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建成深圳“定時炸彈” 制約城市發展空間

2016年08月08日08:20  來源:深圳商報
 
原標題:違建之害 已成共識

  7月6日,寶安區鬆崗街道拆除芙蓉路15號違法建筑700平方米。 深圳商報記者 林曉斌 攝

   6月29日,觀湖辦事處執法隊對位於鬆元廈社區海神工業園內的一處違法建筑進行強制拆除。 深圳商報記者 林曉斌 攝

 

  違法用地和違法建筑是制約深圳發展的痼疾,不僅存在嚴重安全隱患,更成為深圳破解發展空間不足的嚴重制約。去年以來,經過集中整治,新增違建基本實現“零增量”,存量違建實現200萬平方米“負增長”,徹底扭轉了我市違法建筑連續30多年的增長勢頭。

  深圳經過30多年的高速發展,取得了令世人矚目的成績,但我們無法忽視違建所帶來的種種問題。違建不僅成為安全生產之害,引發種種民生矛盾,更是破壞了市場秩序、侵佔公共資源,成為制約城市發展的“毒瘤”。

  違建成安全生產“定時炸彈”

  2013年12月11日1時26分許,深圳市光明新區公明辦事處根竹園社區,深圳市榮健農副產品貿易有限公司下屬的榮健農副產品批發市場發生重大火災事故,造成16人死亡、5人受傷,過火面積1290平方米,直接經濟損失1781.2萬元。根據調查,造成此次事故的一項最主要原因就是違建。榮健公司在榮健市場建設過程中未辦理國土規劃相關用地審批、報建手續,未經公安消防部門設計審核和消防驗收以及開業前安全檢查﹔違規搭建大量鐵皮棚房,頂棚彩鋼板大量使用聚氨酯泡沫,內部沒有承重牆體和防火分隔,整體互相連通,導致燃燒時釋放出大量有毒濃煙並迅速擴散,造成重大人員傷亡。

  2015年12月,坪地街道規劃土地監察隊四級執法員陳某某作為負責片區查違的工作人員,工作責任心不強,巡查工作不到位,對負責片區發生的違法搶建行為沒有及時發現和制止,導致違法建筑搶建過程中發生一死一傷的安全生產事故。坪地街道規劃土地監察隊受到全區通報批評,陳某某被誡勉談話,並調離工作崗位。

  在今年2月份召開的全市城市公共安全和安全生產工作會議上,省委副書記、市委書記馬興瑞就表示,深圳違法建筑多。這些違建無規劃審批,缺少必要的管理維護,消防通道和基本安全設施缺失,居住人員普遍缺乏安全意識,小門店、小作坊、小檔口等“三小場所”和居住、經營、倉庫“三合一”場所集中,成為城市安全最大的“毒瘤”和“定時炸彈”,隨時可能造成群死群傷的安全事故。

  違建破壞市場經濟秩序

  違法建設者無視黨紀國法和政策法規,用不正當手段和不公平方式,強佔大量財富,嚴重破壞了社會公平公正,浪費了寶貴而有限的土地資源,並形成非法隱形的房地產市場,造成國家稅收和地方財政收入的大量流失,破壞了市場經濟秩序,給地區相關工作的開展帶來了新的難題。

  近年來,深圳小產權房如雨后春筍一般崛起,以極為低廉的價格吸引了不少市民關注,並且逐步形成了一個集建設、銷售於一體的網絡,擾亂了正常的房地產市場秩序。正規開發商建設商品房都有質保期,房子出現質量問題開發商負責維修,可是這些小產權房,建房的都是建筑游擊隊,質量沒有保障,房子建好之后人就走了,維修都不知道該找誰。小產權房建設缺乏監管,很容易發生開發商卷款潛逃情況。今年6月,光明新區公明辦事處小產權房百世瓏庭小區就發生了此類事件,開發商涉嫌重復抵押74套商鋪112套房屋,拿走了2.5億元人就消失了,引發嚴重社會問題。

  違建侵蝕公共資源

  記者通過梳理發現,近年來違建侵佔國有儲備用地的報道屢見不鮮。2015年11月6日上午,龍崗區龍崗街道對位於新生社區的一塊國有儲備用地內的違建實施強制清理,清拆違法建筑約300平方米,清理國有儲備用地面積21400余平方米。行動過程中,執法人員受到非法侵佔國有土地多年的違法行為人極力阻撓,但執法隊行動准備充分,態度堅決,區大隊、街道主要領導親自指揮、多部門聯動,實施徹底清理,為市重點工程建設鋪平了道路。

  在寶安區福永街道鬆福大道和福洲路交會處有一片國有儲備用地,是為建設福永污水處理廠二期工程而儲備的,可是這裡卻被人盯上,趁著工程還未開發,在國有土地上建起了大批鐵皮房、活動板房,用於出租牟利,將國有儲備用地變成了廢品收購站。今年2月,福永街道組織大型清拆行動,強勢清拆水產研究中心附近佔用33000平方米國有儲備用地亂搭建17000余平方米,確保了福永污水處理廠二期工程得以順利開展。

  違建引發一系列民生矛盾

  5月21日,龍華新區龍華辦事處一城中村內,一場大暴雨過后,兩棟握手樓突然發生傾斜,隨著樓層越往上,兩棟樓之間的間隔越來越小,直至頂樓最小間距竟然不足50厘米,引來周邊居民對樓體質量的擔憂和恐慌。就在此事件發生之前,今年1月29日,龍華新區民治街道大型城中村——創業花園內,兩棟原本間距不足一米的樓房,出現地基下沉、樓體傾斜的情況。報道見報后,引發社會高度關注,樓內居住的200多戶居民緊急撤離。其實這不是龍華第一次發生“樓歪歪”的情況,在2010年至2012年期間,龍華玉翠新村、高坳新村均出現過多棟“樓歪歪”,這些建筑也是因地基沉降,導致樓與樓之間越來越近,而這些小區內的大部分高樓都屬歷史遺留違建。

