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三名工程”帶來哪些變化

2016年08月08日09:34  來源:南方日報
 
原標題:“三名工程”帶來哪些變化

  今年5月,深圳市衛計委把深圳與北上廣及國內副省級城市的醫療技術水平進行了對比。從對比情況來看,在醫學院校方面,北京有4家,上海有5家,廣州有6家,深圳有1家﹔三甲醫院方面,北京有56家,上海有39家,廣州有35家,深圳隻有10家﹔三級醫院國家臨床重點專科方面,北京有188個,上海有126個,廣州有100個,深圳隻有9個﹔在復旦大學醫院管理研究所2014年度排行榜中,最佳專科排名前10的專科數量上,北京有154個,上海有118個,廣州有67個,深圳僅1個。在對比的17個城市中,深圳排名第13位,優質醫療資源數量和醫療技術水平遠遠落后於北上廣。

  醫療衛生資源不足已經成為深圳之痛。為了“補課”,2014年9月,深圳啟動“三名工程”,即面向全球引進名醫、名醫院、名診所,吸引全球人才到深圳,以提高深圳的醫療水平。

  截至目前,深圳已經引進73個高層次醫學團隊,2所知名醫學院校來深合辦醫院,建成1家名醫診療中心和4家名中醫診療中心,一大批醫學界“大咖”雲集深圳,開展學科建設、指導臨床、科研和教學工作。

  “三名工程”效果如何?8月6日,深圳市衛計委首次舉辦“三名工程”公眾開放日,由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市民以及媒體組成的“百人參觀團”走進了3家“三名工程”代表機構,而記者也走訪深圳各大醫院,傾聽醫生和患者講述“三名工程”帶來的變化。

  1.外地專家坐診

  疑難雜症患者不用再跑北上廣

  馮阿姨2年前被診斷出患了肺癌,並進行手術切除了腫瘤。然而,在手術1年半后,她的右邊骨盆和右腿開始出現疼痛。“去了深圳幾家醫院檢查,也找不到原因,我也非常焦慮。”馮阿姨說。

  6月底,正當馮阿姨准備去北京找專家確診的時候,她從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了解到,該院“三名工程”引進的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骨腫瘤團隊專家燕太強主任醫師將到深圳會診。於是,在燕太強醫生坐門診的那天下午,她帶著自己20多張CT等影像片趕到了醫院。

  “你發生骨轉移的可能性不大。”在仔細看了馮阿姨最近幾次的影像檢查片子后,燕太強告訴她。

  當天下午,燕太強在市二醫院的多學科會診室接診了12例病人。“這些病例我們科室處理起來都有困難,很多病例也都到廣州去看過。”市第二人民醫院骨腫瘤中心主任張世權教授說,在引進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郭衛教授骨腫瘤團隊后,團隊每個月會派一個專家到深圳會診、查房和手術,很多疑難雜症都可以在深圳解決了。

  半天的門診,燕太強感受最大也感到最可惜的是,“很多病人需要治療,但是已經治不了”,因為在前期治療的過程中,一些疾病不能明確診斷出來,或誤診或漏診,導致患者病情不斷加重,最終到了治無可治的地步。

  通過手術指導、疑難病例的會診,專家不僅把疑難雜症患者留在了深圳,更提高了深圳醫院的業務水平。羅湖區人民醫院泌尿外科主任李偉東告訴記者,2014年11月,羅湖人民醫院成為第一個落實“三名工程”的試點單位,“以前我們科室泌尿性腫瘤的手術開展很少,加在一起也不超過30例,現在一年開展的腫瘤手術已經達到72例。”李偉東說,專家來會診和手術的時候,醫生都會跟著學習和觀摩,一年多來,整個科室對泌尿系統腫瘤的診斷和治療的水平不斷提高。

  目前,深圳已經引進73個高層次醫學團隊,其中國內團隊61個,國外團隊12個。根據市衛計委科教處的統計,在2015年深圳引進的第一批23個團隊中,專家來深指導470次,聯合開展高難度手術471例。隨著團隊的進入,還給深圳患者帶來了一系列的臨床新技術和新項目,比如深圳市二醫院引進的北京積水潭醫院王滿宜教授團隊,帶來了復雜骨折治療中的三維數字技術,並且已經完成60多例手術。深圳市人民醫院引進的上海復旦大學華山醫院顧玉東院士團隊,完成了華南地區第一例肋間神經移位、高選擇性修復腋神經、橈神經運動支重建肩外展及伸肘功能手術等。

