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奕宏《暴雪将至》比较符合日本审美

2017年11月20日09:35  来源:深圳晚报
 
原标题:意不在破案的刑侦片

第30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最佳艺术贡献奖。

  近年好多这类类型片,惊悚悬疑黑色,有《杀人回忆》局部体貌特征,很日韩系悬疑调调,《暴雪将至》忝列其中。

  段奕宏凭借这个上世纪90年代体制内大厂保卫科长的角色,得了东京电影节最佳男主角,算起来这是他的第三个电影节影帝了,之前有在新德里电影节,上海电影节称帝,妥妥的实力演技派。

  准确说,《暴雪将至》不是一部悬疑片,因为连环杀人案也不是破的,是天谴的,所谓破案,其实是制造冤假错案和新命案。

  男艺人中,科班出身、国家话剧院舞台上历练出来的段奕宏身上是比较有英雄气象的,走红是因为《士兵突击》中让士兵们肝颤儿的长官袁朗,2003版《恋爱的犀牛》中恋爱英雄马路,个人感觉诸多《恋爱的犀牛》版本中,最硬汉最深情就是段奕宏和郝蕾的那一版,随后《烈日灼心》中抽丝剥茧猫捉老鼠的毒眼警察,《西风烈》中的好警察,即便是《白鹿原》中的黑娃,也是从农民到土匪最后投身革命的正面人物。段奕宏几乎自带主角光环,出场就有被闻风丧胆的乾坤。  

  就在段奕宏濒临被定型之际,影帝转身,出演《暴雪将至》中的蛮干老余,没有城府,很向往荣誉和体制加冕那种国企螺丝钉,进步都进出幻觉来了,破案都破出人命来了。段奕宏自己说,他不想做成熟演员,意思是一提你的名字,大家就想到他那些英雄戏路。这次他的确从自己的舒适带戏路里突围出来,演了个栽在英雄梦里的俗人。  

  段奕宏把属于角色的蛮荒荒诞演到了面部线条里。有时候小人物有想法,不安于室,渴望扬名立万成就自我,但是能力不逮,运气不配,心比天高,视野抱歉,盲目出击的结果,轻则人生笑场,重则草菅人命,不是闹着玩的,人生大戏,导演常常是苍天。  

  老余当选劳模,胸前带着大红花,在工厂庄严肃穆大礼堂上台领奖,激动得身心肿胀,语无伦次,感觉自己离再创辉煌就一步之遥了。荒诞的是,这场老余人生最高潮的一幕,很可能是他的幻觉,因为多年之后他出狱到即将拆掉的工厂礼堂怀旧,提到自己当年的辉煌,老员工说,保卫科没效益,不可能出劳模。  

  老余这个角色拿到东京电影最佳男主,显然比较符合日本审美。影片从始至终在灰白滤镜下,天降雨,人阴郁,很魔幻的机器高耸的老厂区,保卫科长这种搁放哪儿都尴里尴尬干部,如果不想成为一个作奸犯科贼喊捉贼的歹人,怀揣朦胧英雄主义的梦想和改变命运成就自我的志向,除了抓小偷,就是当编外警察,破一个警察都破不了的大案,证明自己,成就梦想。

  老余自己成了犯人后,真正的连环杀人犯,在终将到来的大雪中被天收,让所有为之夜不能寐的人,产生巨大的踏空感,不得不试图过问哲学家都犯晕的问题,人类命运到底掌握在谁的手里。  

  这是这个片子不同于寻常刑侦片的地方,意不在破案,在论无常。(黄啸)

(责编:项陈洪(实习生)、王星)

热点排行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