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街舞》田一德:最大的改变是成长

2018年05月10日16:26  来源:新华网
 
原标题:《这就是街舞》田一德:和韩宇终极battle脚抽筋

  除了冠军韩宇,田一德是在《这就是街舞》的舞台上留得最久的选手。在“终极不服”中,他和韩宇总共进行了22轮斗舞,中途他一度脚快抽筋,但依然坚持跳到结果出炉。田一德曾经以为自己会很快淘汰离开,却不料越待越久,直到最后冠军之争的舞台:“我真的觉得好像做梦一样”。

  40强选手票选最期待的斗舞组合时,田一德和杨文昊获得的票数最高,在往期播出的节目中,田一德的队长罗志祥也曾表示,想看田一德和杨文昊的斗舞。不过,在田一德本人心中,他第二不想对上的就是杨文昊,因为两人都是跳震感舞的,他希望这个舞种的舞者能尽可能地进到最后的对决。正式录制时,田一德如愿不用和杨文昊对决,却和他最不想遇到的对手碰上——同队的队友谢文珂。

  总决赛的第二轮和第三轮,田一德都和谢文珂狭路相逢。当得知第三轮的分组结果时,两人的队长罗志祥心情复杂,一方面,一场队内之争就要在自己眼前上演,两个人必定要走一个,但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两个人必定能进一个。既然如此,田一德和谢文珂索性决定要“玩起来”。1对1斗舞时,谢文珂不仅亲了田一德一下,还配合田一德一起做震感舞,被他俩带动,整个舞台的舞者都开始跟着节奏震动。台下的罗志祥看到,激动得忍不住站起来:“那个激动的不是燃,而是爱。”罗志祥形容:“明明说好两个人斗舞,可是到后来是全部人一起在跳,那个感觉是‘哇!这节目真好!这节目真的好!’”

  赢了谢文珂,田一德拿到冠军之争的门票,同时也背负了整个“修楼梯”战队的期待。接下来的“终极不服”比赛,田一德的对手是在节目中人称“battle王”的韩宇。

  按照赛制,这轮“终极不服”战最多可能有25轮,按照7、6、5、4、3的轮数分为5局进行,先赢3局者获胜。比到第3局时,田一德感到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身体了,膝盖因为做太多地板动作而感到疼痛,左脚也开始抽筋。同队的奶球、童童看到田一德神情恍惚,不断给他加油打气,让他“醒过来”。

  田一德状态最差的时候是1:2的赛点,胜负的结果就在眼前,田一德慌了神。队友奶球鼓励他:“一德,就2:1了嘛,你就想你现在已经输了,但老天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就放开去跳吧。”这句话让田一德放下了脑中萦绕的得失心,放开自己,享受舞台。他试着想象如果是队友在跳这首音乐,会怎样跳,跳都市编舞时想象自己是何展成,跳地板舞时想象自己是奶球,还有袋鼠、童童……跳完22轮,第四局宣布结果——韩宇再拿一分,这意味着他以3:1成为这一季《这就是街舞》的冠军。作为韩宇的对手,田一德感到自己在舞台上发挥了所有自己能发挥的,已然满足:“我觉得我已经尽我最大的努力,然后也把我这段时间所学习、所感受到的一切表达出来了。”

  虽然在节目中经历了各种荣誉和伤感,但田一德印象最深的时刻,还是第一次录像,队长罗志祥把毛巾挂在他脖子上的那一刻。海选前,田一德曾笑言“来这里是来拿冠军的”,但其实心里并不当真,甚至连之后的课程和工作安排都已经排好,觉得在那之前自己就会淘汰离开这个比赛。却不料,他在节目组越待越久,这些工作只好一个个排开,直到最后他登上冠军之争的舞台:“我真的觉得好像做梦一样”。

  作为所有选手中倒数第二个离开舞台的人,这4个月来,田一德见证了无数选手、队友甚至对手的离开,每一次有人离开时,全场都会呼喊着那个人的名字,甚至哭成一团,这是田一德心中街舞精神最闪闪发光的时刻:“我觉得在那一刻,我感觉到,我们都是很爱街舞的,那一刻我们都是舞者。”

  比完一整季,田一德觉得自己最大的改变是成长:“最大的成长是我认识了一群很棒的舞者,很棒的好朋友,不仅是导演,还有节目组的选管、才艺导演,我觉得我认识了一群很专业,同时又很可爱的人们,这是我觉得我最开心的地方。”

(责编:曾昭娴(实习生)、陈育柱)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