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磊谈处女作《八月》:筹备四年 女主角是客户

2017年03月20日09:41  来源:深圳晚报
 
原标题:筹备四年差点去拍婚庆女主角是婚庆客户

  《八月》导演张大磊

  第53届金马奖最佳影片《八月》即将于3月24日公映,这部新人导演的处女作即将对广大影迷揭开黑白的面纱。3月18日《八月》导演张大磊、和主演也是导演的童年好友张晨,一同做客深圳“深港双城影像周”,号召影迷“像90年代一样看电影”。

  黑白影像,散文叙事,迷恋摇滚乐并自组乐队的导演,非专业演员带着赤子之心参演,一同组成了《八月》中如梦非梦的1994年夏。而在与深晚记者聊天的过程中,张大磊透露:“这部影片我准备了四年,这中间我还去拍婚庆,女主角就是我的客户,但是《八月》始终有种魅力一直牵引着我,当时觉得如果不把这部片子拍掉,我没办法去做下一件事。就像谈恋爱一样,我一直爱着一个姑娘,又怎么能爱别人呢?可能聪明的人会做到兼顾,但是我不聪明。”

  选角:选孔维一的原因是他不“电子”

  深晚:为什么会拍《八月》这部电影?

  张大磊:我最早了解创作是在1998年夏天。因为当我大学毕业之后想进到电影圈子里面,但是却突然发现,我真的要面对一个成人世界的时候,每个人都在忙着学习很多的本领去生存,但是我好像不具备这个条件,所以很痛苦。我能够很清楚意识到很多人对我有疑问:这人从俄罗斯学成归来,为什么接下来没有任何作为?

  2008年的一个周日,我去姥姥家吃饭。80多岁的姥姥瘫痪在床,我看着我的母亲用小勺给老人喂饭,突然感觉恍若隔世,和1994年的夏天某个画面重叠,简直就像一场白日梦。我可以听到从远处传来的声音,不嘈杂,很小,很清晰。我可以在这里坐一下午,去感受时间的变化,从早上到夜晚,天色,时间,声音,包括每个人状态的不同。我看到了曾经生活的样子,我觉得很珍贵,很美好,但是更多人却忙着学本领,看不到这些。我就在那里把我感受到的这些说给家人听,让家人知道我在想什么:我是会被一些东西打动的,而且我想用一种方式打动别人。最起码,我想让家人知道我不是失败者。

  深晚:《八月》全片都没有专业演员,但演员尤其父子二人表演出彩,小演员孔维一参演时年仅十岁,一举摘得第53届金马电影节最佳新演员奖。如何选中孔维一的?

  张大磊:小演员是我初中同学同事家的小孩,在见他之前,我们已经见了几百个孩子了。他要有90年代的感觉。我想找的小演员不需要很会表演,现在的孩子都很擅长这个,反倒是让他安安静静坐在一个地方,干自己的事是很难的。我当时看了孔维一的照片很兴奋,这个小孩不是特别“电子”,也没有特别“数码”。

  积淀:成片前的日夜与沉迷摇滚那些年

  深晚:从2008年产生想法,经历了7年酝酿和4年具体筹备,为什么准备那么久,后来又突然特别迫切?

  张大磊: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人,从小我就是这个样子,对有些事情或则某一个瞬间特别敏感,《八月》像个梦,我很确定他是我经历过,而且热爱的,但是我又判断不出它到底是不是真的发生过。它就是有一种魔力,牵引着我直到完成,如果不完成,我就没法去做下一件事儿。

  深晚:之所以拍成黑白,是因为黑白影像更像梦?

  张大磊:这个片子最早叫《昙花》,昙花是一种符号性的,意味着某种东西绽放,快速消失、凋零。《八月》之所以是“八月”,不是九月或七月,因为它是在秋天到来之前最后灿烂的季节,后面就是另外一番天地。黑白对于我来说,有像梦一样的质感,黑白不会有色彩的干扰或帮助,只是纯粹地光和影,这个与梦境非常吻合的,而且恰恰削弱了它的真实性和普遍性。我们拍的时候是彩色,但是彩色就会太写实了,很容易让人能够很好地联想到具体的某一年,或者某一个场合。《八月》这个影片对我来说,就是有一种忽远忽近的感觉,越想捉住就越模糊。这个电影特别简单,所以观看的观众也没有必要抱太多的目的看,放轻松,“像90年代一样看电影”,用最简单的方式去感受,它的答案可能会自然出现。

  金马之后:上映版比金马版气韵更通畅

  深晚:在金马奖上是什么感觉?

  张大磊:因为我生长在内蒙古电影制片厂大院,所以经常能关注到金马奖的消息,它是我童年的符号。我们去之前没有想过得奖,没做好心理准备,所以到了那儿有点不敢去和前辈们交流。其实中间有很多次机会都坐在一起,但是我到那个时候心理素质特差,不太敢跟别人说话,越尊重的人越怕。

  深晚:参赛金马的版本和即将公映的版本会有哪些区别?

  张大磊:上映的这一版,变化不大,但是气韵更通了。影片就像写毛笔字,打拳,有气韵,有节点。前面的几个版本有些不舒服的地方,但是我找不出在哪。片子从气质和风格上比较容易看出受到了台湾新浪潮的影响,所以请了台湾的廖青松老师来做指导,廖先生对这一类的片子比较熟悉,能看出节奏和气韵上的问题。上映版本改动不是很大,有些地方只改了几帧,就是那几帧会让片子更顺畅。

  深晚:下面要拍摄两部新的作品?

  张大磊:有两个剧本现在在修改。有一个叫《法兹》(Fuzz),法兹是一种吉他效果器的音色,这是在《八月》之前写的第一个剧本,但是一直没敢拍,因为觉得有些情感把握需要经历一些事情之后再回头看,其实这个是《八月》故事的延续。父亲母亲还用原来的演员,但是孩子的话,我要拍16岁小孩了,他开始喜欢摇滚乐,开始有自己的世界,有自己独立的意识,孔维一可能时间来不及。

  (你真的在等孔维一长大?)

  我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他,但孔维一肯定会在片子里出现,演一个弟弟或者邻居角色,这样我会觉得特别奇妙,就是他又出现,但他不是他。

  还有另一个是《蓝色列车》,讲的是那种很理想化的人们,不会很多手段,不会很准确地表达,但内心很善良甚至很执拗的人——是我渴望成为的那种人。

  深晚:会启用专业演员吗?

  张大磊:一切以合适为主。我喜欢《钢的琴》里面的王千源,喜欢《白日焰火》里的廖凡,喜欢《本命年》里姜文,但那喜欢的是《本命年》和《白日焰火》,没有某个具体演员特别想合作。(记者 李京蔚/文 冯明/图)

(责编:陈育柱、王星)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