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利摩利末丽都是茉莉

2018年10月11日09:57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末利 摩利 末丽 都是茉莉

  花开满城 女仔夜市卖茉莉 一支叫价一文钱

  我们以前说过,素馨是属于黎明的花朵,天还没亮,女孩子们就得提着篮子去摘花了,倘若下田晚了,太阳一出来,素馨花被照蔫了,就算运到城门口的花市,也卖不起价了。

  与素馨相反,茉莉最适宜在晴朗的下午和傍晚采摘。在广州,茉莉从初夏一直开到晚秋,家里有花田的女孩子们几乎要忙上半年。每天日头偏西的时候,村里的女孩子就提着竹篓,三三两两下田摘花了。茉莉花一摘下来,必须及时送到码头运走,迟了也会不值钱。

  收购茉莉花的,除了来自各地的花贩,还有茶商。据史料记载,早在宋朝,人们就开始用茉莉花焙茶了。当时人们焙茶,喜欢用半开半放的茉莉花,因为此时香气最足。故而若是把花卖给茶商,采摘时就更要细心了。

  宋代的瓷器最为讲究,广州的西村窑就以生产精美的外销瓷而闻名。焙茶的时候,古人会找来精美的瓷罐,里边一层茶,一层茉莉花,密密匝匝放满,封住口,然后把瓷罐放在水中,文火煮沸,取出放凉后,再在火上烘烤。茉莉花的香气弥漫在茶叶内,研磨成粉,就是上好的茉莉抹茶。

  这样的抹茶,不仅广州城里的人爱喝,全国各地的粉丝也数不胜数。不过,由于茉莉不耐寒,在广州,它们可以在篱笆下、田野里开花累累,到了北方,就只能屈身于花盆之中,无法大面积栽种,故而在广州,平民百姓都可享用的“茉莉香片茶”,到了北方,就只能由有钱人享用了。

  在岭南,茉莉确是名副其实的平民花,在平民味最浓的夜市上,也少不了它的身影。我可要提醒你注意了,这里说的夜市,不是今天的大排档,而是千年前的热闹市井图。

  晚唐年间,一位名叫刘恂的文人南下担任广州司马。他在为官之余,写下了《岭表录异》一书,细说见闻。在刘恂的笔下,设在大市场内的夜市灯笼高悬,酒肆饭店一字排开,且许多酒肆门口都有“女士两两招呼”,在中原文人刘恂的眼里,这样的景象闻所未闻,可的确又很吸引人,难怪曾到广州一游的另一位晚唐才子——张籍对此夜恋恋不舍,还写下了“蛮声喧夜市,海色浸潮台”的诗句,以作留念。

  在广州一千多年前的夜市上,引人注目的并不只是女招待,卖花姑娘也是一道风景。这些女孩子们别出心裁,用彩线穿起茉莉花瓣,成串成串卖。据另一部唐代岭南笔记《北户录》记载,一串茉莉花的价格,不过一文钱,再穷的人也买得起。所以说,岭南女子头上簪花的习俗,一直从秦汉延续到明清,一方面是出于爱美的天性,另一方面,也实在是因为身处花城,鲜花价格够平,个个支付得起。

(责编:陈育柱、王星)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