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霞:用艺术为深港澳台搭建情感之桥

人民网 吕绍刚 王星

2018年06月22日15:22  来源:人民网-深圳频道
 

徐霞接受人民网专访。朱唯信 摄

  历时一个半月、辗转深港澳三地、9场高水平演出……近日,第二届“同心耀中华”——深港澳青年文化交流艺术季在深圳落下帷幕。

  这场文化交流盛宴,吸引了深港澳三地21个青年团体近千人参与,为三地市民带来9场合唱、交响乐、舞蹈、话剧等艺术演出,辐射深港澳青年逾30万人次。

  “明年我们要把艺术季办到台湾去。”本次活动的召集人、深圳市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徐霞在接受人民网专访时表示,希望能通过艺术季搭建一座情感的桥梁,促进深港澳台年轻人的思想融合,打破彼此在心灵上的隔阂。

徐霞在深港澳青年文化交流活动上演唱。

  “人与人之间的误解,往往源自不了解”

  人民网:深港澳青年文化交流艺术季已是第二次举办,当初策划这个活动的初衷是什么?

  徐霞:我曾在深圳音乐厅担任15年艺术总监。在此期间,我与团队策划了一个公益项目“美丽星期天”,每周日下午三点在深圳音乐厅演奏厅举办,邀请了大量深港澳台青少年来到深圳演出。 

  在“美丽星期天”的推进当中,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比如我们邀请香港青少年合唱团与乐团来深圳演出,平均80人当中至少50人居然都没有“回乡证”。这意味着超过有半数的成员从未来过内地。

  此外,当我的儿子在香港就读中学时,我认识不少香港同学的家长。和她们交流时发现,许多香港家长对内地的了解只限于媒体报道,或多或少存在一些误解和偏见。其实,人与人之间的误解,往往就是来自彼此不了解。当香港朋友真正来过深圳、了解深圳后,没有一个人是不喜欢深圳的。  

  基于我个人的切身感受,2014年我以深圳福田区政协港澳委员的身份撰写了一份《关于创建深港青年文化艺术交流基金和成立深港青年文化交流中心的提案》,希望通过音乐和艺术的平台,为两地青年搭建一个沟通交流的桥梁。这一提案获得福田区政协和深圳市政协及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最终成为文化交流艺术季的一个原点。

  2017年,在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我们的深港青年文化交流艺术季终于落地了。首届艺术季以中国古典音乐为主体,43天时间在深港两地举办了9场艺术演出,有近千名深港两地青年参与,辐射人群20多万。他们共同为两地青年和市民献上了高水准的艺术盛宴,也诠释和丰富了两地文化交流的意义。

  今年,为响应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国家战略,我们在深港交流的基础上,把澳门的年轻人也请来了。本次艺术季我们在深港澳三地同样举办了9场演出,寓意着“长长久久”,邀请了三地22个学生、青年代表及团体作为演出嘉宾,参演人员1000多人,辐射深港澳青年超过30万人次。

  明年我们的计划,是把艺术季办到台湾去,希望借由艺术的平台,让深港澳台四地年轻人通过艺术、音乐、舞蹈话剧的交流,加深对彼此了解,让他们了解祖国的变化,了解祖国的伟大,进而热爱我们的国家,对国家产生认同感。

  “一定要尽心尽力,为深圳音乐鞠躬尽瘁”

  人民网:“美丽星期天”这个深圳知名的公益艺术活动也是源自您的构想。这是一个怎样的品牌活动?

  徐霞:我两岁学唱歌,三岁登台,小时候在老家算是一个家喻户晓的童星。二十一岁那年,我就读上海音乐学院,师从著名音乐教育家周小燕学习美声和歌剧演唱。1986年毕业后,我成为解放军二炮政治部歌舞团的一名独唱演员。因此,歌唱家应该是我对自己的第一身份认同。  

  1990年南下来深圳时,这里虽有交响乐团,但是乐团只有乐手没有歌唱家。90年代初,意大利某交响乐团来深圳演出,即将开演时观众却寥寥无几。看着空空的剧场,那时我心里真是既伤感又难过。所以,尽管我非常热爱深圳,但是这里文化艺术、尤其是舞台艺术的缺失,却让我总想往北京上海跑。  

  2000年我调入深圳市文化局参与深圳音乐厅筹建。那时我感慨,有着多年舞台生涯的我在深圳却干着远离舞台的行政工作。但是这些经历又无疑为我积累了许多行政管理经验,或许这一切经历都是为了筹建音乐厅这一天做准备。当时我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心尽力,为深圳音乐鞠躬尽瘁。如果这个城市的音乐文化没有做好,自己是有责任的。  

