,給公眾一個交代。”

  同樣是環保熱心人士的市政協委員、臨床醫學博士姚曉明聽到此消息時,他正在肯尼亞拍攝各種野生動物和自然風光。早些年,他曾跟著周煒一起探訪過壩光村的銀葉古樹。古樹被砍的消息,讓他感到悲傷,連在肯尼亞拍攝的心思都沒有了。姚曉明說起自己在肯尼亞的拍攝經歷:“肯尼亞人非常注重環保,有幾次為了拍到鳥兒振翅飛翔的姿態,會故意去驚嚇鳥兒,這種行為會受到司機的指責,司機開車會避開爬行動物,政府的懲罰非常嚴苛,如果司機不按正規路線走,壓到草坪或動植物會被罰款1000美金。”姚曉明稱,在肯尼亞看到人們如此注意環保,他從內心裡感到慚愧。

  他說,這是一起嚴重的破壞環境事件,對自然資源和環境的破壞正反映出這些人的自私、懦弱、無知和無恥,希望相關部門介入調查。同時,他也願意和其他環保人士一起提起公益訴訟。

  官方回應 施工單位管理不善致樹木被砍

  8月6日晚,大鵬新區相關部門發布了壩光社區林木被砍情況通報。通報稱,根據現場調查,事件發生區域位於深圳國際生物谷壩光核心啟動區場平工程一標D13地塊內,地塊性質為新型產業用地,不屬於林地范圍,也不屬於鹽灶村銀葉林保護區范圍,距該保護區直線距離約1.5公裡。

  經大鵬新區生態資源環境綜合執法局現場核查,確實存在未經許可,擅自砍伐林木行為。該場平工程施工單位為深圳市市政工程總公司,由於施工過程中管理不善,對班組教育、交底不到位,導致在林木砍伐審批手續尚未完善的情況下,對部分林木先行砍伐。

  與此同時,林業主管部門也對未經許可擅自砍伐林木數量進行了調查統計。通報稱,被砍伐區域內僅有的1株古樹銀葉樹(編號KC0159)未被砍伐。該地塊主要樹種包括銀葉樹、黃槿、木麻黃、海漆等。已砍伐樹木為銀葉樹15株,其他喬木30株,而這些被砍伐樹木均未列入《國家重點保護野生植物名錄》。據了解,大鵬新區生態資源環境綜合執法局將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森林法》、《深圳經濟特區城市綠化管理辦法》等法律法規進行處罰。

  (記者 顏鵬 張金平/文 顏鵬/圖 記者陶韻西對本文亦有貢獻)

  新聞詞典

  銀葉樹

  銀葉樹(隸屬於梧桐科銀葉樹屬,為熱帶、亞熱帶海岸紅樹林植物,多分布於高潮線附近的海灘內緣,以及大潮或特大潮水才能淹及的灘地,或海岸陸地,屬水陸兩棲的半紅樹植物。在我國,銀葉樹分布於廣東、廣西、海南、香港和台灣等地。大鵬新區銀葉樹群主要位於葵涌街道壩光社區鹽灶村,是全國乃至世界上迄今為止發現的保存最完整、樹齡最長的天然古銀葉樹群落之一。

(責編:陳育柱、王星)

推薦閱讀

深圳龍崗端出“民生大盆菜” 深圳市龍崗區“社區民生大盆菜”入選“2015年度中國社區治理十大創新成果”。數據顯示,“社區民生大盆菜”自實施以來,在2015年民生投入和2014年基本持平的情況下,龍崗區民生投訴下降了40%。 【詳細】

人民日報人民網看深圳|龍崗

“晚八點”點亮深圳 羅湖、南山、中心三大書城均處於各區的中心區域,多年來累計接待讀者近3億人次,銷售圖書近1.5億冊、總額33億元,舉辦各類文化活動1萬多場,為深圳市民提供了一個低門檻、高品位的文化生活去處,成為深圳名副其實的文化客廳。【詳細】

人民日報人民網看深圳|文化

問題跑道,除了標准還缺啥 “首先要改變現有的招標制度。”業內人士認為,如果不能建立更科學的項目投資管理方式,一味以“誰便宜買誰”為採購標准,問題跑道很難杜絕。“畢竟一分錢一分貨。”【詳細】

人民日報人民網看深圳|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