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春天》豆瓣收获8.9分 非专业导演陆庆屹背后的专业性

2019年01月10日10:32  来源:深圳商报
 
原标题:《四个春天》业余背后的专业性

  杨 青

  近日,业余导演陆庆屹对着自己父母和家庭拍了4个年头的纪录片《四个春天》上映,口碑爆棚,在豆瓣收获了8.9分。很多报道过分强调奇迹,夸大导演的业余性,花钱少,却忽略了它从故事到结构以至于技术背后无数的专业付出。

  需要提醒的是,虽然在贵州独山村里生活,但陆庆屹的父母并不是普通人,父亲是一个中学物理老师,还是一个文艺发烧友,锯琴、二胡、箫、笛子、小提琴,几乎样样精通,还养花、养鱼、种蜡梅、熏腊肉,观察燕子、养蜜蜂,他是摄像爱好者,拍摄完还在电脑上自己剪辑好。这样的兴趣爱好和文艺能力,就算放在一线大城市,也在平均水准之上,遑论在小山村。母亲是远近知名的歌王,流行歌、山曲张口就来,边唱边舞。

  这两个文艺父母让这部纪录片的观赏性大大提升,把流水账似的日常生活拔高了几个调子,所谓的诗意都蕴藏在其中。就像姨妈来串门时唱的“人无艺术身不贵,不会娱乐是蠢材。”这几乎可以作为纪录片点睛的题目。

  所有的日常生活都值得记录,但只有有艺术价值的日常生活才有走进电影院的机会。换句话说,所有父母的生活都值得子女记录,但记录下来能像《四个春天》这样一路获得幕后制作和各种加持走进影院的,为数甚少。

  该片让许多人泪目的一个环节就是姐姐身患肺癌离世,第三年的春天成了一个悲伤的季节。对家人来说是生离死别的悲痛,对影片来说却意外有了起伏转折,不着痕迹把生死宏大命题嵌入了日常生活。所幸纪录者相当克制,姐姐突然死亡让父母的诗意生活蒙上了一层灰尘,他们几乎丧失了一年的歌声和乐声,却让我们意外地窥到该乡的丧歌和礼仪。用剧情片来衡量,这个突发事件也让这个故事的结构饱满起来。

  陆庆屹的父母有把寻常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能力,对三个孩子的爱和包容,以及他们承受和化解生活苦难的能力,都会唤起我们对日常生活的敬意,对父母生活方式的了解和关照。不管我们生活在哪里,都可以学习和拥有这样的能力。

  许多宣传强调陆屹庆的非专业、花钱少,但我看了他的专访,听了他讲述这部纪录片从毛坯到上映有无数专业人员付出努力,强调要尊重专业、相信专业,不是所有的业余导演拿着部摄像机对着自己的父母就可以拍出一部进影院的纪录片,也不是所有随便拍的纪录片都可以到达进影院的水准。不要忽略被掩盖在家常性后的特殊性,要强调专业,不要夸大业余,这样才有益于行业的进步发展。

(责编:陈育柱、王星)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