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鹏警方追踪一年终破假币大案

2018年06月05日09:40  来源:深圳晚报
 
原标题:抓了“貂蝉与西施”再抓“武松”

▲警方缴获的部分假币。

  5月28日,江苏省扬州市宝应县的一家工厂里,一名年轻人神情沮丧地蹲在地上,两眼无神地望着旁边几位便衣民警。过了一会儿,他鼓起勇气轻声问道:“你们是怎么从深圳找到我这儿的?”

  带队的一名瘦瘦的民警转头对他笑了一下:“你知道‘貂蝉与西施’吗?”

  年轻男子神色愈发黯然,他垂下头来叹了口气,低声咕哝了一句:“果然是他出事儿了。”

  一个小案揭开假币产业黑幕

  2017年6月13日,深圳市公安局大鹏分局侦破了一宗假币案,在宝安区某出租屋端掉了一个假币生产作坊,查获一批假币生产工具和假币成品、半成品,抓获两名犯罪嫌疑人。当时,蒋海滨正是这个案件的主办民警。

  蒋海滨,2005年从中国刑事警察学院毕业后,进入当时的龙岗分局爱联派出所,开始自己的刑警生涯。大鹏分局组建后,他调入刑警大队,先后参与了包括“海啸一号”在内的一系列大案要案的侦破工作。

  “去年6月的那个案子,现场缴获的假币并不多,但是随后的审讯让我明白了什么叫作‘冰山一角’。”蒋海滨说。

  在对落网的两名犯罪嫌疑人覃某和零某的审讯中,细心的蒋海滨发现,原来假币生产和销售早已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地下产业链和一个相当规模的网络,这个网络利用互联网、即时通讯工具和现代物流业,覆盖全国。

  “打个比方,现在假币生产和销售也和普通企业一样,从购买原材料、技术培训再到生产,包括产品质量检验,都有完整的体系。犯罪嫌疑人通过特定的QQ群聚集在一起,在这些群里,假币买家先是通过假币代理商向生产厂家下订单,生产厂家根据代理商汇总的数量生产假币,然后再通过代理商将这些假币分发给买家。这其中,生产厂家的设备、技术、原材料,都有一整套的供应链条。在这个链条里,唯一的规则,就是利益。”蒋海滨说。

  抽丝剥茧一年之后首战告捷

  很快,一个名叫“王某荣”的犯罪嫌疑人进入了蒋海滨的视线。

  这个“王某荣”的QQ昵称叫“貂蝉与西施”。专案组发现,这个人曾经是覃某和零某的买家,专门在网上购买假币。覃某和零某落网后,“貂蝉与西施”并没有收手,而是更换了另外的生产假币的“上家”。

  侦破的过程是漫长的。警方很快发现,犯罪嫌疑人在网上注册的身份、住址、联系电话全部都是假的,而且无论收货还是发货,从不使用真实住址,只是利用快递将假币发至一些便利店、小超市代收点,而且还经常更换住址,以此跟警方“躲猫猫”。

  “貂蝉与西施”在这个黑色链条里显然是一个重要的“经销商”角色。他拥有上百个客户群,大的群里有三四百名成员,小的群里也有数十名成员。他们还有不少“专业术语”,比如说百元假币被他们称为“红牛”或者“金牛”,50元假币被称作“青蛙”,20元假币被称作“黄货”。还有人专门负责将假币“做旧”以便出手,这个环节被他们称为“洗货”。比如,有人找“貂蝉与西施”买100张百元面额的假币,对方就会通过QQ告诉他需要“100个‘红牛’”。所有这一切,都是他们躲避警方侦查所使用的“障眼法”。

  针对伪造货币犯罪具有连续性和周期性长的特点,专案组决定充分发挥情报导侦的作用,利用大数据对此案耐心地开展情报研判与深挖扩线。经过近一年的大数据分析排查,“貂蝉与西施”的犯罪证据一步步被警方锁定。2018年5月21日,专案组赶赴中山市南头镇展开收网行动,“貂蝉与西施”终于落入法网,当场缴获假币模板、美工刀、胶水等作案工具及大量成品假币。“这些假币制作得比较精细,与真钞相似度达到了七八成。”办案民警如是说。

  面对这些铁证,“貂蝉与西施”起初坚称“全是自己捡来的”。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所有的抵抗只能是徒劳,警方不仅已经完全掌握了他的犯罪证据,而且已经将他“这一行”摸得一清二楚,他才不得不老老实实地交代了自己的犯罪行为。

  经审讯,“貂蝉与西施”真名毛某坤,湖南邵阳人,“王某荣”只是他的假身份。

  揭开黑幕抓捕将持续进行

  “貂蝉与西施”落网后,蒋海滨迅速把注意力转移到另一个假币经销大户“武松”(卫某全,河南省卢氏县人)身上。

  “‘武松’的业务量同样很大,并且在群里‘信誉’相当不错,每天都有大量快递从他那里寄往全国各地,而且就在‘貂蝉与西施’落网前不久,‘武松’还找他拿了20个‘青蛙’(50元假币)半成品。”蒋海滨介绍说。

  与“貂蝉与西施”不同,“武松”表面上有正当职业,他在江苏省扬州市宝应县的一家电子厂打工。5月23日,专案组赶赴扬州,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经过5天的摸排,于5月28日将正在上班的“武松”缉拿归案,于是就有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面对警方的审讯,“武松”招认了自己用假币盈利的方法。听起来非常简单,“我就是骑个自行车,专找那些小商店,用假币买矿泉水之类的小商品。每家店我只去一次,绝不会再去第二次。”“武松”说。

  “武松”落网后,他的一个重要假币供应商王某也进入警方视线。就在昨天记者发稿时,王某已在江苏省连云港市落网。

  据大鹏警方透露,目前该案抓捕工作仍在持续进行中。随着时间的推移,还会有更多的“貂蝉与西施”落入法网。

  “不管他们有多狡猾,也不管他们如何费尽心机隐藏身份,最终都会被曝光在正义的阳光之下。”蒋海滨说。

  [警察说案]

  参与侦办此次案件的民警介绍:

  1.这是一个揭开假币生产销售黑幕的案件。警方从一宗普通的假币案入手,通过搜集假币生产窝点的原材料、生产工具和技术提供方,开始逐渐接近这个犯罪产业的核心区域,从而将一个个躲在虚拟世界中的犯罪分子的伪装剥开,露出他们的本来面目,继而将他们绳之以法。

  这个案件再次给所有试图挑战法律底线的人敲响警钟:互联网绝不是法外之地。

  2.在本案中,所有的犯罪嫌疑人都是90后,基本没有上过高中,怕吃苦又想挣快钱是他们走上犯罪道路的主要原因。

  3.在电子支付在发达地区和大城市越发普及的当下,犯罪分子开始将假币使用区域转向小城市和农村,同时开始主要制作一些小面额的假币,以便更容易出手。我们注意到,大多数收到假币的受害者没有及时报警,这就给这些假币进一步流通埋下了巨大的隐患。除了公安机关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我们也呼吁群众提高防范假币意识,尽可能压缩犯罪分子的生存空间。(记者 李晶川)

(责编:谢玄曦(实习生)、陈育柱)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