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伟大的战地摄影师”罗伯特·卡帕作品来深展出

2017年08月31日11:10  来源:深圳商报
 
原标题:站在卡帕用生命拍摄的影像前

卡帕巅峰时期代表《诺曼底登陆》。1944年6月6日,第一波登陆奥马哈海滩的美军。

罗伯特·卡帕在法国南部海滩为毕加索与情人吉洛特-加龙省拍摄的照片,这段年龄差距近40岁的感情最终以吉洛特-加龙省的逃离告终,她也成为唯一一个主动离开毕加索的女人。

罗伯特·卡帕,摄于1952。

让卡帕名声大躁的《倒下的士兵》。

  罗伯特·卡帕,25岁即被誉为“世界上最伟大的战地摄影师”,反映二战题材的《诺曼底登陆》是他巅峰时期的代表作。事实上,作为世界摄影史上不容忽视的传奇,卡帕对中国的意义不仅在于对无数摄影师和记者的影响,还在于他在1938年拍摄的中国反法西斯战争影像。这些作品通过美国《生活》杂志的发表,唤起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反法西斯战争的极大关注。

  罗伯特·卡帕在中国的首次回顾展《聚焦与失焦》正在深圳大学美术馆举行,展览将持续至9月10日。此次展览对于业内外的卡帕迷们来说已经期待太久。正如中国摄影记者联盟发起人、本次策展人单增辉所说:“作为对中国乃至世界新闻摄影具有重大影响的摄影记者卡帕,他的作品居然一直没有在中国做过整体性的展出和梳理,这是不可思议的。对中国的新闻摄影以及当代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传播来说,他的作品依旧具有重大的指导性意义。”

  拍摄五场战争赌上性命

  卡帕原名安德烈·弗里德曼(Endre Friedmann),1913年出生于匈牙利一个犹太家庭,1954年在越南战场拍摄时踩到地雷不幸遇难。

  在他短暂的41年生命里,深入报道了5场大战:西班牙内战、中国抗日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一次阿以战争,以及越南抗法战争。时至今日,这些作品依然是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的决定性视觉记录。业界认为,卡帕的照片取胜之处在于内容,那是用勇气和生命换来的离得足够近的震撼。随着历史的沉淀,卡帕不少作品成为了具备永恒和普遍特质的影像经典。

  记者在展馆中看到了一张名为《倒下的士兵》的作品,它是卡帕1936年在西班牙内战中拍摄,也是他的成名作。画面中,一名战士被子弹击中,身体后仰,再没有力气抓紧手中的步枪,似乎马上就要倒向地面,战争的残酷与恐怖就这样被永远定格。它被称为离死亡最近的照片,成像不佳,但足以震撼世人。

  卡帕职业生涯高峰的代表作是传奇的《诺曼底登陆》。1944年6月6日,彻底逆转第二次世界大战形势的诺曼底登陆作战打响。卡帕再次以生命作赌注,跟随第一批美军登陆法国诺曼底海岸战况最激烈的奥马哈海滩,拍摄到了泡在海水里的美国步兵在令人窒息的炮火中艰难突围的画面。

  不幸的是,由于暗房师失误几乎毁掉了所有底片,只有11张底片幸存,其中10张被刊登在《生活》杂志。单增辉表示,这些失焦、模糊的照片究竟是卡帕有意为之还是拍摄时抖动导致,到现在还是一个谜。不过,恰恰是这些画面聚焦了最狂热激烈的真实,在空间震动中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冒死拍下中国抗日战争影像

  作为世界摄影史上不容忽视的传奇,卡帕对中国的意义不仅在于影响了无数的摄影师和记者,还在于他在1938年在中国拍摄的反法西斯战争影像,深刻地揭露了日军侵华的真相,将惨痛的历史永远留存。

  1938年2月至9月,在中国抗日战争正酣之时,成名不久的卡帕有了一段中国之行,并冒死留下了500余张珍贵照片,从中可以看到台儿庄的生死鏖战、武汉大轰炸的生灵涂炭、花园口炸堤之后的洪水泛滥等。其中,记录台儿庄战役惨烈情形的照片达100多张。

  在展览作品中,记者还看到了象征着中国抗战的“一等兵”、日军轰炸下的汉口市民、在雪地里打雪仗忘记了战火的孩子。此外,在本次展览主办方大乾艺术机构创始人陈东提供的图片中,记者还看到了四张珍贵的彩色图片。据陈东介绍,这4幅很可能是卡帕首次使用彩色胶卷拍摄的作品,是他为展现战争的残酷,特意向纽约的朋友写信,要到了柯达克罗姆彩色胶卷进行拍摄。这些作品体现出卡帕对中国人民的深情,并通过美国《生活》杂志的发表,唤起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反法西斯战争的极大关注。

  陈东介绍说,卡帕还到过中国的武汉、郑州、西安、广州等城市。他到了西安,与《西行漫记》的作者斯诺约定,想要去延安采访,却遭到了蒋介石的阻挠。卡帕对于中国反法西斯战争有清醒的认识。

  向大众描绘真实的战争细节

  据悉,本次展览也是卡帕的近百张作品第一次以回顾展的形式来到中国。一批珍贵的纪录片、采访音频等,也首度在国内展出,以此还原卡帕的鲜活形象。包括一段录制于1947年,由纽约国际摄影中心(ICP)收藏的现存唯一一段卡帕的采访录音,卡帕在其中提到了《倒下的士兵》的拍摄过程;一部由8毫米胶片转录的关于诺曼底登陆的珍贵纪录片,一部穿插了众多卡帕的马格南摄影师好友、亲人、拍摄对象访谈的《罗伯特·卡帕:战地摄影记者的传奇一生》等。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世界上最伟大的战地摄影师,卡帕的镜头却很少直面战场表现死亡或重伤的悲惨画面,而是更多地把镜头聚焦在战场以外人民的生活,特别是战争中的老人、妇女和儿童。

  在策展人单增辉看来,这种视角的记录更能体现客观性,以及揭露战争的残酷性。他说:“许多现代摄影师选择的是对废墟、废墟上的生活、受灾人民的痛苦进行拍摄,这些题材早在半个世纪前就被卡帕抛弃。他关注的是最根本、最永恒、最人性的东西。卡帕希望传递给大众的是战争中的细节,向大众描绘一个真实客观的战争时期。”

  单增辉说:“卡帕之所以成为卡帕,不完全只是因为影像,而是他对于人、事物,以及背后人类命运的关注。”或许正是这种对于人类命运的思考,才让我们今天站在卡帕用生命拍摄的影像前,忖思徘徊,长久感动。(记者 刘娥)

(责编:陈育柱、王星)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