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国平出任深圳坪山图书馆首任馆长

2019年01月15日14:43  来源:深圳商报
 
原标题:今天我的身份是坪山图书馆馆长

 

▲坪山图书馆首任馆长周国平

  2019年开年后,深圳坪山区的第一期“书话坪山”活动,迎来了中国当代知名学者、作家、哲学研究者,也是坪山图书馆首任馆长周国平。周国平以一场“尼采,一位另类又伟大的哲学家”的主题演讲,引起了社会各界巨大的反响。

  讲座结束后,本报记者专访了周国平,近距离感受到周国平的儒雅、睿智和幽默。他向记者表示:“今天,我唯一的身份就是坪山图书馆馆长。”

  图书馆造就了今天的我

  记者:您第一次在坪山做讲座,感觉怎么样?

  周国平:第一次在坪山开讲座,现场气场非常好。大家对我所讲的内容感兴趣,从现场读者的眼中都可以看到,非常有共鸣。这对于讲者也是一种振奋。深圳是一个爱文化的城市,喜欢读书的人很多,我可以从大家的眼神中看到专注,感受到大家的情绪很饱满,这是非常可贵的。

  记者:您出任坪山图书馆首任馆长的消息一出来,确实让大家有些意外。谈谈您为什么会接受这个职位?

  周国平:出任坪山图书馆馆长这件事对我来说是个“很意外的事儿”,一开始我心里有些打鼓,我没有做过官,我能做好这件事吗?对于我这个年纪来说,时间是很宝贵的,我要珍惜每一段时光。其实我给自己安排了很多写作计划。但是当我来到坪山时,我确实被一种状态打动了,如果问我现在心目中的坪山是什么样的,我想说“生机勃勃、前途无量”。坪山区又是深圳最年轻的行政区之一,我深深地感到了这里的活力,很高兴接受这个职务,我认为和一群有活力、有思想的人在一起共事,是件非常愉快的事情。坪山图书馆是一个新馆,建好一个新馆,既是挑战,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一张白纸上可以画出最美的图画,坪山图书馆有很多可能性,可以做很多事。

  另外一个原因是我对图书馆的情感很深。我人生的成长离不开图书馆,图书馆造就了今天的我。我甚至认为,能在图书馆工作,对我来说再也找不到比这个更好的职业了,伴随着这么多大师的著作,与人类的文化宝库距离如此之近,人生已无其他要求了。我接受这个职务,也是报答图书馆给我的恩情。我希望通过我能给更多人带去图书馆的营养。

  好书一本都不漏

  坏书一本都不进

  记者:“读经典”,这是您一贯的读书主张,您对坪山图书馆的构想是什么?

  周国平:其实单靠自己的力量选择书籍是很难的事情,全国每年出几十万种图书,一般人选书的方式来自媒体,来自各种排行榜、畅销榜,当然这是一个窗口,是可以参考的。

  但我读书的体会,或者说这辈子受益最多的是来自经典著作。经典著作是经过了时间检验,是一代又一代会读书的人帮你选出来的,这个是可靠的。

  一辈子时间有限,何不在经典里选择要读的书呢?经典,不光是当代人口碑最好的,或者媒体口碑最好的,而是公认的名著。你想想,那些最伟大的、最聪明的脑袋里想出来的东西,如果你都不知道,那岂不是很可惜。

  坪山图书馆藏书量要达到一定的量级。同时我比较讲究图书的品质,坏书一本都不能进。我所说的“坏书”就是垃圾书,没有内容、没有营养。像现在所谓的一些励志书,都是最不成功的人写的,我很了解这些书怎么来的,伪成功学。所以我对坪山图书馆的构想是,“好书一本都不漏,坏书一本都不进”。

  面对盗版我不愤怒

  记者:技术的发展让阅读的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您觉得图书馆该怎样应对新技术的冲击?

  周国平:图书馆也有电子书。我是个老派的人,我习惯拿着书翻。我的孩子则是习惯拿着阅读器看三国、读水浒。这个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内容。

  其实读书的最高境界就是“消遣”。读好书、读经典,能够读成消遣,让自己感到愉快、轻松,这是最好的境界。读经典不是那种一本正经、很严肃的,那样读书是还没有入门。读最伟大的书,真正读进去了,那是对读书真喜欢了,那时候读书就是享受,就是消遣。

  记者:现在还会有什么事儿会让你感到愤怒?比如盗版?

  周国平:我有些书的盗版销量远远超出正版,我给我们朋友布置了任务,你们买到一本盗版书,我给你换两本正版书。想一下,搜集的盗版书做个小展览,其实也是一件很好玩的事儿。(记者 潘咏/文 通讯员 刘锦城/图)

(责编:陈育柱、王星)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