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钢琴教育家但昭义:把余热献给新生代钢琴教师

2018年10月11日08:33  来源:深圳商报
 
原标题:把余热献给新生代钢琴教师

著名钢琴教育家但昭义。

2007年9月,古静丹、潘林子参加第八届格里格国际钢琴比赛获双钢琴组第一名及肖邦作品、茵方特作品两项特别奖。图为但昭义、古静丹、潘林子与评委主席埃纳合影。

2006年3月,薛啸秋参加塞黑第三届伊西多拜吉国际钢琴比赛获青年组第一名。

  著名钢琴教育家但昭义为深圳培养了李云迪、陈萨、张昊辰等闻名世界的青年钢琴家,在深圳倡导创办了国际上稀有的与交响乐团合作的中国深圳国际钢琴协奏曲比赛,把一生的精力与心血都放在了钢琴教育上。日前在深圳艺术学校接受记者采访时,但昭义教授表示,他近两年已经把工作重心转移到培养钢琴教师上,为加强深圳师资队伍建设添一份力。

  为琴童学琴的目的而忧虑

  中国音乐家协会在2016年就曾透露,中国有3000多万儿童在学习钢琴,而且每年进入音乐学院学习的学生多达20万人。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学习钢琴似乎成了许多儿童的必修课。“但我们的教师队伍远远不能满足这股来势迅猛的热潮。”但昭义教授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甚至传言上海音乐学院烧锅炉的也来教钢琴。那些年,确实声乐的、民乐的、作曲的都来教钢琴,这是事实。”

  2000年以来,李云迪、陈萨、郎朗的成名让中国儿童学琴需求井喷,但昭义教授却认为,现在学琴的孩子、家长有各式各样的目的,多数都为了考一个高级别的证书,而真正以提高艺术修养为目的却少之又少。“这是我忧虑的根源。”但昭义告诉记者,“美国教育科学院做过一个‘你认为什么知识最有用’的问卷调查,有5万多个本科毕业生参加,毕业5年的认为基本技能最有用,10年的认为是基本原理,15年的认为是人际关系,15年以上的回答是艺术。”

  “在我们的人生当中,只有逐渐走向成熟才意识到艺术教育的作用。”但昭义教授指出,“从这一点来看,中国的钢琴教育存在着大面积的功利性的学习,或者说盲目性,很多老师也不懂得去矫正。”但昭义认为,弹钢琴的记忆性很强,学会弹一首曲子,却没有回到音乐本身的表达,音乐没有在内心成为一种热爱,那么就不可能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没有留在心中,那就是白学了。”

  音乐的社会功能是强大的,它看不到、摸不着,却和人的心灵最接近。“音乐能成为国际通用语言,其根本点就是人类的情感。音乐对人发挥作用,才能成为一种素养,滋养人的心灵。”但昭义说,“钢琴老师首先应该认识到这一点,具有这种思想和情怀。这个工作确实是非常艰巨的,面很广,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责编:夏凡、王星)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