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导演郭柯:我们来得太晚 她们走得太快

2017年08月17日08:07  来源:深圳晚报
 
原标题:我们来得太晚 她们走得太快

王志凤、符美菊、李美金老人。

 

 

  2012年,郭柯拍摄“慰安妇”题材短片《三十二》引起关注;2014年,郭柯找到全国仅有的22位幸存受害老人拍成纪录电影《二十二》;2017年,《二十二》公映,片中老人只有8位尚在人世。

  票房逆袭:深圳影院增加排片

  8月14日《二十二》首日公映,当天以1%的超低排片率艰难开局,却得到各方媒体、明星和影迷的“自来水”声援,影片上映3天排片逆势上扬,已有11%,上座率始终极高。昨日(8月16日)该片累计票房破4000万元,本周极有可能打破国内院线纪录片票房纪录(此前纪录片票房冠军《我们诞生在中国》票房为6500万元),被该片宣发公司朔果媒介创始人苏北淇称之为“奇迹逆袭”。

  在深圳的219家影城之中,昨日有117家影城排映465场《二十二》,今日这个数字还会上升。连深圳的院线经理都加入了“自来水”的队伍——嘉之华中心影城一直以文艺片纪录片为宣传重点,总经理万玉琴明确表示:“对于《二十二》我们还会继续支持加大排片率”。深圳博纳影城也加场排映该片,市场经理李小姐告诉深晚记者:“今天博纳皇庭店排了4个厅和黄金场给它。毕竟上座率很高,工作日一大早都有几十个人来看《二十二》,影迷这么支持,我们当然更要支持国产好电影。”

  抢救式拍摄:把老人当成亲人

  影片《二十二》,拍摄了一群令人心疼的老人,它值得我们驻足,为之深情凝视。

  这部被网友形容为“抢救式记录”的片子,获得了几乎一面倒的叫好声。既是因为它的题材毋庸置疑太有意义,也是因为它的叙述方式保全了尊严:“这部纪录片并非是撕扯伤口,反而是在讲述生命的愈合”,“没有额外添加的情绪,不为卖座而煽情也不强行升华,纯粹的记录更沉重。”

  截至记者发稿,该片得到豆瓣2万多人评出9.1的高分,有影迷留言:“进电影院之前,对老人们的遭遇有准备,已经准备好了纸巾。也担心会不会揭疮疤,对她们造成二次伤害。但看完片之后,我觉得视角独特,真的很好。”

  影片没有刻意让老人们细致回忆受辱的经历,“没必要为了满足一些对于悲惨的想象而刻意地挖掘苦难”,导演郭柯说:“在老人和‘慰安妇’这两个身份中,老人是排在第一位的,我不是去拍‘慰安妇’,而是去拍老人。把这些老人当做亲人去看待,你的拍摄就有了分寸,问题就有了底线。”

  影片貌似平淡地记录老人们平凡的晚年日常,却有触目惊心的疮疤隐藏在细节里。有一些老人会在不经意间说起日文的问候语“你好”和“请进”,92岁的韦绍兰老人笑着唱起山歌让无数观众流泪:“天上落雨路又滑,自己跌倒自己爬,自己忧愁自己解,自流眼泪自抹干。”有些老人至今仍觉得自己的生存是“造孽”,却又同时说出“这世界真好,吃野东西都要留出这条命来看”这样热爱生命的话。

  随着时间推移,幸存者的数字会不断减少,但纪录片《二十二》的存在,正可以警醒活在安宁现世中的后辈“不终日怨恨,但一刻不忘”。

  数次要夭折:网络众筹明星助力

  《二十二》作为一次“抢救式”的记录,拍摄初期并不被看好。导演郭柯苦于没有资金,在朋友圈写下“我妈愿意卖房支持我拍这部电影”。

  影片最初曾有一位海外投资人赞助50万美元,但由于创作理念不同,郭柯坚持单纯地记录,不愿刻意编排生动的故事去吸引眼球,不愿用国仇家恨去煽动情绪,导致制片人撤资了。幸得演员张歆艺雪中送炭,借给导演郭柯100万元,影片才得以顺利拍摄,并于2015年取得“龙标”。2016年影片开启众筹,靠着3万多人众筹的100万元,终于搞定了电影的制作费用,宣发预算80万,聊胜于无。

  上映后,明星们开始自发站台,张歆艺找来了冯小刚,黄渤、袁弘、何炅、徐峥、刘昊然、吴京、张一山、舒淇、吴刚、张静初等明星都在接力“自来水”,媒体文章开始在朋友圈和豆瓣刷屏,传递这段不该被忘记的历史。而在郭柯看来,这部影片的意义大于票房,他说只要有1%的排片就满足了:“我不准备从中挣一分钱。除了成本,如果还有一些盈余的话,我想把它们花在这些老人身上,有多少捐多少。”(记者 李京蔚)

(责编:陈育柱、王星)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