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们:现实中讨厌“老兽”这种人

2017年12月13日09:31  来源:深圳晚报
 
原标题:涂们:现实中 讨厌“老兽”这种人

涂们凭借《老兽》获得54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

  在中国台湾举行的第54届金马奖上斩获三项大奖的电影《老兽》,目前正在内地公映中。12月11日,该片编剧兼导演周子阳、男主角涂们来到深圳与影迷见面并接受深圳晚报记者专访。青年导演周子阳告诉深圳观众,片名“老兽”既是“老混蛋”也是“老困兽”的意思。男主角涂们本人则和影片中的形象反差极大,并直言“现实中我讨厌‘老兽’这种人,讨厌他的方言,讨厌他的墨镜和电动车。”

  《老兽》讲述了主人公“老杨”从财富时代的乍富阶级变为破产赋闲的游民,因挪用老婆的手术费被子女绑架,一怒之下将子女告上法庭,最终众叛亲离的故事。该片取材自一例子女绑架老父亲的真实案件,但导演创作的初衷却是想反驳当下“唯成功论”的价值观。生于鄂尔多斯的导演周子阳,与呼和浩特的张大磊和德格娜、包头的忻钰坤,四人都在各大电影节频获奖项,自称为“内蒙古新浪潮”。他曾经高考落榜,也曾被投资人轻视,凭借近乎偏执的打磨,《老兽》剧本易稿16版才最终定稿,最穷的时候身上只剩下两块钱。最终他凭该片获得第30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亚洲未来”单元大奖、54届金马奖最佳原著编剧、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奖。主演涂们也凭借该片斩获第11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演员奖、54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但截至记者发稿,该片上映2天综合票房仅有90万元,很可能又要成为一部有口碑无票房的小众文艺片。

  取材自亲身遭遇

  周子阳:不要小看处女作

  深圳晚报:怎么定义“老兽”这个词?

  周子阳:之前剧本曾经名叫《老混蛋》,因为不光是老杨,还有他的子女,甚至他们整个生存环境的所有人的状况都不尽如人意,不过最后还是改成《老兽》了。《老兽》中有很多挣扎的动物,老杨也像一个困兽一样,新名字和电影质感很接近,很客观,又很简单。

  深圳晚报:是什么契机让你想要拍这样一个故事?

  周子阳:有一年我从北京回老家过年,身边的亲朋好友没有一个人关心我在外地做什么、经历了什么,全都只问我赚了多少钱。唯独有一个像老杨一样上了年纪又不被认可的人说,人的层次不是挣多少钱决定的,这让我很好奇。这个人和《老兽》中的老杨身上其实都有重情义的重要品质,但他却活得像一个“困兽”一样,在和家庭、时代抗争中一点点被边缘化。出于对这件事的反思,我决定做这样一部电影。第一版成片剪完之后,我拿到监制公司给人看,看完他们都觉得需要缓一缓自己的情绪,我忽然觉得这10多年没有白坚持,自己去小房间哭了10多分钟。

  深圳晚报:为什么处女作选择拍艺术片?

  周子阳:我在20岁时,生命遇到了个大转折——我是我们建校史上第一个高考0分的人,复读时我最好的朋友又意外离世。那几年我看了大量电影,觉得生命脆弱,如果我只能再活三天,我想留下一部电影。至于商业与艺术,我觉得电影不是一件商品,而是艺术创作,我把它看得很重要很神圣。如果在我的处女作里,我没有达到电影语言上、美学上、故事风格上的突破和独特性,在电影长河没有自己的一席之地,那我就没有发光的可能了。想想导演索德伯格在26岁时就获得戛纳金棕榈了,贾樟柯在28岁时就拍出《小武》了,所以不要小看处女作。

  “老兽”人物真实

  涂们:就想出演可信的人物形象

  深圳晚报:怎么解读老杨这个人物?

  涂们:我跟导演不一样,我高考可是高分,我本人也跟《老兽》中的老杨不一样,而且现实中我也不喜欢他,骑电驴也是第一次尝试。讨厌归讨厌,剧本好,导演好,我才接这个戏。老杨这个人物,我们每个人身边都有,毕竟一夜暴富的大有人在。在物质和金钱冲击下,老杨忽略了他的精神生活,家庭关系都被自己搞砸了,智商不高,情商也比较低。我想追求的就是一个真实的、没有表演痕迹的、可信的人物形象,所以才接了这个角色,其实也是向现代电影表演做一次挑战。

  深圳晚报:金马奖的颁奖礼现场您睡着了,抓拍画面还被做成了表情包,您知道吗?

  涂们:对媒体宽宏大度、观众的不计较表示感谢。睡着了倒也不是不重视,但一年3个电影节提名,换你你也感觉习惯不会太激动。(记者 李京蔚 实习生 葛格)

(责编:陈育柱、王星)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