  此類事件不勝枚舉。違建因為沒有報批報建,沒有經過合法手續,沒有任何地質勘探,樓房安全問題令人擔憂,時間越久樓房問題會越來越多,隨之帶來一系列社會問題。在利益驅動之下,違建業主鋌而走險,隻顧牟利,罔顧安全,由此引發的社會矛盾成為政府的一大包袱。

  違建嚴重制約城市化建設

  從城市化建設進程的角度來看,一處違法建筑就是一處障礙。它不僅會增加工程拆遷量、貽誤工期,而且會大大增加城市化建設進程的拆遷成本,從而進一步加大城市化建設的資金壓力,影響了城市規模的擴張。城市化進程的不斷深入,涉及的是千家萬戶的利益。部分違法建設的存在,使得地區城市化進程受到阻礙,直接受其影響的,還是普通老百姓。

  白石洲位於華僑城片區,緊靠深南大道,可能是深圳規模最大的城中村,在隻有0.6平方公裡土地上,有約15萬人在此生活居住。目前,白石洲舊改大幕開啟,為了牟取更多利益,一些業主鋌而走險開始在樓頂搞加建。從4月至今,有部分住宅樓頂蓋起了黑布,也有樓頂開始加蓋鐵皮房,搶建之風悄然興起。有開發商表示,這些頂樓加建成本極低,但卻能獲得高額賠償,無形中增加了開發成本,可能會造成開發延遲。

  違建敗壞社會風氣,影響政府公信力

  深圳為什麼違建多?其中一項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利益巨大,一些人利令智昏,頂風作案,甚至一些公職人員不惜充當違建保護傘。2015年8月,羅湖區人民法院對寶安區鬆崗街道辦原執法隊長陳某一審,陳某被認定收受違建商給予的28萬元賄賂,處有期徒刑5年零1個月。紅星統建樓手續不全,實為違法建筑,而陳某在工作中,雖然對該樓下發整改通知書,但實際上卻放鬆了對紅星社區統建樓的查處力度,導致該違法建筑順利建成。

  為從根源遏制違建,2015年以來,實行更加嚴格的考核問責制度,明確各區月均新增違法建筑面積超過2萬平方米的,考核結果即為不合格,區黨政主要領導作為第一責任人停職檢查,視情節給予紀律處分和組織處理,分管領導作為主要責任人責令辭職,土地監察部門領導作為直接責任人予以免職,並依法給予行政處分,有力促進了各級黨委政府和相關部門主體責任落實。同時,實施規劃土地監察機構移送案件制度,把查人與查事相結合,對於黨員干部干擾查違和插手案件進行查處記錄,將違法建設當事人拒不履行處罰信息載入征信機構信用記錄,共查處違紀違法黨員干部40多名、違建當事人90多名。

  違建影響城市形象

  沒有規劃、雜亂無章、管理混亂,違建給這個城市蒙上一層陰影,嚴重破壞城市形象。記者在多個片區走訪期間,就看見不少已經爛尾的違建樓盤,有的違建內已經長滿雜草,與周邊環境顯得格格不入。今年1月,記者曾到大浪街道浪口社區公園附近採訪,隻見位於公園大門左側的一塊空地上,不時有泥頭車駛進駛出,空地上建成了多棟臨時建筑,包括沙石場、垃圾場及玻璃加工場,現場環境臟亂不堪,空氣中飄來的濃煙帶著刺鼻的氣味。正在公園內慢跑的鄭先生告訴記者,公園左側的這塊空地屬於村裡的自留地和集體用地,這些臨時建筑並沒有申報,全部屬於違法亂搭建。

  在龍華新區有不少城中村,裡面存在不少違建,但大部分已經建成,有的違建高度達到15層樓,一棟樓挨著一棟樓,整個片區環境毫無規劃可言。居住在裡面的一名租戶說,早些年原村民在宅基地上建樓,都是盡可能地想著往高建,沒有規劃、設計,導致現在片區採光、消防都成問題。(記者 彭晨)

(責編:陳育柱、王星)

推薦閱讀

深圳龍崗端出“民生大盆菜” 深圳市龍崗區“社區民生大盆菜”入選“2015年度中國社區治理十大創新成果”。數據顯示,“社區民生大盆菜”自實施以來,在2015年民生投入和2014年基本持平的情況下,龍崗區民生投訴下降了40%。 【詳細】

人民日報人民網看深圳|龍崗

“晚八點”點亮深圳 羅湖、南山、中心三大書城均處於各區的中心區域,多年來累計接待讀者近3億人次,銷售圖書近1.5億冊、總額33億元,舉辦各類文化活動1萬多場,為深圳市民提供了一個低門檻、高品位的文化生活去處,成為深圳名副其實的文化客廳。【詳細】

人民日報人民網看深圳|文化

問題跑道,除了標准還缺啥 “首先要改變現有的招標制度。”業內人士認為,如果不能建立更科學的項目投資管理方式,一味以“誰便宜買誰”為採購標准,問題跑道很難杜絕。“畢竟一分錢一分貨。”【詳細】

人民日報人民網看深圳|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