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三名工程”带来哪些变化

2016年08月08日09:34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三名工程”带来哪些变化

  今年5月,深圳市卫计委把深圳与北上广及国内副省级城市的医疗技术水平进行了对比。从对比情况来看,在医学院校方面,北京有4家,上海有5家,广州有6家,深圳有1家;三甲医院方面,北京有56家,上海有39家,广州有35家,深圳只有10家;三级医院国家临床重点专科方面,北京有188个,上海有126个,广州有100个,深圳只有9个;在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2014年度排行榜中,最佳专科排名前10的专科数量上,北京有154个,上海有118个,广州有67个,深圳仅1个。在对比的17个城市中,深圳排名第13位,优质医疗资源数量和医疗技术水平远远落后于北上广。

  医疗卫生资源不足已经成为深圳之痛。为了“补课”,2014年9月,深圳启动“三名工程”,即面向全球引进名医、名医院、名诊所,吸引全球人才到深圳,以提高深圳的医疗水平。

  截至目前,深圳已经引进73个高层次医学团队,2所知名医学院校来深合办医院,建成1家名医诊疗中心和4家名中医诊疗中心,一大批医学界“大咖”云集深圳,开展学科建设、指导临床、科研和教学工作。

  “三名工程”效果如何?8月6日,深圳市卫计委首次举办“三名工程”公众开放日,由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市民以及媒体组成的“百人参观团”走进了3家“三名工程”代表机构,而记者也走访深圳各大医院,倾听医生和患者讲述“三名工程”带来的变化。

  1.外地专家坐诊

  疑难杂症患者不用再跑北上广

  冯阿姨2年前被诊断出患了肺癌,并进行手术切除了肿瘤。然而,在手术1年半后,她的右边骨盆和右腿开始出现疼痛。“去了深圳几家医院检查,也找不到原因,我也非常焦虑。”冯阿姨说。

  6月底,正当冯阿姨准备去北京找专家确诊的时候,她从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了解到,该院“三名工程”引进的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骨肿瘤团队专家燕太强主任医师将到深圳会诊。于是,在燕太强医生坐门诊的那天下午,她带着自己20多张CT等影像片赶到了医院。

  “你发生骨转移的可能性不大。”在仔细看了冯阿姨最近几次的影像检查片子后,燕太强告诉她。

  当天下午,燕太强在市二医院的多学科会诊室接诊了12例病人。“这些病例我们科室处理起来都有困难,很多病例也都到广州去看过。”市第二人民医院骨肿瘤中心主任张世权教授说,在引进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郭卫教授骨肿瘤团队后,团队每个月会派一个专家到深圳会诊、查房和手术,很多疑难杂症都可以在深圳解决了。

  半天的门诊,燕太强感受最大也感到最可惜的是,“很多病人需要治疗,但是已经治不了”,因为在前期治疗的过程中,一些疾病不能明确诊断出来,或误诊或漏诊,导致患者病情不断加重,最终到了治无可治的地步。

  通过手术指导、疑难病例的会诊,专家不仅把疑难杂症患者留在了深圳,更提高了深圳医院的业务水平。罗湖区人民医院泌尿外科主任李伟东告诉记者,2014年11月,罗湖人民医院成为第一个落实“三名工程”的试点单位,“以前我们科室泌尿性肿瘤的手术开展很少,加在一起也不超过30例,现在一年开展的肿瘤手术已经达到72例。”李伟东说,专家来会诊和手术的时候,医生都会跟着学习和观摩,一年多来,整个科室对泌尿系统肿瘤的诊断和治疗的水平不断提高。

  目前,深圳已经引进73个高层次医学团队,其中国内团队61个,国外团队12个。根据市卫计委科教处的统计,在2015年深圳引进的第一批23个团队中,专家来深指导470次,联合开展高难度手术471例。随着团队的进入,还给深圳患者带来了一系列的临床新技术和新项目,比如深圳市二医院引进的北京积水潭医院王满宜教授团队,带来了复杂骨折治疗中的三维数字技术,并且已经完成60多例手术。深圳市人民医院引进的上海复旦大学华山医院顾玉东院士团队,完成了华南地区第一例肋间神经移位、高选择性修复腋神经、桡神经运动支重建肩外展及伸肘功能手术等。

