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道宽:因为热爱,甘做学术翻译的“独行侠”

2017年03月28日09:26  来源:深圳商报
 
原标题:因为热爱,甘做学术翻译的“独行侠”

  郭金牛英文本诗集《庞大的单数》。 (图片均为资料图)

  薛忆沩的英文译本作品《深圳人》。

 盛可以的英文译本作品《北妹》。

  翻译,尤其通过文学翻译和学术翻译,从某种意义上显示出城市的对外交流程度。把优秀的国外作品请进国内,再把优秀的国内作品推向世界舞台,传播文学精神,展现文学风貌,让读者在阅读中感知文学文化魅力,这是人类共同的文学审美诉求。

  近日,资深翻译家何道宽接受记者专访,谈他计划出版的《何道宽译文集》,这将是深圳第一部学术翻译作品选集,这无疑是深圳学界的一件大事,意义重大。然而此事也引起人们的思考:为什么文学翻译和学术翻译是一条少人走的路,却如此重要?深圳的文学翻译与学术翻译现状如何?

  学术译作是再创造

  据了解,国家认定的“资深翻译家”数以百计,就门类的人数而言,外事翻译、技术翻译、文学翻译、学术翻译递减,学术翻译的“资深翻译家”很少。而深圳从事学术翻译和文学翻译的人不多,但从事外事翻译、编务翻译、商业翻译的队伍很强。2005年,深圳市政府外事办外事服务中心、深圳大学、深圳报业集团和深圳职业技术学院等单位联合发起,创办了深圳翻译协会。自此,外事翻译、社会翻译、商务翻译、翻译教学有了长足的发展。

  作为国内率先引进跨文化传播学、麦克卢汉媒介理论、传播学三大学派之一的媒介环境学的翻译家,今年75岁的何道宽,一直孜孜不倦地从事学术翻译,其原创作品《中华文明撷要》(汉英双语版)《创意导游》(英文版)已产生一定影响。最近他正在申请出版《何道宽译文集》,特别令人期待。

  当谈起学术翻译的重要性,何道宽表示,原创作品和翻译作品需要互补支撑,学术译作是再创造。因此,对中国学术建设和发展作出贡献的翻译作品需要肯定和传承。

  美国诗人、翻译家雷克斯罗斯说过这样一句话:“翻译把你从你的同时代人中拯救出来。”对此,近年来业余时间主要投身于诗歌翻译的远洋也有切身感受。迄今为止,远洋已翻译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普利策诗歌奖、艾略特诗歌奖诗集20多部。他坦言,译诗不仅使自己开阔了视野,刷新了眼光,深入到所译诗人的灵魂和诗歌的核心中去,而且使自己从现实的困惑中超脱出来。“翻译也是刷新,不仅仅是语言层面的刷新,更深层意义上,是审美观和世界观的刷新——刷新我们看待世界的眼光,刷新我们的思想和思维方式,进而改变自己。”

  从事文学翻译多数是业余爱好

  就粗略了解,目前深圳主要从事学术翻译和文学翻译的人并不多,主要以何道宽、阮炜、胡小跃、远洋、张晓红、安小橙等为代表。这恰恰也折射出深圳文学翻译和学术翻译存在一定的短板,毕竟在这座城市专门从事文学翻译和学术翻译的人极少。

  究其原因,远洋认为,这是因为整个社会对文学翻译和学术翻译的认识和重视不够。具体地说:深圳的科研院所、大学等学术机构没有设置文学翻译这种职业岗位,从事文学翻译只能是业余爱好;文学翻译作品特别是诗歌发表、出版的难度很大,即使发表、出版,报酬比较低,辛苦两三年,付出巨大的心血和精力,出版一本书,也不过几千元稿费。

  远洋指出,有些大学很多年前就开设了创意性写作专业和文学翻译甚至诗歌翻译课程,引进诗人、作家当研究生导师,建立有驻校作家(诗人)制度,然而深圳在这些方面还是空白,诸如大学没有外国文学研究所,专业技术人员评定和晋升职称时,文学翻译作品不算学术成果。“广东省最先试点为作家评职称,应该说为广大作家做了一件大好事,但奇怪的是,自费印书可以算成果,但像在《世界文学》这样的权威刊物发表的,或是在出版社出版发行、甚至在业界产生很大影响的翻译作品却不能算业绩成果。这也反映出文学界本身对文学翻译的认识问题,也就是说从制度上不承认文学翻译属于文学创作,是创造性劳动。如此等等,从事文学翻译的人会越来越少。”

  学术翻译艰辛 非“独行侠”不能坚守

  在远洋看来,深圳活跃的文化氛围,对文艺创作,包括写诗、译诗都很有益。远洋认为,要改变深圳文学翻译的现状,在制定人才政策上、在学术岗位设置上、在稿费标准上、在成果评奖上等各个方面,都应有扶持和激励的措施,要让有志于文学翻译事业的人有一张安静的书桌来伏案从事文学翻译工作。

  何道宽也认为,文化繁荣、社会发展需要学术翻译。“学术翻译‘枯燥’艰辛,直接影响面小,非‘独行侠’不能坚守。学术翻译家独坐冷板凳、困守书斋,甘苦自知,却又甘之如饴。学术翻译面临种种困境,包括政策、学术环境、人才建设以及舆论引导等方面,但一定要鼓励翻译精英,正确引导大众认知。”

  此外,曾获法国“文艺骑士”荣誉勋章以及傅雷翻译奖的胡小跃则用“喜欢”概括他对数十年坚持文学翻译的原因。“在翻译之前,我们就知道付出的劳动和得到的东西是永远不会成比例的。”胡小跃说,喜欢一件事有时是说不清原因的,不能用物质去衡量和解释。“一件事如果你喜欢去做,而它又能让你发挥你的聪明才智,你又能把它做好,它本身又有价值,对文化、对社会又有意义的话,你会觉得做那件事是一种快乐。翻译对我来说就是这样。”(记者 魏沛娜)

(责编:史抒逸(实习生)、王星)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