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鹏新区:传扬鹏城文化根脉 彰显深圳文化自信

2018年03月07日07:49  来源:深圳商报
 
原标题:大鹏新区:传扬鹏城文化根脉 彰显深圳文化自信

3月6日,大鹏所城人头攒动,300多桌“将军宴”沿着所城长街摆开,共有2600余人前来赴宴。

吃过“将军宴”,喝过“将军酒”,鹏城人热热闹闹的新年才算是正式结束。

大鹏太平清醮于2007年列入深圳市首批和广东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大鹏太平清醮幡旗上书着“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的美好祝愿。

大鹏太平清醮每五年举行一次,2018年醮期从2月28日至3月6日。

  核心提示: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激发全民族文化创新创造活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

  闻名于世的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也是近40年高速发展的缩影。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深圳不仅现存着珠三角最早的人类活动印记——咸头岭遗址,还有中国1.8万公里海岸线上保存最完整的明清海防遗存——大鹏所城,深圳的别称“鹏城”便来源于此。这些文化烙印都珍藏在深圳东南部的大鹏新区。新区30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保存着127处不可移动文物,文物总体价值含金量高、影响大,因此新区又被称为深圳“文化之根”。

  不让文化遗产囿于岁月。新区成立以来,积极对有形与无形的文化遗产进行梳理、保护、传承与发扬,活化“文化之根”,发新芽、开繁花、育硕果。

  624年时代变迁 所城文化一脉相传

  假若是比作人,兴建于公元1394年(明洪武年间)的大鹏所城,正是诞生于甲戌狗年,今年迎来了自己的第52个本命年。

  沧海桑田,时光变迁,至清康熙年间,“沿海所城,大鹏为最”(见康熙《新安县志·地理志》),大鹏所城当时已是沿海所城中规模最大的一座。清朝末年数十年间,是所城乃至中国历史最悲壮的一段。1839年,大鹏所城守将赖恩爵指挥大鹏营水师官兵在九龙海域英勇击退英国殖民舰队,使得鸦片战争初战告捷。可随着《南京条约》等系列丧权辱国条约的签订,大鹏所城和九龙寨城两位“难兄难弟”也逃不过遭清廷裁军撤营的宿命。

  驻军没了,居民仍在,城仍在,一脉相传的就是文化。

  大鹏所城是深圳这座移民城市的雏形,来自天南地北的驻军在此集结、驻扎、融合,衍生出融合广府话、客家话和北方话的大鹏军语,以大鹏军语所演唱的大鹏山歌记录了一段又一段的“鹏城”往事。新区现有区级以上非物质文化遗产13项,其中有8项起源于大鹏所城,分别是省级项目大鹏山歌、大鹏太平清醮,市级项目潮俗皮影戏,区级项目大鹏濑粉仔、大鹏打米饼、大鹏凉帽和大鹏婚俗。

  2018年,大鹏办事处鹏城社区居民的新春佳节似乎格外长,五年一次的大鹏太平清醮恰好在正月十三至十九举行。1600多名社区原居民,还有300多名移居海外居民,共襄盛举,捐钱捐物,积极筹备,踊跃参与。

  大鹏太平清醮又称为大鹏追念英烈习俗,已有逾600年历史,并在2007年被列为深圳市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广东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相传所城刚建好,城门附近便有几位居民无疾而亡,加上牲畜发生瘟疫,百姓诚惶诚恐。所城头领请来风水师,一番查看后认为所城北门是白虎门,“开不得”,从此便堵上北门,还“打醮”做法事。加上所城是海防重镇,时常发生战事,阵亡军将众多,醮事中又增加了祭奠爱国将士的重要内容。随后,大鹏太平清醮便成为鹏城人祈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的民俗活动。

  7日醮期,每日都有不同形式的仪式,其中最热闹的要数3月4日的“天后娘娘大巡游”,将天后娘娘从所城天后宫请出到鹏城社区7个自然村进行祈福。每到一个村子,居民们都要将天后娘娘“请”下轿,供上神坛,进行参拜、祈福。本次大鹏太平清醮筹备之一的林信汇表示,活动特意选在周日,“原本估计有600人参加巡游,结果来了近800人。”从3岁的小娃娃到年近90的耄耋老人,除了原居民,还有移居海外的居民和游客参与。

  3月6日,醮期结束,好客的“鹏城人”摆起了“千人将军宴”,300席16道菜2600人,再现当年将军凯旋后“军民同乐”的喜庆场面。吃过“将军宴”,喝过“将军酒”,鹏城人热热闹闹的新年才算是正式结束。

  祭祀是载体,传承的是文化,孕育的是民俗。“鹏城社区有七八十个姓氏,但通过大鹏太平清醮这个载体将居民们都拧成一股绳。”深圳民俗专家廖虹雷表示,大鹏太平清醮有着特殊的历史和文化价值,在现存明清海防卫所中能够有如此保留完整的民俗活动已很少见,加上寄托了鹏城人不忘先烈恩德的朴素感恩之情,凝聚了普通百姓的爱家爱国之心。

(责编:陈育柱、王星)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