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企业传统运营模式与大城市规范化管理的矛盾显现,亟待开启“二次创业”

快递在大城市怎么“安家”

2018年04月16日14:1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山西太原的快递工作人员在分拣快递。
  张 云摄(人民视觉)

  杭州市民通过手机扫码从智能快件箱中轻松取件。
  锐 图摄(人民视觉)

  不久前,深圳开展了第五次禁摩限电整治行动,全市范围内禁止电动三轮车通行;广州持续加大对非机动车交通违法的管理和执法力度,快递车也是治理对象之一;北京、上海等城市则在有序疏解非核心功能,排查各种安全隐患……在此过程中,快递物流企业的末端网点以及快递车辆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当下,特大城市规范化管理与快递物流业传统运营模式之间的矛盾显现。快递在大城市该怎么“安家”?如何拿到特大城市的“居住证”?记者进行了采访。

  大城市快件越来越多,分拣投递遇到新难题

  早晨5点半,从首都机场附近的顺义楼台村出发,前往位于顺义姚店的分拨中心取件;7点半,取件完毕,前往东城区集散点;9点,到达集散点,停车卸货,往电动三轮车上分拣包裹,开始派送;下午3点,派送结束,进入收件时段;晚上8点,启程前往顺义交件,单程40—50公里;晚上12点,回到楼台村休息。

  这是北京优速东城六部网点负责人杨西秋和手下快递员一天的生活。“现在快件越来越多,但网点想找个合适的地方却越来越不容易,快递员跑的路也越来越长。”杨西秋说。杨西秋的派送区域是东城,以前网点就在东城区的一个小院里。随着城市治理的加强,网点搬了3次家。第一次,从小院搬出来,搬到附近110平方米左右的门店里。第二次,搬到了南边的马驹桥,但距离分拨中心近60公里,距离派送区域20多公里,交、取件实在不方便,杨西秋继续寻找地方。第三次,从马驹桥搬到了顺义楼台村,办公、客服、员工都在村子里。

  快递除了要有网点,还要有集散点。杨西秋介绍,公司租下的集散点其实是东二环边上的一个停车场,露天无遮挡,“遇到下雨下雪,只能躲车里,等雨雪停了再分拣。”记者看到,这一停车场集中了3家快递企业:优速、快捷、圆通。而停车场铁栅栏对面,还有中通的集散地。

  在深圳,快递企业遇到的是另一种新难题。随着第五次禁摩限电整治行动的开展,深圳快递员们只能用两轮电动车及微型货车送货。两轮电动车载货少、货物安全难保障。可即使是两轮电动车也面临着备案难的问题。“深圳将快递业划为特殊行业,对两轮电动车实行备案配额制,但目前的配额数量远小于需求,缺口较大。”某快递企业深圳地区负责人说。

  两轮电动车载货少,微型货车送货在深圳可行吗?“微型货车分为燃油车和新能源电动车。在深圳,燃油车也实行配额制,牌照难拿。新能源车受到政府部门的鼓励,可充电也是一大难题。”该企业负责人说。何况,对加盟制网点而言,将电动三轮车更换为汽车,购车及雇用司机都意味着成倍增加费用。

  成本高、招工难,传统投递方式待创新

  在特大城市,快递企业招工难的问题也越来越突出。

  快递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特大城市业务量大,快递员的工资比其他城市要高一些,此前快递员都愿意到大城市干。但是,近两年,快递企业在特大城市招工越来越难。一家快递网点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员工工资虽然年年涨,但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5—16小时,“太辛苦,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干。年纪大的,很多新技术又学得慢,干不过来。”即使是采取直营模式的顺丰,招工难题也同样存在。一位顺丰快递员告诉记者,大城市的业务量居高不下,好几个业务员吃不消离职了。另外,由于大城市生活成本不断提高,赚的多、花的也多,好多同行或者去了二线城市干快递,或者转行做了别的。

  网点是快递企业的重要一环,其经营成本上涨也很快。杨西秋算了一笔账,在顺义的4间小房2间大房,及合租的香河库房,租金要8000元/月。东城区的停车场,共80平方米左右,每月租金7000元。老杨货较少,分担其中的1700元,快捷承担了1800元,剩下的由圆通承担。杨西秋手下有8个人,每名快递员每月得6500—7000元,还包吃、包住、包接送。这么算下来,大大小小的成本每个月要6.5万元左右。每派一件,他能从公司拿到的也就2—3块钱。“去年底开始,公司将北京城区的配送划分为一类,派件费比远郊区类每件多1元,虽然是杯水车薪,也算是给我们鼓励了。”杨西秋说。

  圆通研究院研究员韩方方表示,特大城市发展理念与快递物流业传统运营模式之间的矛盾正在显现。例如广州多次强调建设干净整洁平安有序的城市,深圳强调安全发展等,这些城市倡导的城市发展主基调及随之而来的环境、安全、交通等管理越来越严格。“无论是广州、深圳开展的禁摩限电整治行动,还是京沪疏解非核心功能,都在倒逼特大城市快递物流业运营模式创新转型。”韩方方说,从某种意义上讲,快递物流企业“二次创业”的紧迫性不容忽视。

(责编:夏凡、王星)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