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辉:文人与副刊那些事儿

2017年02月21日08:24  来源:深圳商报
 
原标题:文人与副刊那些事儿

  上世纪90年代,本文作者(左)看望从“五四”开始就在副刊发表作品的冰心老人。(李辉 供图)

  1934年编辑《大公报》副刊的沈从文与夫人张兆和。(资料图片)

  本报特约撰稿 李辉

  文人与报纸副刊没有任何关系的,大概可以说是绝无仅有,不是编者,就是作者。这里不说“作家”,而用“文人”,是因为从现代文坛来看,一些活跃于副刊之间的编者作者,有许多并不是作家,而是学者、教授或翻译家等等。

  现代文学史有过许多种,可是似乎尚未有专章论述“文人与副刊的关系”这一课题。其实,缺少这样的论述,文学史只能是一轮残月。

  这里可以轻易地举出当过副刊编辑的著名文人:宗白华、孙伏园、徐志摩、沈从文、梁实秋、黎烈文、郁达夫、胡也频、聂绀弩、夏衍、楼适夷、萧乾、柯灵、端木蕻良、冯亦代等。正是在他们手中,一个个重要副刊以其独特风貌而在现代文坛闪耀其光彩。正是在他们手中,一部部重要作品,从副刊上走入读者中间,从副刊上走进历史的荣耀。

  同样可以轻易地举出一些名作为例:鲁迅的《阿Q正传》和许多杂文;郭沫若的诗集《女神》中的作品;巴金的《家》;老舍的《四世同堂》;以及冰心、徐志摩、梁实秋、闻一多等许多人的名作。

  历史就是这样,总是留给后人许许多多的课题去寻觅,去研究。文人与副刊,该会有多少话题?该会给我们多少经验和教训?譬如:副刊在文坛的地位;副刊为什么能够形成风格多样的局面。编者的个性或兴趣与副刊的关系;副刊与培养作者;副刊的独立性和特殊性;副刊与读者……

  现实从来不会与历史绝然隔开,探讨和研究文人和副刊关系,我们会从那些流逝的痕迹中,得到启迪。

(责编:陈育柱、王星)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