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粤明李现耿乐 “翻红”艺人盘点

2017年09月12日08:24  来源:深圳晚报
 
原标题:潘粤明 李现 耿乐 从不温不火到大红大紫

  今年夏末秋初,一大波男星突然刷爆朋友圈。

  他们不是一夜成名,而是我们都熟知的演艺人,但以往数年平平无奇,突然一朝惊艳,令人刮目相看刷新认识。他们不是“爆红”,而是“翻红”——曾经红过一刹,未来能红更久。

  5年前离婚后沉寂良久的潘粤明,在《白夜追凶》中分饰两角收获零差评;出道6年一直当配角的李现,主演《河神》爆发出了荷尔蒙惊人的无限可能;作品二度入选威尼斯电影节的耿乐,让人意识到他是如何内敛耕耘这么多年。

  他们能够翻红,证明每一位坚持努力的男人,都是潜力股。

  不惑之年再出发

  潘粤明:活着不容易

  潘粤明一人分饰两角的《白夜追凶》,自开播以来豆瓣评分逆势上涨,目前已经高达9分,被媒体称之为“今年国产剧最高分”。

  自五年前与董洁离婚后,潘粤明的演艺形象曾一度陷入低谷。刚离婚的时候他演《脱轨时代》,影片中的形象是个婚姻失败的颓废男,记者当时看过,透过银幕都觉得很撕疮疤,令人不忍,也很难想象他未来该如何振作。而潘粤明自己回头看的时候,也说:“那会其实状态不太好,勉强工作来维持生计。”

  如今他终于重整旗鼓,关上过去的大门,攀登起了事业的高峰。今年这部《白夜追凶》,他遇见了自称等待多年的角色——“精神病”。片方把《白夜追凶》定位为硬汉派,英文为“Hardboiled”,可以理解为“被生活折磨过久的人”,而这部剧也确实让所有剧迷看到了生活对潘粤明的馈赠与掠夺:与真实生活的坎坷相比,一人分饰两角对他而言早已不是难事。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潘粤明有一次掏心掏肺了:“(年轻时)吃了不少亏,哑巴亏,然后你也张扬,你也有你爱谁谁的时候,你牛呗或者说你不懂事呗,我一直相信人可负我,但因果不负。这是铁定的,这是铁律,就是你做什么事你都可以不给自己负责任,但是因果在那儿盯着呢,你没跑。”

  而对于上一段婚姻,他说了五个字:“活着不容易。”

  从痞帅男神到少女男友

  李现:我还没红过

  豆瓣评分8.4、播放量破17亿,爱奇艺网络剧集《河神》,以“黑马”之势在暑期档杀出重围,被看做拉高国产网剧水准的分水岭之作。而剧中出演“小河神”郭得友的李现,则是凭借痞帅的风格、对人物不俗的演绎和创造,让不少女生宣布成为他的老婆粉女友粉。

  90后的李现,喜欢是枝裕和和岩井俊二,做人做事要酷,对媒体自称“喜欢黄轩的气质”,“想成为张震”,据说腹肌灵活到可以指路。而当不健身、不交际的时候,他说自己是穿着裤衩的理科宅男。他自2011年《万箭穿心》中的“马小宝”一角开始步入演艺圈,之后出演过《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中的“谢训”,《微微一笑很倾城》中的“于半珊”、《法医秦明》中的“林涛”……囊括了学生、刑警队长、保险代理人等不同角色,但始终是配角。

  要身材有身材,要颜值有颜值,要演技有演技,这样的“三有男人”,理应像锥子一样在当下演艺圈中突出。用李现自己的话说:“其实中间有三四年的时间,大家不知道我在干什么,那段时间真的在沉寂,真的是在让自己沉淀。”

  日前《河神》剧组在北京举行庆功会,宣布将启动第二季,李现的们全网狂欢——他现在是确确实实地红了。但面对媒体,他还是会很认真地退回那条线后面:“我还没有红。”

  个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

  再度入围威尼斯

  耿乐:命运的安排

  威尼斯电影节刚刚落幕,唯一入围主竞赛单元的电影《嘉年华》,男主角耿乐。这是他第二部入选威尼斯电影节的作品,而上一部,是姜文导演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仅2017年一年,他还有《刀背藏身》等多达12部电影要上映,换作别的流量小生,早就“霸屏”通稿满天飞了。

  耿乐出演过72部影视作品,但影迷始终对他熟悉又陌生。他的脸可能被与别人弄混,银幕形象也和廖凡秦昊相近。极少有人知道,出生于1974年的耿乐,他的爷爷张仃是中国最顶尖的画家,共和国国徽的设计者。为什么这位美术世家出来的年轻人却选择当演员,耿乐给出的答案是“命运的安排”——在大学三年级的时候,他在操场上被选角导演发现,在管虎导演的处女作《头发乱了》中,饰演了一名摇滚歌手。

  有影评人评价耿乐:“不管是在《阳光灿烂的日子》,还是在之后张一白导演的处女作《开往春天的地铁》里,耿乐都显示出了他作为艺术家的敏感性。耿乐知道这些导演都在想什么,想要表达什么,因为他对这个世界也一直保持着敏感。”后来他沉寂了一段时间,好在没有走远,所以我们才有《嘉年华》《刀背藏身》这些新片可以期待。

  而用他自己话说:“我从出道就是拍电影,那时候我能感受到电影和电影人的力量,后来我觉得大家对电影的态度变了。这两年我觉得很多想要认真做电影的人又回来了,他们有坚持,那我就回来了。”(记者 李京蔚)

(责编:陈育柱、王星)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