  2.本地醫生提升

  從“邊緣”醫生到深圳TCD發泡試驗第一人

  池楓是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神經內科一名青年骨干醫生,其專業是經顱多普勒超聲(TCD)檢查,這是一種無創傷的腦血管檢查方法。“之前在深圳,經顱多普勒超聲是一個不被重視的檢查項目,也被很多臨床醫生質疑,認為這種檢查對疾病臨床診斷的作用不大。”池楓說。

  2015年9月,該院引進天壇醫院腦科專家團隊,並帶來了先進的專科治療理念和技術,經顱多普勒超聲就是其中一個。“以前我們做經顱多普勒超聲只是做顱內血管,但專家來了后告訴我們,顱外段血管的檢查也很重要。”池楓說。今年3月,池楓和另外2位同事前往天壇醫院,培訓進修了3個月,不僅現場學習和實踐了顱多普勒超聲顱外段血管檢查,更學習了經顱多普勒超聲發泡實驗和微栓子檢測技術。

  “3個月的學習,我有了一個質的飛躍。”池楓笑著對記者說。事實上,在深圳醫院很少開展的臨床檢查項目,在天壇醫院已經是一個很平常的技術,也成為腦血管疾病臨床診斷的一個重要手段,這也讓她看到,“經顱多普勒超聲”不應該是一個被邊緣化的檢查,應該在臨床中發揮更大的作用。回到深圳后,她和同事一起舉辦學習班,在深圳推廣經顱多普勒顱技術的應用。

  對於池楓的進步,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神經內科副主任任力杰大為點贊。據介紹,池楓也被視為“深圳TCD發泡試驗第一人”。自從她開展經顱多普勒顱外段檢查和發泡實驗后,醫院年輕患者腦卒中陽性診斷率明顯提高,可以達到40%—50%,經顱多普勒診斷水平的提高,也帶動了科室腦血管疾病診斷水平的提升,經顱多普勒超聲已經成為該院腦卒中篩查的一個重要手段。

  李偉東也表示,引進團隊的目的不是請專家來看病,而是建立學科共建模式,讓專家當導師,把深圳醫院的科室建起了,把專業隊伍帶起來。在與中山腫瘤醫院泌尿外科合作的一年多時間裡,羅湖醫院泌尿外科已經有3名醫生被送去進修,每個醫生學習6個月,學習方向包括膀胱癌開放手術和腫瘤的診斷。“醫生學習回來后,科室臨床診斷和治療的水平大幅度的提升。”李偉東說。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從目前“三名工程”的實施情況來看,各醫院引進的團隊主要工作是坐診、手術,幫市民解決疑難雜症,但通過合作的不斷推進,最終都是要通過“輸血”傳授技術,為深圳醫院進行“造血”,培養優秀的醫療團隊。

  3.解決人才短板

  落地優秀人才+培養本地人才

  但這種被認為是“撬牆角”和引“外來和尚”的行為也受到質疑。長期以來,一種盛行的聲音是,和文化一樣,醫療衛生也是需要時間積澱的,高等醫學院校正是醫療衛生積澱的土壤,而這也正是深圳的短板,真正需要解決的問題。

  為解決醫療人才短缺和培養問題,近幾年來,深圳通過“三名工程”,不僅引入國內外知名醫學院校合辦醫院,利用大學優勢引進優秀人才和培養人才,更把一些大學臨床重點專(學)科的優勢技術移植到深圳。

  8月6日,在深圳市衛計委首次舉辦“三名工程”公眾開放日活動中,南方醫科大學深圳醫院引進的“名醫”就引起了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及市民的圍觀。據介紹,醫院已吸引36位名醫擔任學科負責人,他們均來自於知名醫科大學的附屬醫院、省或市級知名三甲醫院,專家團隊均具有美、英、德、日等醫學發達國家長期學習、工作經歷。

