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获奖片能否叫好又叫座?

2019年03月22日09:08  来源:深圳特区报
 
原标题:这一次,获奖片能否叫好又叫座?

《波西米亚狂想曲》和《地久天长》今日上映。

  3月1日《绿皮书》,3月22日《波西米亚狂想曲》《地久天长》——2月柏林国际电影节、奥斯卡颁奖礼落幕后,3月旋即进入了获奖影片上映期。然而,内地影市一直备受“获奖电影魔咒”困扰,好电影不一定有好票房,甚至敌不过一些粗制滥造的“垃圾电影”。此番,奥斯卡影片、银熊影片密集上映,能否打破魔咒,让我们拭目以待。

  “叫好不叫座魔咒”原因何在

  一直以来,在内地电影市场,叫好不叫座的魔咒都深深困扰着获奖影片。同样是这个季节,去年,第90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水形物语》内地上映,仅收入1亿票房。实际上,入围第90届奥斯卡(2018年2月颁奖)各个奖项的电影,有五部都被引进了,分别是《水形物语》《三块广告牌》《敦刻尔克》《至暗时刻》和《金钱世界》,但票房都不理想,《敦刻尔克》是诺兰引进到国内的电影中票房最糟糕的一部,为3.4亿元;《三块广告牌》只在艺术联盟旗下的400家影院上映,上映五天票房不到2000万元。

  究其原因,得奖影片受影片类型制约。获奖片多以文艺片为主,而商业大片显然能卖得更好,这也是中国电影市场的常态。如果不是特效、动作大片,剧情抓人、人物命运跌宕起伏的电影同样会有不错的成绩,比如2009年《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也拿到5400万元票房。影评人孤烟说:“剩下的故事性不强又是以西方文化为主的电影,很难得到中国观众在鉴赏水平和价值观上的认同,自然也就卖不到高票房。这也正是为什么《为奴十二载》《鸟人》《聚焦》等电影完全没有片商引进的原因。”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当下中国主流观影人群是90后,这波在互联网文化中长大的一代,其审美口味往往与电影节、电影奖评委的口味相去甚远。“奥斯卡被称为‘老白男’的审美,也就是老年、白人、男性,肯定跟年轻人的想法有出入。”影评人安梦说。

  今年获奖片有望扬眉吐气

  不过,《绿皮书》《波西米亚狂想曲》《地久天长》的良好走势可以看出,好故事不仅可以跨越国界,也可以跨越年龄。

  北京时间2月25日拿下奥斯卡小金人之后,奥斯卡最佳影片《绿皮书》就火速宣布定档3月1日国内上映。到3月21日,《绿皮书》已斩获4.32亿票房。

  与此同时,3月22日同一天上映的《波西米亚狂想曲》《地久天长》也展开了声势浩大的路演、点映,收获鲜花与掌声的同时也积累了人气。截至3月21日下午,《波西米亚狂想曲》预售已取得250万票房,《地久天长》拿下了443万。如此成绩,对获奖电影而言已是一个不错的开局。

  从3月1日到3月22日,《绿皮书》的票房虽然没有跳跃式增长,却是一路缓慢推进。随着口碑的不断发酵,电影长线看涨。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绿皮书》已经成为了史上在中国票房最高的奥斯卡最佳影片。而《波西米亚狂想曲》和《地久天长》,一个是皇后乐队的人物传记电影,一个是讲述中国社会变迁的生活片,都是走“情怀”路线的高质量电影,对观众有一定要求。

  《绿皮书》打头阵,《波西米亚狂想曲》和《地久天长》紧随其后,得奖电影的票房春天是否要来临了呢?对此,深圳万象影城工作人员小彭表示,得奖电影之所以无法跟爆米花电影对抗,是因为得奖片是“专家审美”“精英趣味”,而普通观众需要的是休闲娱乐和放松。“所以一提起获奖影片,普通观众往往感觉到的是距离,而不是亲切。”小彭说:“但是 《绿皮书》讲友情,《波西米亚狂想曲》讲梦想,《地久天长》讲亲情,这三部电影的故事性都很足,情节桥段也十分走心,只要看了都会被打动。”

  酒香也怕巷子深,宣传营销要精准

  信息爆炸的时代,酒香也怕巷子深,好电影也需要好宣发。今时今日,宣发成本已经占到一部电影投资总额的相当比例。国内的电影公司两极分化比较严重,发行能力强的大制片公司,如万达、博纳、光线,主要做电影投资,自产自销;小的电影公司往往不具备制片能力,靠从国外买片在国内上映赚钱,比较有代表性的是基美影业,早年和法国欧罗巴影业合作,将吕克·贝松的电影引进到国内,赚到钱后,现已经开始参与电影投资。

  《绿皮书》之所以能够取得今日的票房成绩,与其强大的宣发不无关系。早在去年七月,阿里影业就决定参投引进《绿皮书》,并将档期定在了奥斯卡颁奖礼后的第一个周末。距离影片国内上映还有大半年,而《绿皮书》也奔走在各大国际电影节中,每一个时间节点,都需要宣发团队牢牢把握。从引进到定档,从点映到上映,《绿皮书》背后的营销仿佛“看透了一切”:定档快、定位准、执行狠,这才有了《绿皮书》的成功“出圈”。

  《波西米亚狂想曲》选择了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它的宣传策略主打情怀牌,皇后乐队的歌曲流传广泛,有的歌在中国也算耳熟能详。而《地久天长》的宣发团队则是大名鼎鼎的博纳。在宣传策略上,博纳吸取了《宝贝儿》《地球最好的夜晚》的教训,没有给电影批上商业外衣。《地球最后的夜晚》“一吻跨年”的营销堪称现象级,但事实上,大量“抖音青年”的入场,他们最终报复性的差评,对于电影的伤害极大。《地久天长》的宣传定位一直是从电影本身出发,讲感情讲变迁。观众审美水平的提升永远都是螺旋式上升,市场需要时间,《地久天长》选择了顺势而为,静静等待。(记者 刘莎莎)

(责编:陈育柱、王星)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