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委党校老师学习十九大精神感想摘编

2017年11月14日08:51  来源:深圳特区报
 
原标题: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行动指南

  共建共治共享是社会治理理论的又一次跨越

  胡冰

  继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创新社会治理体制后,党的十九大又提出了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这是我党在社会治理理论上的又一次跨越。

  社会治理理论经历了几个阶段。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提出了要创新社会管理体制,整合社会管理资源,提高社会管理水平,健全“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社会管理格局,进一步推动社会建设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协调发展。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了创新社会治理体制,坚持系统治理、依法治理、综合治理、源头治理的社会治理方式;激发社会组织活力,正确处理政府和社会关系;创新有效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体制等。这次跨越首次应用了“社会治理”概念,是社会治理认识论的飞跃。

  党的十九大提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这次跨越与前两次是继承与发展的关系,但更多的是发展。

  共建共治共享不是权宜之计,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共建共治共享必须坚持党的领导,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公众参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弘扬生命至上、安全第一的思想”“健全公共安全体系”“保护人民人身权、财产权、人格权”“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积极向上的社会心态”等,无一不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坚持人人尽责、人人享有;法治保障、提高法治化水平是全面依法治国在社会治理中的具体要求。

  共建共治共享是社会治理新的方法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治国理政的方法论上,走出了西方效率与公平二维摇摆、取此舍彼的困境,建立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多元、全面和整体的方法论体系。

  共建公治共享为全球的社会治理提供了中国理论和中国方案。社会治理理论起源于西方,拓展了人们的认识空间和实践途经,但人类文明具有多样性,发展中国家由于历史文化、政治制度、社会基础等差异,照搬照抄西方的社会治理理论和方法,还没有成功的案例。共建共治共享为发展中国家(包括发达国家)的社会治理提供了中国理论与中国方案。

  (深圳市委党校公共管理学教研部副教授)

(责编:陈育柱、王星)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