  而以“學科共建”模式,南方醫科大學還將大學的16個國家臨床重點專(學)科優勢技術陸續移植到深圳。“目前學科共建模式已經初見成效。”廖四照說,包括南方醫院消化內科、婦產科,珠江醫院心內科、神經外科,基礎醫學院病理科等國家臨床重點學(專)科深圳基地均挂牌成立。

  與南醫大深圳醫院的模式類似,今后,深圳市新建醫院將主要委托給名院名校運營管理。深圳市政府已與中山大學簽訂協議,將依托中山大學附屬醫院的優質資源,共同在深建設三所附屬醫院。其中,位於光明新區的中山大學附屬第七醫院一期800張病床計劃於2017年6月投入使用。而更重要的是,依托中山大學深圳校區,已經招錄了200名臨床醫學科學生,為深圳培養醫學人才。

  “人才培養是深圳的短板,下一步‘三名工程’的重點是放在人才培養上。”深圳市衛計委科教處處長周麗萍說,目前深圳隻有深圳大學醫學院一家高等醫學院校,去年第一批醫學本科生畢業,但大部分畢業生升學讀研或者出國深造,本土培養的醫學畢業生還不能為深圳所用,“中山大學來深圳后,將可彌補醫療人才培養的不足。”她介紹,未來深圳還將引進北京大學、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等國內外名院名校來深合作辦醫辦學,把深圳打造成名院名校名科集聚的醫療衛生高地。不過,通過名院帶動人才的培養,深圳還有一段長路要走。

  ■對話

  市衛計委科教處處長周麗萍

  “三名工程”就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南方日報:在您看來,“三名工程”創新點在哪兒?

  周麗萍:“三名工程”其實就是供給側改革,也是短時間內提升深圳醫療水平的一個重要辦法。

  這個項目的創新就在於,用靈活的用人制度,增加優質醫生資源的供給﹔用靈活的辦院制度,增加優質服務資源的供給﹔用靈活的辦診所制度,增加優質社會資源的供給。“三名工程”不只是資源的投入和整合,更帶來現有機制體制的創新。“名醫”工程促使我們對人才引進和使用制度進行反思,即打破剛性用人制度,建立柔性引才和用人制度,“隻求所用不求所有”,更打破醫師多點執業的單位桎梏。“名院”工程打破單一醫院運營主體及機制,激發構建多元化、多維度運營機制。“名診所”工程,打破社會辦醫資源孤島,構建名醫資源共享互通平台。與醫療技術水平的提升相比,這個項目帶來機制體制的創新,對於深圳未來醫療衛生事業發展的意義更重大。

  南方日報:對於已經落地的團隊,衛計委是如何進行效果評估的?

  周麗萍:今年3月,衛計委對第一批引進了的23個高層次醫學團隊進行了績效評估,包括團隊管理、團隊服務能力、人才隊伍建設、輻射帶動作用、科研情況和經費使用等六個方面。從評估結果來看,第一批引進的高層次團隊與深圳的醫院合作很順利,也取得初步成效,專家來深指導470次,聯合開展高難度手術471例,查房1121人次,授權專利104項,申請專利130項,培養碩士生219人,發表論文354篇等,這些專家團隊還在深圳開展新技術和新項目、開展疑難手術等。

  不過,在評估中也發現,“時間”是團隊合作最大的問題。當初規定了團隊帶頭人來深圳工作的天數,並要求一個團隊有兩個醫生全職在深圳醫院工作半年以上,很多團隊達不到這個指標。因此,這也要求我們要根據實施的情況,繼續調整政策。而一些團隊會通過“互聯網+”的形式,進行遠程查房、遠程醫療和遠程教育,開創了一些新的合作模式。

  南方日報:在目前引進的團隊中,哪些合作形式是您覺得比較好的?