  2.本地医生提升

  从“边缘”医生到深圳TCD发泡试验第一人

  池枫是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神经内科一名青年骨干医生,其专业是经颅多普勒超声(TCD)检查,这是一种无创伤的脑血管检查方法。“之前在深圳,经颅多普勒超声是一个不被重视的检查项目,也被很多临床医生质疑,认为这种检查对疾病临床诊断的作用不大。”池枫说。

  2015年9月,该院引进天坛医院脑科专家团队,并带来了先进的专科治疗理念和技术,经颅多普勒超声就是其中一个。“以前我们做经颅多普勒超声只是做颅内血管,但专家来了后告诉我们,颅外段血管的检查也很重要。”池枫说。今年3月,池枫和另外2位同事前往天坛医院,培训进修了3个月,不仅现场学习和实践了颅多普勒超声颅外段血管检查,更学习了经颅多普勒超声发泡实验和微栓子检测技术。

  “3个月的学习,我有了一个质的飞跃。”池枫笑着对记者说。事实上,在深圳医院很少开展的临床检查项目,在天坛医院已经是一个很平常的技术,也成为脑血管疾病临床诊断的一个重要手段,这也让她看到,“经颅多普勒超声”不应该是一个被边缘化的检查,应该在临床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回到深圳后,她和同事一起举办学习班,在深圳推广经颅多普勒颅技术的应用。

  对于池枫的进步,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任力杰大为点赞。据介绍,池枫也被视为“深圳TCD发泡试验第一人”。自从她开展经颅多普勒颅外段检查和发泡实验后,医院年轻患者脑卒中阳性诊断率明显提高,可以达到40%—50%,经颅多普勒诊断水平的提高,也带动了科室脑血管疾病诊断水平的提升,经颅多普勒超声已经成为该院脑卒中筛查的一个重要手段。

  李伟东也表示,引进团队的目的不是请专家来看病,而是建立学科共建模式,让专家当导师,把深圳医院的科室建起了,把专业队伍带起来。在与中山肿瘤医院泌尿外科合作的一年多时间里,罗湖医院泌尿外科已经有3名医生被送去进修,每个医生学习6个月,学习方向包括膀胱癌开放手术和肿瘤的诊断。“医生学习回来后,科室临床诊断和治疗的水平大幅度的提升。”李伟东说。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从目前“三名工程”的实施情况来看,各医院引进的团队主要工作是坐诊、手术,帮市民解决疑难杂症,但通过合作的不断推进,最终都是要通过“输血”传授技术,为深圳医院进行“造血”,培养优秀的医疗团队。

  3.解决人才短板

  落地优秀人才+培养本地人才

  但这种被认为是“撬墙角”和引“外来和尚”的行为也受到质疑。长期以来,一种盛行的声音是,和文化一样,医疗卫生也是需要时间积淀的,高等医学院校正是医疗卫生积淀的土壤,而这也正是深圳的短板,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

  为解决医疗人才短缺和培养问题,近几年来,深圳通过“三名工程”,不仅引入国内外知名医学院校合办医院,利用大学优势引进优秀人才和培养人才,更把一些大学临床重点专(学)科的优势技术移植到深圳。

  8月6日,在深圳市卫计委首次举办“三名工程”公众开放日活动中,南方医科大学深圳医院引进的“名医”就引起了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市民的围观。据介绍,医院已吸引36位名医担任学科负责人,他们均来自于知名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省或市级知名三甲医院,专家团队均具有美、英、德、日等医学发达国家长期学习、工作经历。