  深圳音乐厅2007年开始投入使用。之前深圳的演出市场并不完善,偶尔有一两场演出还大都是赠票,许多人连音乐厅和大剧院的功能都分不清。如何让市民去了解和热爱古典音乐?这个问题让我思考了很久。

  音乐厅正式运营前,我正好在上海音乐学院读艺术管理研究生。期间杨立青院长推荐我观摩上海广播电台与上海音乐厅合作的“上海星期广播音乐会”,因此得到灵感,于是我就和团队策划了一项公益性的免费音乐普及项目,将之命名为“美丽星期天”,这个活动得到了深圳宣传文化事业发展专项基金的全力支持。

  “美丽星期天”自2007年举办以来,上演了数百场演出,覆盖观众60万人。这个活动不仅培养了观众对古典音乐的热情,也为广大优秀的年轻艺术家,提供了首次登台表演的机会。

  这些年最让我引以为豪的事情之一就是,偶有年轻艺术家说起他们第一次走上舞台,或者举办个人音乐会,就是在“美丽星期天”的舞台上。还有不少市民在微信微博等自媒体上说,他们第一次免费走进深圳音乐厅,也是因为“美丽星期天”的音乐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美丽星期天”在普及、推广、培养古典音乐方面,为深圳城市文明建设做出了一定贡献。

  “三天不见一座山,一星期起来一栋楼”

  人民网: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在您看来,改革开放给深圳这座城市带来了怎样的变化?

  徐霞:我从小在南昌生活,长大后到上海读书,后来到北京当兵。1990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被选为深圳五四青年节晚会的演员,才第一次到了这个连地名都没听说过的城市。

  第一次来深圳演出,一出车站就有人送上一捧玫瑰花。虽然我从小当演员,但收到的都是塑料花、绢花、纸花、蜡烛花等,从没见过这么鲜艳的玫瑰花。当时我就暗自下决心,为了手上的玫瑰花我也要来深圳定居。

  早年深圳速度真是“三天不见一座山,一个星期起来一栋楼”,变化真叫一个快。可以说,深圳是改革开放后,由新中国一手缔造的城市发展奇迹。作为来深建设者之一,我由衷为之感到骄傲和自豪。  

  除了音乐之外,旅行是我最大的爱好。这些年走遍了全世界最好的国家和音乐节。但即便从世界上最进步、最发达的国家飞回深圳的天空,看到地上万家灯火中有一扇属于自己的窗户便热泪盈眶。

  之前虽然北京上海学习工作生活多年,但从来都没有归属感。但是深圳却不一样,即便出生成长的故乡南昌,也比不上深圳在我心中的地位,这可能就是我与这座城市的缘分。我身边许多的朋友也和我一样热爱深圳,并且为自己是深圳人感到自豪。

  “文化是一个城市发展最后的竞争力”

  人民网:您如何看待这些年来深圳的文化发展?深圳应该如何提升自己的文化竞争力?

  徐霞:作为深圳的音乐人,我最大的心愿是看到深圳的文化能在中国占有一席之地。当前粤港澳大湾区国家战略下,深圳的文化也应该在大湾区占领一个制高点。

  文化的发展首先离不开人才。不久前我在深圳市政协会议上发言,一个城市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文化科技的竞争,最终是人才的竞争。

  在北京上海出席文化活动,都能在现场听到看到许多如雷贯耳的名字。但在深圳偶尔能见到一两位大家就是很了不起的事了。所以,文化人才的缺失是目前深圳文化发展最大的短板。

  深圳已经跃入中国最发达城市之列,但只是对深圳经济发展的认可。和北上广相比,我们城市的文化与经济并没有完全同步。一座城市无论经济发展到什么程度,文化才是最后的竞争力。  

  城市文化的繁荣的参照物不是电影院娱乐场所,深圳至今也很难看到一场像样的歌剧。不少深圳乐迷看歌剧还要飞去北京上海、或者就近去香港、广州甚至澳门。2016年我在深圳大剧院担任艺术总监时期参与主创排演了一场清唱剧版的《江姐》,因为我们的剧场条件所限,至今还没有达到演出世界名剧的条件。  

  不久前深圳已开始组建深圳市歌剧舞剧院,深圳歌剧院也已经立项准备建设,这是深圳音乐的大喜事。音乐厅、歌剧院、博物馆、美术馆是城市文化高度的标志。期待未来深圳能够真正成为彰显文化高度、体现自身城市精神品格的城市。

(责编:陈育柱、王星)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