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到荼蘼花事了” 荼蘼身份却未了

2018年08月08日17:24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开到荼蘼花事了” 荼蘼身份却未了

  潘琳《酴醾春去图》

  宋高宗草书黄庭坚《戏答王观复酴醾菊》 “谁将陶令黄金菊,幻作酴醾白玉花。小草真成有风味,东园添我老生涯”

  冯超然(号滌舸)《酴醾春梦》

  荼蘼是一种充满神秘色彩的传统名花。它曾经在宋代辉煌一时,位居花中“一品”。但在宋以后,又突然沉寂下来。由于古籍对它的记载比较模糊,至今人们仍对它的真实身份争论不休。

  荼蘼,令人有伤春之感

  名花榜上,有两种花最为神秘,一种是琼花,另一种是荼蘼。它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在宋代突然声名鹊起,其风头之盛甚至盖过牡丹和兰花。但在元明以后,又突然从名花的行列中淡出,且渐行渐远,以至于其真面目也变得模糊不清,至今人们对它们的真实身份仍争论不休。

  此前,本专栏已梳理过琼花扑朔迷离的历史。现在,再来探索一下荼蘼花之谜。

  很多人第一次与荼蘼相遇,是在《红楼梦》。《红楼梦》第六十三回,写宝玉与群芳开夜宴,摇骰子抽花名签喝酒玩耍。结果麝月掣出一根上面画着荼蘼花的签子,题着“韶华胜极”四字,下面又写着一句旧诗:“开到荼蘼花事了。”注云:“在席各饮三杯送春。”麝月不解其意,问怎么讲,“宝玉愁眉忙将签藏了说:‘咱们且喝酒。’”

  “开到荼蘼花事了”这句诗,出自宋代诗人王淇的《春暮游小园》,全诗如下:“一丛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开到荼蘼花事了,丝丝天棘出莓墙。”梅花凋谢,海棠花开,等到荼蘼花开时,一春的花事已告终结,惟有丝丝天棘(天门冬)又长出于莓墙之上了。《红楼梦》借花喻人,用“开到荼蘼花事了”隐喻麝月的命运。她就像荼蘼花一样,等到晴雯已死,袭人出嫁,自己登场时,却是春华已逝,宝玉出家了。而“韶华胜极”的题词所蕴含的寓意更加明显,凡事盛极而衰,如果到了“胜极”的光景,就离衰败不远了。宝玉当然明白此意,难怪见到此签时立马就“愁眉”了。

  在宋代诗人中,王淇不算出名,史书对他的记载也极少。如果不是《千家诗》收录了他的两首小诗,恐怕后人连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笔下的荼蘼,令人有伤春之感,《红楼梦》将他的诗句与书中人物的命运结合在一起,更令人黯然神伤。这不由得使很多爱花者对荼蘼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然而,当我们查阅它的历史时,就会发现,它又是一种很神秘的花。

(责编:陈育柱、王星)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