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改革印记”大型融媒体系列报道

深圳罗湖口岸:打开“南大门” 见证大开放

吕绍刚 王星 夏凡

2019年01月10日08:08  来源:人民网-深圳频道
 

  [编者按]

  岁月不惑,春秋正隆。改革开放40年来,党带领全国人民爬坡过坎、攻坚克难,以锐意创新的勇气、敢为人先的锐气、蓬勃向上的朝气,谱写了一曲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丽凯歌,描绘出一幅波澜壮阔的改革画卷。风雨四十年,改革在路上。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人民网策划推出“40年·改革印记”系列报道,用记者的视频、图片、文字,通过人民网、手机人民网、人民网法人微博、微信、人民视频APP等多个端口,为您讲述全国各地、各行业的“改革印记”,在时光的记忆中传递改革开放的磅礴力量,感受日新月异的时代巨变。

深圳罗湖口岸是我国对外交往的重要窗口与纽带。 罗湖边检 供图

  位于广东深圳的罗湖口岸,是我国客流量第二大的旅客出入境陆路口岸。作为联结香港和内地的“第一口岸”,它也是我国对外交往的重要窗口与纽带。

  有人说,中国的改革开放始于深圳,打开改革开放大门的便是罗湖口岸。这个中国的“南大门”亲历了深圳从边陲渔村到国际化大都市的发展奇迹。四十年改革开放,在这里留下了深刻的历史印记。

  从“防”到“放”

  出境越来越易

  1950年,在杂草丛生的深圳河岸边,十几名边检战士用木板搭起了一间简陋的房子,将“广东省公安厅边防局深圳检查站”的牌子挂在了门框上。这就是罗湖口岸最初的样子。

  小木屋的不远处,就是经历百年风雨的罗湖桥。鸦片战争后,随着三个不平等条约的签订,英国强占强租深圳河对岸的香港岛、九龙和新界地区,罗湖桥便成为了“国界”。

  罗湖桥长不足50米,由粗木搭成,桥上铺设铁轨,从广州往返香港红磡的火车由此经过。新中国成立后,桥面正中间用“铁马”隔开,两头分别由中英军警把守。钱学森、李四光、钱三强、邓稼先、郭永怀等爱国人士都曾经此回国。

  50米距离近在咫尺,但受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内外形势影响,一般人要去河对岸的香港看一眼,却不那么容易。当时过关必须做到人人筛查,行李也要件件开包,每日出入仅数百人。

  “改革开放前,我们边防检查以‘防’为主;如今,变为以‘放’为主。”陈滨退休前曾是深圳边检总站副巡视员,在他看来,改革开放后,罗湖口岸才开始真正热闹起来。

  1984年,现任深圳湾边检站四队党总支部副书记的唐祥贵来到罗湖口岸工作时,破旧的小木屋已经改建成两层水泥房。由于入境人数多、验放速度慢,一楼的验放大厅总是黑压压一片人,挤得像沙丁鱼罐头。唐祥贵和同事们坐在木制的卡位上,在旅客的出入境证件上盖下一个又一个印章。“当时的印章是铁做的,大厅里尽是盖章声,噼里啪啦的,像放鞭炮一样。”

  一开始,港人返乡必须填写“回乡介绍书”,后来改为使用“回乡证”,外国人则要填写一式三联的“入境卡”。在没有智能设备的年代,所有的查验都靠人工完成。回乡证厚厚一本,记录繁多,信息需要逐项核对,验放过程平均需要一个半到两个小时。“碰上中秋节、春节,我们得从深夜三点开关,才能满足人们通关的需求。”唐祥贵说。

  1986年,罗湖口岸新联检大楼启用。这座建筑主楼高12层,红白的墙、橙黄的瓦,将口岸、火车站、汽车站、广场等连为一体。2005年起,深圳边检总站启用自行研发的“旅客自助查验系统”,不仅大幅提高旅客通关效率,还节约场地和警力。同时,深圳边检总站全力打造文明窗口,出入境人员对该站的服务满意度一直保持在97%以上。罗湖口岸日均通关旅客人数,也从上世纪80年代初的1.5万人次,上升到今天的23万人次。

  “我很多年没有回来了。以前一踏上罗湖桥,两旁都是战士,一脸严肃,让人紧张;现在口岸的民警们脸上笑容满满,很亲切,让我真切感受到回家的感觉。”一名美籍华人旅客曾这样对深圳边检工作人员说。

点击进入专题

(责编:陈育柱、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