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深圳频道

烈士血洒榴花塔 “老模”气概震东江

2015年08月08日09:01    来源:深圳特区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烈士血洒榴花塔 “老模”气概震东江

  王国新(左)、陈矢苏(中)、陈凯南(右)指着山对面的榴花塔说,当年战斗就在东塔下打响。

  王永祥、陈文慧夫妇。

  1938年的那场激战,让许多人记住了这个地方——东莞市桑园厦。

  为了抗击日本侵略者,东莞200多名壮士阻击、坚守一个月,以牺牲22人的代价,狠狠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书写了东江畔抗日英雄壮烈诗篇。

  这场战斗,史称“榴花阻击战”,是中共广东地方组织领导人民抗日武装对入侵日军的一次较早的有组织的抵抗,也是东莞人民打响的抗战第一役。此后,东莞人民群众都亲切地称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和东莞壮丁常备队为“老模”。

  喋血壮山色,风雨慰忠魂。77年过去,昔日的战场,今日楼宇林立,树木青葱。为了缅怀先烈,激励后人,当地政府用围墙围起了这块记载着悲壮故事的土地,铭刻下了那场载入史册的战斗。

  挥戈上阵誓死守峡口

  东莞市莞龙公路与莞碣公路交汇处的铜岭,有个榴花公园。

  走进公园,沿着铜岭北面山峰拾级而上,可以看到矗立山顶的榴花抗日纪念亭。亭分三层,底层正面挂着刻有“榴花抗日纪念亭”的牌匾,亭里立有一块抗日纪念碑,记载着那场壮烈的抗日战斗。

  71岁的王国新(父亲王作尧时任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队长)陪同记者来到纪念亭时,从深圳蛇口赶来的陈矢苏(72岁)、陈凯南(65岁)两位老人已等候多时。

  东莞市东江纵队历史研究会秘书长何雪锋告诉记者,当年,王国新父亲王作尧领导的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以下简称模范队),与东莞壮丁常备队(以下简称壮常队)并肩战斗在榴花、西湖、京山一带,阻击南侵东莞的日军一个月;陈矢苏、陈凯南的父亲陈昶当时任壮常队二中队中队长,扼守西湖、京山、茶山一带,击退了日寇一次又一次的进犯。

  王国新指着山对面的榴花塔说,当年,战斗就在东江河畔这座建于明代的榴花塔下打响,现在纪念亭所在地,其实并未发生战斗,只是被选中建设了纪念亭。

  站在亭边,王国新、陈矢苏、陈凯南等三位东纵后人给记者讲述了77年前那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1938年10月19日,日军占领东莞石龙,东莞县城危在旦夕。因石龙铁路大桥已被炸断,横渡东江便成进犯莞城必经之路。为保卫莞城,中共东莞中心县委决定由壮常队第一、第二中队以及模范队第一小队共200人,奔赴石龙附近的东江南岸峡口,在西湖、京山、茶山、鳌峙塘一线布防,队部设在茶山,密切监视敌人。

  峡口是离东莞十里路的一群小山岗,由龙、虎、狮、龟几个小山组成,有龙、虎、狮、龟守峡口的说法,地势险要。

  10月下旬,日军多次渡江进犯西湖、京山一线,陈昶带领壮常队二中队扼守京山高地,屡屡击退来犯日军。

  据陈昶后来写给东莞党史办的一份参考史料里说:“日寇渡河后侵占了西湖村之翌晨,再向京山茶山前进,壮常队适时赶到,出其不意在京山西湖间向敌人拦腰猛袭,使敌首尾不能相顾,散成两截,窜入稻田中,爬回西湖。抵抗至午,又组织反扑,于是展开激战。至暮,壮常队发起冲锋,一鼓把敌阵西湖夺回。敌退过河,缩回石龙。石龙敌人不知我军虚实,一时大震,猛放大炮,防我过河。经此一役胜利后,我邑人心大为振奋。茶山一带群众纷纷以水桶挑来好饭好茶至前线阵地慰问我军。我因既没有渡河工具进攻石龙,江边又不易守,遂再回京山茶山一线的阵地据守。此后,日寇每日必攻,壮常队每晚必将敌驱回石龙。如是连续九昼夜,我京山茶山屹立不动。”

