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时代常采食的野菜有哪些

2018年10月12日14:49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读懂诗经楚辞 从认识一朵花开始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蒹葭”指什么?“隰有苌楚,猗傩其实”的“苌楚”竟然是奇异果?在《莺飞草长、杂树生花:唐诗植物图鉴》《美人如诗、草木如织:诗经植物图鉴》《草木零落,美人迟暮:楚辞植物图鉴》三本植物图鉴中,植物学家潘富俊以独特视角诠释古典文学中的植物世界。

  古典诗歌中的草木,印证人与自然永恒的缠绵,寻求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存。潘富俊使用现代植物学知识,鉴别草木物种,也鉴赏古典诗词之美。

  以花草之名解读古典文学

  想要真正读懂中国古典文学作品,先从认识植物开始。《诗经植物图鉴》精选了诗经138种植物,分成了12大类;《楚辞植物图鉴》中把101种植物细分成了九大类;《唐诗植物图鉴》则选取了唐诗中的77种植物。书中,花草树木与诗词,自然科学与古典文学,因为作者、植物学家潘富俊而又一次相聚,读者通过全彩的图片和清晰的解说,去了解植物的外形,去熟悉植物的习性,去读懂植物的个性,才有可能接收到千年之前诗人们寄予其中的情感。

  对于《诗经》,我们知道它是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却忽略了它也是诗人们赠予植物的一场盛大命名式。诗人们通过给植物命名,借以寄托情感,咏叹生活;对于《楚辞》,我们知道屈原以香木、香草比喻忠贞、贤良,以恶木、恶草数落奸佞小人,却无法将诗歌中的植物完全与现实生活中的一一对应,潘富俊帮助我们寻找起来;唐诗,我们知道它产量之丰富,境界技术之纯熟,而在那些传唱千古的诗句中,诗人们用花草树木传达着自己幽微曲折的心事。

  “或许有人说三千年前的野花乱草是死知识,但千年时空在演化史上也不过一瞬,它们不止跃然文学舞台,更泼辣地存活在今天的山边水涯。不过,当读者发现《小雅·采薇》中的‘薇’不是蔷薇而是野豌豆花,《召南·采苹》中的‘苹’不是苹果而是田字草,《谷风·采菲》的‘菲’竟是大白萝卜时,还是有必要先做些心理建设,别抱怨现实磨损了诗意。”

(责编:陈育柱、王星)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