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罗湖:社区治理从“独唱”到“大合唱”

2018年08月15日10:42  来源:人民网-深圳频道
 

  人民网深圳8月15日电(吕绍刚、王星、朱唯信)社区老旧基础设施更新,居民意见如何统一?住户空调长期滴水,整改项目经费由谁买单?跳广场舞健身无可厚非,但噪音扰民又该如何解决?

  近日,深圳罗湖“双周发布”迎来“社区治理”专场。罗湖区民政局局长杨文秀通过该区社区治理的6个经典案例,梳理了罗湖社区治理从“独唱”到“大合唱”的模式转变。

  罗湖是深圳的“老区”,2004年推行“居站分设”以来,随着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社区工作站日益庞大、居委会边缘化严重、各类组织权责不清、社会组织成长空间狭窄等问题,也愈发凸显。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杨文秀表示,在为社区减负明责、实现社区多元化治理的过程中,依然存在许多较为普遍的问题。“社区的事情剪不断,理还乱,但在实际工作中我们只能把剪不断的剪断,把乱的理顺。”

  近年来,罗湖区以问题为导向,通过“纵向”改革三级治理体制(社区治理体制改革、街道“大部制”改革、职能部门“大科室”改革),释放自治空间,“横向”建设两大参与机制(依托居民议事会构建多元“共议”机制,借助民生微实事打造社区“联动”机制),构筑社会协同体系,实现了社区治理从“独唱”到“大合唱”的共建共治共享新模式。

  “‘独唱’就是工作站一家独大,不堪重负,‘合唱’就是调动起社区各类主体和居民的积极性,让大家主动并深入参与进来。”杨文秀表示,2012年,罗湖区在黄贝街道文化社区开启居民自治试点,在“东益汽车广场污染”等冲突事件中,引入“罗伯特议事规则”,彻底解决维稳顽疾,由此形成的“罗湖十条”,也成为该区社区“共议”的“诉讼法”。

  杨文秀介绍,“共议”机制其实就是赋制、赋能、赋权。该机制规定议事成员选举程序、构成比例等,让居民能够参与到社会治理中来,从而实现共建共治共享。

  新秀社区是罗湖有名的老社区。该社区广场,绿树成荫、枝繁叶茂,是许多市民休闲纳凉的好去处。过去,一到晚上,十多支广场舞队伍“争抢地盘”,音乐喇叭声此起彼伏,噪音严重扰民。

  为此,新秀社区居民通过召开居民议事会“扩大会议”,议事会代表、广场舞队代表、周边居民代表与会,其他社区的居民也前来旁听。会后,广场舞大妈们自费为广场加装显示实时分贝的LED屏幕,并签订“广场文化公约”,困扰社区多年的“广场舞噪音”纠纷得到根治。

  数据显示,从2015年以来,10个街道112个社会居民议事会共召开议事会2241场,审议各类社区事务4834项,涉及金额达到3.2亿元,居民对自己的身边事逐渐有了决策的权力。

  “如今居民的自治能力已经可以解决周围身边的很多事情。而政府可以聚焦于为社会营造良好的法治环境和生活环境。”杨文秀说,下一步,罗湖在社区治理上将继续深耕细作、持续发力,加快形成社区治理“人人参与,人人可参与,人人会参与,人人善参与”的社会治理局面。 

(责编:陈育柱、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