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红楼梦》细节的芳香

2018年07月06日15:12  来源:光明日报
 
原标题:细节的芳香

  西方经典说,文学是一朵金蔷薇,由无数的金子碎屑合成。

  《红楼梦》无疑是中国文学的“金蔷薇”,而细节正是形成金蔷薇的那些碎金屑。它庞大丰富的内容,都是通过细节来表达的。

  当一个人要告诉另一个人:《红楼梦》这书好在哪里,为什么会百读不厌,书里的人物如何使人感动,作者的意图怎样含蓄、巧妙地传达……就要带着那另一个人去领略细节,回味对话,感受心灵的悸动。

  就像一座大观园,须要开门后一处处走来,一亭一院进去,一草一木赏过,才能知道这园子如何精美,如何曲径通幽。

  没有得到细节的滋润,就闻不到名著的芳香。

  乞红梅 悯妙玉

  妙玉是一位佳人型的女尼。

  第五十回《暖香坞雅制春灯谜 芦雪庵争联即景诗》,冬天赏雪,因宝玉联句落第,李纨罚他去栊翠庵向妙玉讨一枝红梅。“宝玉忙吃一杯,冒雪而去。李纨命人好好跟着。黛玉忙拦说:‘不必,有了人反不得了。’李纨点头说:‘是。’”可见妙玉对宝玉“独厚”之意,众人尽自会意。然而中间并无多少铺垫。某日那妙玉在惜春处下棋,见宝公子来,便红了脸。只写到此为止。

  《红楼梦》书中人物的可爱之处就在于:能“容情”。大观园中的小姐们芳心剔透,无所不觉,但恻隐暗怀。能不点破时,尽量不点破。即使李纨说妙玉“为人可厌”,却也没有嘲笑她“对宝玉独厚”这一点。黛玉的话中也含有关爱。这其实是中国古人的一种做人原则,也是美学法则。所谓温柔敦厚,温文尔雅者,自《诗经》始。眼睛干净,见“有”若“无”,乃真佳人。

  这与袭人那种“无”中看“有”,无中生有,并用一些无凭据的话去进谗于王夫人的品性相悖,故袭人不能算佳人。

  贾家仆人介绍妙玉时,说她“祖上也是读书仕宦之家”“文墨也极通……模样又极好”。昨天的妙玉曾是今日的众千金,而明天的她们又焉知不会成为另一个妙玉呢?惜春后来的命运果然如此。所以,众人对妙玉,多有惺惺相惜之意。

  书中没有描写大雪满山时,宝二爷与妙玉二人,在雪中摘梅相赠时如何相对的情形。想那妙玉见宝玉来讨梅花,必是亲到梅树下选择。一番交往,是为奇缘。但见一会儿,宝玉便擎了一枝极丰美的梅枝归来。这边李纨已经准备了美女耸肩瓶,贮了水准备插梅。接下来,宝玉所作红梅诗,则句句是对妙玉孤身清冷的赞美与怜惜:“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

  那观音菩萨的杨枝露,不排除有男女云雨甘露的意思。而对于这些,妙玉已经无可求。独居于广寒宫内的嫦娥,才是妙玉的写照。嫦娥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一个美丽超凡、寂寞无边的形象。宝玉用此典表现了对妙玉命运的理解。

  事隔经年,宝玉过生日时,意外地接到妙玉祝贺的帖子:“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他心中暗自称奇,颇有受宠若惊之感。记住别人的生日,送来祝贺,对于俗人尚且是一种亲近之举;而对于一个庵中的出家女尼,则更有芳心独诉之嫌。何况这被贺者又是一个满园春色的年少貌俊的公子哥儿。怡红院中花团锦簇的生日宴,妙玉去不了。只能是在她那山高月小的栊翠庵修行房中,写下这言犹未尽的帖子。

  宝玉对这一张突兀的帖子,会采取什么举动?万一在姐妹们中被随意取笑,遇上口角尖刻的,不免要受些嘲弄,亦无人保护,岂不是自讨无趣?但妙玉还是投了这张帖子。在寂寞的青灯古佛下,她已将宝玉引以为知音。也许在雪里赠梅时,二人曾有过面对面的私下交流?不过宝玉的性灵,还在于他有着不必口舌相告、自然便能意会青年女性的万般细腻。投帖与赠梅,成为妙玉清寂人生中的一段插曲、一个点缀。

  宝玉请教于曾与妙玉作邻的岫烟,她引出了妙玉所喜爱的诗句:“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借岫烟之口,讲出妙玉崇尚庄子,率性而为、不随俗的天性。宝玉遂以“槛内人”之名回帖。以“槛”为界,表达出双方那种欲近却远的心情。宝玉的爱护谨慎,表现了曹雪芹对于妙玉处境的深切理解和同情。册子上说她是“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这段判词不应看作是对妙玉的讽刺,而是对她这种边缘处境、迷惘情怀的担心牵挂。而除了能够替妙玉冲洗一下被刘姥姥弄脏的地面,宝玉实际上不能为她做得更多。

  现代社会心理学认为,人皆有“气息之别”,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是一种文化气息,难以消除。妙玉曾经主动邀请黛玉宝钗品茶。中秋月夜,湘云与黛玉联诗时,妙玉从山石后转出来喝彩,请两人到庵中烹茶续句,表现出她那“求其友声”的愿望。我们看待妙玉应该如正常青春少女。其受压抑尤深,何必责备求全?判词末二句说妙玉:“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妙玉既依托权门,贾府败落,千金们落花飘泥,为娼尚且有之,何况一妙尼?后四十回写到妙玉被强盗轻薄一节,实在令人不忍。

(责编:陈育柱、王星)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