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湖水贝:从中国“宝都”走向世界“宝都”

人民网 王星

2018年04月27日17:43  来源:人民网-深圳频道
 

水贝珠宝集团总裁梁锐。曾昭娴 摄

  由22个国家和地区的珠宝顶级行业协会组织联合发起、打造全球性珠宝行业原材料集散中心、建设国际珠宝艺术发布中心……4月27日,在罗湖“双周发布”水贝珠宝专场中,水贝珠宝集团总裁梁锐表示,今年5月,“一带一路”泛珠宝时尚产业联盟将在水贝成立。届时,深圳水贝将迈出从中国“宝都”走向世界“宝都”的重要一步。

  全国七成以上黄金珠宝饰品来自水贝

  “中国珠宝看深圳,深圳珠宝看罗湖,罗湖珠宝看水贝。”当天发布会上,梁锐一开场就向嘉宾展示了一组关于水贝珠宝产业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水贝全年黄金、铂金实物提货量,占上海黄金交易所实物销售量的70%;制造珠宝首饰成品钻的用量,占上海钻石交易所一般贸易进口量的约90%;全国70%—80%的黄金饰品及镶嵌珠宝饰品,都来自水贝。

  “数据显示,罗湖水贝早已是当之无愧的中国‘宝都’。”梁锐说,水贝不仅是中国珠宝首饰制造中心,还是中国珠宝产业的物料采购中心、交易中心及信息交流中心。

  中国“宝都”的建成,并非一蹴而就。1981年,香港诚志高珠宝有限公司投资引进设备,在深圳合作建立了东方首饰来料加工厂,拉开了深圳黄金珠宝首饰制造的序幕。

  梁锐说,水贝工业区作为深圳最早建立的工业区之一,也是深圳珠宝产业最早的聚集点。1989年,深圳市把金银珠宝首饰业定位为出口创汇支柱行业,加强了对该产业的支持。

  “1989年到2001年,在一系列政策扶持下,深圳珠宝业驶入快车道。”梁锐表示,这一时期,深圳在形成完整产业链的同时,上规模的企业也迅速成长,逐步奠定了在国内珠宝行业中的地位。

  据介绍,2003年是水贝迈向中国“宝都 ”的关键节点。深圳出台政策,支持水贝建设珠宝产业集聚基地,当年就吸引上下游300多家黄金珠宝类企业进驻。

  与此同时,2004年揭牌的水贝国际交易中心,首创一站式交易模式,终结了深圳珠宝行业散乱的交易现象,让整个产业进一步朝着规模化、集约化方向发展。

  目前,水贝地区珠宝品牌超过2400个,注册的珠宝企业超过5000家,产业队伍超过15万人。“这是国内最具影响力、交易量最大的珠宝产业基地。”梁锐说。

  新时代四大风口打开世界珠宝市场大门

  “经过三十多年发展,如今水贝珠宝行业迎来了黄金期。”梁锐在发布会上表示,水贝由一块处女地成长为中国“宝都”,是因为赶上了改革开放这个“时代的超级风口”。

  在他看来,当前,“一带一路”倡议、“粤港澳大湾区”战略、深圳市“九大战略任务”,以及罗湖区“一河六圈三带”的产业规划格局,是水贝珠宝产业新时代面临的四个新风口。

  发布会上,梁锐以“一带一路”倡议为例,阐述了四大风口为水贝带来的机遇。他表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多是新兴经济体,需求旺盛,无疑是超级大市场。

  梁锐认为,深圳是我国对外开放的前沿阵地,在地理位置上位于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区域,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发动机。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和“粤港澳大湾区”战略的深入推进,将进一步加强水贝“宝都”与世界市场的联系。

  与此同时,近年来深圳市提出,要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先行区的核心目标,并制定出打造有国际竞争力的创新之都、时代引领的深圳品牌、比较优势的深圳制造、更务实的深港澳合作等九大战略任务。“这些都与罗湖的珠宝产业紧密相连。”

  此外,在罗湖区的发展规划中,水贝-布心片区被定位为“创新·智造·品牌·文化”多元复合的国际珠宝时尚创意城区。其中,水贝-布心珠宝时尚产业区,还是罗湖重点打造的十大片区之一。

  梁锐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是新时代的超级风口,为水贝走向世界“宝都”提供了战略指引。“粤港澳大湾区”战略、深圳市“九大战略任务”以及罗湖区“一河六圈三带”产业格局作为辅助性风口,则为水贝珠宝发展提供了“战术支撑”。“这些风口将为水贝打开世界珠宝市场的大门。”

  让中国在国际珠宝产业掌握更多话语权

  “水贝有基础、有机遇,但要成为世界‘宝都’,还需要付出实际行动。”梁锐在发布会上表示,5月11日,“一带一路”泛珠宝时尚产业联盟,将于第十四届文博会期间在深圳正式成立。这将成为水贝打造世界“宝都”的超级引擎。

  “一带一路”泛珠宝时尚产业联盟,是水贝珠宝集团近年来为响应“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中国珠宝产业“请进来”和“走出去”的积极举措。

  全球珠宝产业链可分为三大块,上游为原材料市场,中游为制造商贸市场,下游为终端消费市场。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全球最主要的原材料市场和终端消费市场,而中国牢牢控制着中游的“珠宝制造商贸市场”。

  据不完全统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黄金资源储量23600多吨,约占世界黄金资源储量的42%。部分沿线国家还是全球宝石、翡翠、钻石的主要原产地。

  另一方面,数据显示,2014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珠宝首饰消费已达到2025吨,占全球的82.4%;实物黄金投资需求为778吨,占全球的77%。

  虽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全球珠宝行业最主要的原材料市场和终端消费市场,但与中国珠宝产业的联系却不够密切。2017年,在向中国出口珠宝的主要国家中,沿线国家的进口额仅占总进口额的22%;而在对外出口市场中,中国珠宝直接出口到沿线国家的额度,仅为总出口量的1%。

  “这也说明,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空间巨大。”梁锐认为,通过产业联盟,可以拓宽我国珠宝产业的上游原材料市场和终端消费市场,实现沿线国家和我国在资金、资源和技术上的互补,最终实现双方的互惠共赢。

  根据规划,未来产业联盟将以罗湖IBC泛珠宝时尚经济总部为载体,通过打造“一带一路”泛珠宝产业示范基地,以及全球性的珠宝原材料集散中心、全球唯一的珠宝智慧数据中心、国际珠宝艺术设计发布中心等七大中心,为全球珠宝产业和市场提供世界级的配套和服务。

  “未来拥有‘一个基地、七大中心’的产业联盟,将是一个立足于深圳,服务于全球珠宝产业的开放包容的合作平台。”梁锐表示,通过资源整合,产业联盟将拥有全球优质货源的优先看货权、提货权与定价权,在解决中国珠宝产业“走不出去”、国际珠宝产业“请不进来”两大遗憾的同时,也让中国在国际珠宝产业掌握更多的话语权。 

(责编:夏凡、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