  据悉,部队鏖战20多天,毙伤敌人数十人,狠狠地挫伤了日军的锐气,大大增强了东莞人民抗日的信心。

  女战士请缨上战场

  日军多次进攻,均未能占领南岸,遂在东江北岸石碣一带村庄烧杀抢掠。驻扎峡口的模范队和壮常队纷纷请求过江杀敌。

  “战士们看到日军一下子就打跑了,觉得很不过瘾,而且打了那么久一杆枪都没有缴获。热情高涨的战士们决定乘小船到对岸埋伏,攻打日军缴获点东西。”王国新说。

  11月13日凌晨,颜奇、何与成亲自带领壮常队第二中队第三小队和模范队王尚谦一个班共50多人,在榴花塔下的渡口分乘两艘大泥船渡江。

  现年98岁的陈文慧,是亲历榴花塔阻击战的唯一健在者,也是陈矢苏、陈凯南的姑姑。1938年10月15日,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成立,陈文慧、王永祥加入了模范队,1942年在部队结为夫妻,并肩浴血奋战在大岭山麓、东江河畔,度过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烽火岁月,携手走过73个春秋。

  陈文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笑着说:“那天吃完早饭去打仗,有些同志说打日本人要过河,要去石碣刘屋打,你们女同志不要过河了。我就说,我为什么不能过河,我参加过武装抗日学习班的,我又会打长枪又会打短枪,我可以过河的,我就力争过河。”最后,部队同意陈文慧参加,成为两名参战女队员中的一个。

  榴花塔下显忠魂

  过江后,队伍隐蔽在刘屋村的竹林里,颜奇、何与成带着几个宣传员到刘屋村去做宣传工作。

  平时,日军都是从石碣方向过来,所以,大家当天都睁着眼睛,紧紧盯着石碣方向,但毫无动静。正当大家疑惑不解时,突然从刘屋背后洗沙方向窜来一队骑兵。日军沿着河堤冲过来,由于河堤有竹林遮蔽,等大家发现时,日军骑兵已逼近。负责该方向警戒的一个班边喊“骑兵!”边开枪射击,负责东面警戒的两个班闻声掉转身来,已来不及。转眼间,日军骑兵一面策马猛冲,一面用冲锋枪扫射,王尚谦班好几个同志负伤,战士樊炳坤膝部也负伤,当日军骑兵冲过来时,他猛蹦起扑过去,拖住马,双手抱住敌兵大腿,硬把敌兵往下拉,敌兵用马刀狠狠地朝他头部劈去,樊炳坤当场牺牲。

  颜奇、何与成听见枪声后从村内出来,与敌人遭遇。他们立即指挥部队向敌人射击,刘屋自卫队也参加追击敌人。敌骑兵不知我方底细,不敢恋战,跑了。

  颜奇立即检查伤亡情况,发现王尚谦整个班都倒在血泊中,王尚谦腹部受重伤,见到颜奇,用手艰难地撑起上身说:“骑兵,快撤退”,便晕过去了。

  “步兵哪里打得过骑兵嘛,简直就像屠杀一样,不少战士还没展开火力就倒在了敌人的枪下。”陈凯南叹气道。

  陈文慧在回忆文章中写道:“敌人用冲锋枪扫射竹林,子弹打得竹林沙沙响,竹枝被打断,竹叶纷纷落下,子弹啪的一声落在身边。忽然,我看见王班长倒下,又听见他艰难地喊:‘开火,挡住敌人……’我顾不得弹雨纷飞,冲出竹林跑到王班长身边,一手把他的枪挂在肩上,然后使劲把他背起来,一口气跑了百多米路,一直背到河边,送到停在河边的船上。”

  “王班长的鲜血不断流出。我替他包扎时,发现几处受伤,肠子都流出来了。他捂住肚皮说:‘别管我,快去救护别的同志! ’我心里非常难过,眼泪汪汪地叫他别说话,别动。”

  陈文慧没想到,她的努力,并没能挽回王尚谦班长的生命。

  这场猝不及防的战斗,凝聚了东莞全民抗战的力量,见证了“老模”英勇顽强的民族气节。

  到了下午,刘屋自卫队与刘屋的群众,协助部队打扫战场。“老模”队有包括王尚谦在内的11 位同志光荣牺牲,刘屋自卫队刘镜辉等11人也光荣牺牲。

  次日,东莞中心县委在莞城中山公园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有几千群众参加。讲台两边挂着一副挽联:“老模首战东江畔,榴花塔下显忠魂”。何与成致悼词,悲壮激昂。最后,号召东莞人民团结一致,继承烈士遗志,武装起来,打败日本侵略者。

  追悼会结束后,模范队抬着装有烈士遗体的棺材,在莞城大街上游行,更加激发了东莞人民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和抵抗日本侵略者的斗志,许多热血青年纷纷报名参加抗日。(记者 刘秋伟 文/图)

(责编:陈育柱、李粼玮)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