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桃:骆玉珠三观跟我特别吻合

2017年07月05日09:24  来源:深圳晚报
 
原标题:殷桃:这个女人太酷了

  在第23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的颁奖现场,有一部电视剧直接斩获了最佳男女主角两个奖项,那就是由余丁导演, 由张译、殷桃等主演的内地电视剧《鸡毛飞上天》。该剧播出后,豆瓣给出了8.2分的高分,更被观众评为“良心剧”。如今这部经典作品将于7月9日在深圳卫视每晚7时30分的黄金剧场播出,昨日《鸡毛飞上天》在深圳KKONE举行了发布会,演员悉数到场。活动结束后该剧的主演殷桃接受了深晚记者的采访,分享了她很多台前幕后的故事。

  《鸡毛飞上天》讲述了当代义乌商人的创业故事。在剧中殷桃饰演了女主角骆玉珠从少年到中年到老年的过程,时间跨度足足有40年。对这样一个角色,殷桃对她的评价颇高。接受记者采访时殷桃说她爱死这个人物了:“这个女人活得太酷了,她是真正内心强大的人。”虽然殷桃谦虚说骆玉珠各方面都比她更强大,但是戏里戏外这两个女人身上那一股拼搏的劲,真是像极了。

  殷桃自出道以来塑造了很多经典角色,2006年凭《搭错车》获金鹰奖, 2013年她凭借《温州一家人》和《延安爱情》拿到了第29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优秀女演员奖。然而在演艺事业的高峰期,殷桃却毅然去演话剧,问及缘由她回答“遇到瓶颈,想去歇一歇”,这一歇也歇出了大动静,她主演的话剧《罗密欧与朱丽叶》自亮相舞台后备受瞩目,因为她的表演的纯粹、灵动,而被媒体誉为“舞台上的叛逆精灵”。荧幕作品沉寂两年后,殷桃携《鸡毛飞上天》回归荧屏,一举夺得白玉兰奖最佳女主角奖,这让她一下子成了囊括金鹰、飞天、白玉兰三大电视奖项的最佳女主角奖的“大满贯视后”。在所有人感叹她获得如此多的荣誉时,殷桃却平静地说,“这代表不了什么”,所有的嘉奖只代表某一阶段的成就,接下来的路在她看来还很漫长。

  对话

  深晚:你现在是获得过白玉兰奖、飞天奖、金鹰奖,国内三大奖项的“大满贯视后”了。你个人觉得得奖前和得奖后有什么区别吗?

  殷桃:其实没有什么区别,我可能是运气比较好,打小就一直在得各种奖,但是得奖这件事变成一直在激励我的事情,因为如果你得到这份荣誉,你可能对这个职业就有更多的责任感。就像我领奖那天在台上说的,得奖一刻是很开心,但是不代表什么,它只是代表这一年跟你一起入围的几部作品里面你算不错的而已,它不代表你就是最好的,这是两回事。

  深晚:你之前一直强调自己是演员而不是明星是为什么呢?

  殷桃:演员是通过角色跟你的观众交流,我是谁不重要,我演的是谁,是不是演得很真,是不是可以打动观众才重要。明星是通过自身魅力去影响到喜欢他的粉丝,明星要时刻去做一个优秀的人,很好的人,因为你的所作所为、意识导向会影响粉丝。演员和明星是不同的渠道,是两种不同的职业。在做明星上我不太擅长。

  深晚:当时为什么会接《鸡毛飞上天》里骆玉珠这个角色?

  殷桃:我就觉得这个女人很酷,对爱情、事业、人生都很有把控力,虽然她什么都没有。我觉得她的三观跟我特别吻合,所以我很喜欢这个角色。

  深晚:你在《鸡毛飞上天》中人物从青年演到老年,这样的出演对你有哪些挑战和困难?

  殷桃:这部剧是我年龄跨度最大的,以前我拒绝过年纪跨度大的戏因为我觉得还是没有准备好。他们说服我的理由就是我目前的状态还有机会可以尝试从少女时期一直演到老年,可能还能两头都够得着。因为如果等我真的准备好演老年,我却变成了老年人的时候,18岁演不了,就是很遗憾的。其实我对我后面的老年阶段不是很满意,我下一部戏会弥补,下一部戏是演到80岁,更老一些。这次算积累经验,是一次很好的体验。我觉得是演员对自己目前状态一定要有自知之明,这非常重要的。

  深晚:接下来有想过要挑战比这个更难一些的角色吗?

  殷桃:我们演员总的来讲还是被动的,你需要去遇到很合适的角色。到今天这个年纪,自然会想演一些更有生活阅历的人。就是傻白甜或者特别单纯那种,第一我演不了了,第二我也演得不过瘾了,因为没意思了。我深知我想演那种有丰富面的女性,未来我在挑选剧本的时候会自然去选择那种我认为更有意思的角色。

  深晚:在没有拍戏的时候你也出演了话剧。那电影、话剧、电视剧,你究竟喜欢哪一款。

  殷桃:作为演员来讲,你认为最过瘾的还是话剧,影视剧则是让更多人看到,传播平台不一样。不过不管是哪一种,万变不离其宗,你对任何角色都是要有所付出的。(记者 贾茹)

(责编:陈育柱、王星)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