  而以“学科共建”模式,南方医科大学还将大学的16个国家临床重点专(学)科优势技术陆续移植到深圳。“目前学科共建模式已经初见成效。”廖四照说,包括南方医院消化内科、妇产科,珠江医院心内科、神经外科,基础医学院病理科等国家临床重点学(专)科深圳基地均挂牌成立。

  与南医大深圳医院的模式类似,今后,深圳市新建医院将主要委托给名院名校运营管理。深圳市政府已与中山大学签订协议,将依托中山大学附属医院的优质资源,共同在深建设三所附属医院。其中,位于光明新区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七医院一期800张病床计划于2017年6月投入使用。而更重要的是,依托中山大学深圳校区,已经招录了200名临床医学科学生,为深圳培养医学人才。

  “人才培养是深圳的短板,下一步‘三名工程’的重点是放在人才培养上。”深圳市卫计委科教处处长周丽萍说,目前深圳只有深圳大学医学院一家高等医学院校,去年第一批医学本科生毕业,但大部分毕业生升学读研或者出国深造,本土培养的医学毕业生还不能为深圳所用,“中山大学来深圳后,将可弥补医疗人才培养的不足。”她介绍,未来深圳还将引进北京大学、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等国内外名院名校来深合作办医办学,把深圳打造成名院名校名科集聚的医疗卫生高地。不过,通过名院带动人才的培养,深圳还有一段长路要走。

  ■对话

  市卫计委科教处处长周丽萍

  “三名工程”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南方日报:在您看来,“三名工程”创新点在哪儿?

  周丽萍:“三名工程”其实就是供给侧改革,也是短时间内提升深圳医疗水平的一个重要办法。

  这个项目的创新就在于,用灵活的用人制度,增加优质医生资源的供给;用灵活的办院制度,增加优质服务资源的供给;用灵活的办诊所制度,增加优质社会资源的供给。“三名工程”不只是资源的投入和整合,更带来现有机制体制的创新。“名医”工程促使我们对人才引进和使用制度进行反思,即打破刚性用人制度,建立柔性引才和用人制度,“只求所用不求所有”,更打破医师多点执业的单位桎梏。“名院”工程打破单一医院运营主体及机制,激发构建多元化、多维度运营机制。“名诊所”工程,打破社会办医资源孤岛,构建名医资源共享互通平台。与医疗技术水平的提升相比,这个项目带来机制体制的创新,对于深圳未来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意义更重大。

  南方日报:对于已经落地的团队,卫计委是如何进行效果评估的?

  周丽萍:今年3月,卫计委对第一批引进了的23个高层次医学团队进行了绩效评估,包括团队管理、团队服务能力、人才队伍建设、辐射带动作用、科研情况和经费使用等六个方面。从评估结果来看,第一批引进的高层次团队与深圳的医院合作很顺利,也取得初步成效,专家来深指导470次,联合开展高难度手术471例,查房1121人次,授权专利104项,申请专利130项,培养硕士生219人,发表论文354篇等,这些专家团队还在深圳开展新技术和新项目、开展疑难手术等。

  不过,在评估中也发现,“时间”是团队合作最大的问题。当初规定了团队带头人来深圳工作的天数,并要求一个团队有两个医生全职在深圳医院工作半年以上,很多团队达不到这个指标。因此,这也要求我们要根据实施的情况,继续调整政策。而一些团队会通过“互联网+”的形式,进行远程查房、远程医疗和远程教育,开创了一些新的合作模式。

  南方日报:在目前引进的团队中,哪些合作形式是您觉得比较好的?

  周丽萍:目前“三名工程”主要是专家来深圳手术。事实上,看病做手术不是“三名工程”的主要目标,而是要促进医院科室管理和人才培养的提升,激发整个科室内在的动力。比如市儿童医院引进了加拿大多伦多病童医院一个儿童血液肿瘤团队,今年3月,团队6名专家就来到深,利用一周时间考察了儿童医院全院情况,并以科室为中心,从治疗、化疗安全、项目发展、临床技能及质量控制、感染预防及控制等方面为科室制定了涉及多学科的中期计划,在以后合作过程中,专家不一定会常来深圳手术,但是会根据制定的计划,促进医院全面系统地提高医疗水平。

  南方日报:对于“三名工程”的经费,卫计委又是如何进行监管的?