  周麗萍:目前“三名工程”主要是專家來深圳手術。事實上,看病做手術不是“三名工程”的主要目標,而是要促進醫院科室管理和人才培養的提升,激發整個科室內在的動力。比如市兒童醫院引進了加拿大多倫多病童醫院一個兒童血液腫瘤團隊,今年3月,團隊6名專家就來到深,利用一周時間考察了兒童醫院全院情況,並以科室為中心,從治療、化療安全、項目發展、臨床技能及質量控制、感染預防及控制等方面為科室制定了涉及多學科的中期計劃,在以后合作過程中,專家不一定會常來深圳手術,但是會根據制定的計劃,促進醫院全面系統地提高醫療水平。

  南方日報:對於“三名工程”的經費,衛計委又是如何進行監管的?

  周麗萍:“三名工程”經費管理也是一個創新。根據政策,深圳會給引入團隊的輸出單位一筆技術支持費,其中A類團隊300萬元,B類團隊200萬元,C類團隊100萬元,這筆經費直接撥付給輸出單位,彌補對方人員派出的損失。而每個項目的經費則由醫院靈活使用,隻要不違反三公經費和八大規定,科室可以靈活使用這筆經費,柔性引進的人才沒有固定的薪酬,由科室和團隊協議。這原本是讓醫院更具有自主性和更靈活,但是,這也導致一些醫院不知道該如何使用這筆經費。在以后實施過程中,衛計委或將制定經費使用的細則。

  “三名工程”其實就是供給側改革,用靈活的用人制度,增加優質醫生資源的供給﹔用靈活的辦院制度,增加優質服務資源的供給﹔用靈活的辦診所制度,增加優質社會資源的供給。

  ——深圳市衛計委科教處處長周麗萍

  深圳醫療資源短板明顯

  醫學院校

  北京4家 上海5家 廣州6家 深圳1家

  三甲醫院

  北京56家 上海39家 廣州35家 深圳10家

  三級醫院國家臨床重點專科

  北京188個 上海126個 廣州100個 深圳9個

  “三名工程”成果

  深圳已經引進73個高層次醫學團隊,其中國內團隊61個,國外團隊12個。2所知名醫學院校來深合辦醫院,建成1家名醫診療中心和4家名中醫診療中心。在2015年深圳引進的第一批23個團隊中,專家來深指導470次,聯合開展高難度手術471例。

  策劃/統籌:楊磊

  撰文:南方日報記者 向雨航

  攝影:南方日報記者 朱洪波

(責編:陳育柱、王星)

推薦閱讀

大鵬新區:不讓守護綠水青山的百姓吃虧
深圳對大鵬半島的生態補償政策自2007年實施,至今從未中斷,9年多來累計發放補助資金13.5億元,直接受惠的大鵬半島原村民共16652人。深圳市大鵬新區黨工委書記王京東說:“大鵬半島原村民為保護生態環境,做出了犧牲,理應得到一定補償。”【詳細】
人民日報人民網看深圳|大鵬新區大鵬新區:不讓守護綠水青山的百姓吃虧 深圳對大鵬半島的生態補償政策自2007年實施,至今從未中斷,9年多來累計發放補助資金13.5億元,直接受惠的大鵬半島原村民共16652人。深圳市大鵬新區黨工委書記王京東說:“大鵬半島原村民為保護生態環境,做出了犧牲,理應得到一定補償。”【詳細】

人民日報人民網看深圳|大鵬新區

深圳龍崗端出“民生大盆菜” 深圳市龍崗區“社區民生大盆菜”入選“2015年度中國社區治理十大創新成果”。數據顯示,“社區民生大盆菜”自實施以來,在2015年民生投入和2014年基本持平的情況下,龍崗區民生投訴下降了40%。 【詳細】

人民日報人民網看深圳|龍崗

“晚八點”點亮深圳 羅湖、南山、中心三大書城均處於各區的中心區域,多年來累計接待讀者近3億人次,銷售圖書近1.5億冊、總額33億元,舉辦各類文化活動1萬多場,為深圳市民提供了一個低門檻、高品位的文化生活去處,成為深圳名副其實的文化客廳。【詳細】

人民日報人民網看深圳|文化

問題跑道,除了標准還缺啥 “首先要改變現有的招標制度。”業內人士認為,如果不能建立更科學的項目投資管理方式,一味以“誰便宜買誰”為採購標准,問題跑道很難杜絕。“畢竟一分錢一分貨。”【詳細】

人民日報人民網看深圳|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