  周丽萍:“三名工程”经费管理也是一个创新。根据政策,深圳会给引入团队的输出单位一笔技术支持费,其中A类团队300万元,B类团队200万元,C类团队100万元,这笔经费直接拨付给输出单位,弥补对方人员派出的损失。而每个项目的经费则由医院灵活使用,只要不违反三公经费和八大规定,科室可以灵活使用这笔经费,柔性引进的人才没有固定的薪酬,由科室和团队协议。这原本是让医院更具有自主性和更灵活,但是,这也导致一些医院不知道该如何使用这笔经费。在以后实施过程中,卫计委或将制定经费使用的细则。

  “三名工程”其实就是供给侧改革,用灵活的用人制度,增加优质医生资源的供给;用灵活的办院制度,增加优质服务资源的供给;用灵活的办诊所制度,增加优质社会资源的供给。

  ——深圳市卫计委科教处处长周丽萍

  深圳医疗资源短板明显

  医学院校

  北京4家 上海5家 广州6家 深圳1家

  三甲医院

  北京56家 上海39家 广州35家 深圳10家

  三级医院国家临床重点专科

  北京188个 上海126个 广州100个 深圳9个

  “三名工程”成果

  深圳已经引进73个高层次医学团队,其中国内团队61个,国外团队12个。2所知名医学院校来深合办医院,建成1家名医诊疗中心和4家名中医诊疗中心。在2015年深圳引进的第一批23个团队中,专家来深指导470次,联合开展高难度手术471例。

  策划/统筹:杨磊

  撰文:南方日报记者 向雨航

  摄影:南方日报记者 朱洪波

(责编:陈育柱、王星)

推荐阅读

大鹏新区:不让守护绿水青山的百姓吃亏
深圳对大鹏半岛的生态补偿政策自2007年实施,至今从未中断,9年多来累计发放补助资金13.5亿元,直接受惠的大鹏半岛原村民共16652人。深圳市大鹏新区党工委书记王京东说:“大鹏半岛原村民为保护生态环境,做出了牺牲,理应得到一定补偿。”【详细】
人民日报人民网看深圳|大鹏新区大鹏新区:不让守护绿水青山的百姓吃亏 深圳对大鹏半岛的生态补偿政策自2007年实施,至今从未中断,9年多来累计发放补助资金13.5亿元,直接受惠的大鹏半岛原村民共16652人。深圳市大鹏新区党工委书记王京东说:“大鹏半岛原村民为保护生态环境,做出了牺牲,理应得到一定补偿。”【详细】

人民日报人民网看深圳|大鹏新区

深圳龙岗端出“民生大盆菜” 深圳市龙岗区“社区民生大盆菜”入选“2015年度中国社区治理十大创新成果”。数据显示,“社区民生大盆菜”自实施以来,在2015年民生投入和2014年基本持平的情况下,龙岗区民生投诉下降了40%。 【详细】

人民日报人民网看深圳|龙岗

“晚八点”点亮深圳 罗湖、南山、中心三大书城均处于各区的中心区域,多年来累计接待读者近3亿人次,销售图书近1.5亿册、总额33亿元,举办各类文化活动1万多场,为深圳市民提供了一个低门槛、高品位的文化生活去处,成为深圳名副其实的文化客厅。【详细】

人民日报人民网看深圳|文化

问题跑道,除了标准还缺啥 “首先要改变现有的招标制度。”业内人士认为,如果不能建立更科学的项目投资管理方式,一味以“谁便宜买谁”为采购标准,问题跑道很难杜绝。“毕竟一分钱一分货。”【详细】

人民日报人民网看深圳|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