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贷”团伙最终把自己“套”进警局

2019年05月11日09:14  来源:深圳特区报
 
原标题:“套路贷”团伙最终把自己“套”进警局

  一个行事隐秘的“公司”藏身城中村门口的写字楼内,专事放贷、刷卡套现业务。他们不满足于一般走偏门的节奏,于是把城中村里一个智力障碍男子当作“提款机”。从设局给该男子制造借2000元的机会为开端,仅仅3个月时间就从受害人身上搜刮了150多万元;不仅如此,这伙人还到法院对受害人提起4宗诉讼主张“债务”标的共22万元。

  经过3个月的细致梳理和持续跟踪,警方于3月中旬开始收网,4月13日团伙最后一名嫌疑人从柬埔寨入境时被擒获。日前,这个“套路贷”团伙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呈送检方等待批捕。

  模糊的报警

  银行异动,牵出“套路贷”团伙

  去年11月25日,在泥岗村做生意的陈老板匆匆带着儿子到清水河派出所报案,父子俩唯一能说清楚的,就是陈老板持有的儿子名下一张银行卡被别人从提款机取走了2500元。

  原来,受害人陈某瀚自幼存在认知障碍,尽管已经30岁,智商却只有66分,对于钱、借贷没有概念。而就是这一点,被别有用心之人盯上了。去年夏天,曾在城中村里做力工送米送油的詹某清突然跟受害人热络起来,甚至喊上受害人一起去KTV唱歌。7月10日,詹某清以喊受害人去K歌的办法,制造受害人没钱付账需要借款的状况。然后詹某清介绍他找蔡某借。

  蔡某答应借给受害人2000元,不过受害人只收到1700元,剩下的300元被蔡某扣作“手续费”。蔡某跟他约定每天利息是30元。从此,“套路贷”团伙如撬开“提款机”一般,变着法不断从受害人身上弄钱。

  起先这伙人是按照“套路贷”通常手段,提高利息、以“手续费”“跑腿费”“中介费”为名收钱,到后来干脆哄骗受害人自助补办身份证,办信用卡足限额透支、办贷款全部提现来弄钱,给受害人留下巨额银行债务。这伙人或诱惑、或逼迫、或巧立名目前后设了15个套,仅仅3个月就从受害人那里侵占总金额高达150多万元。

  当这伙人为裹挟受害人前往银行办30万元贷款,补办了其盐田房产还贷所用的银行卡后,忍不住取出了2500元现金。这个账户绑定了受害人父亲电话短信通知业务,因而引起了警惕。由此,揭开了詹某清一伙被受害人父亲和警方共同追击的序幕。

  立案侦查

  从支离破碎的银行数据,还原百万元侵财大案

  当受害人被父亲带着前来报案时,他只能用家乡话跟其父亲沟通,用普通话表达就会出现障碍;而且他对钱没有什么概念,无法说清楚钱进钱出的过程。为确保报案人一家能够准确完整说清楚事情,民警请其父亲找一个宽松的环境与受害人耐心沟通,厘清事情基本脉络。

  罗湖警方在掌握这个团伙直接侵害受害人150多万元、通过诉讼实施侵害22万元未遂的基本线索后,于去年12月25日正式立案,同时协调盐田法院中止上述民事诉讼。

  经深入侦查,警方最终确认,案件涉及一家位于鸿颖大厦11楼创鑫丰公司,以及嫌疑人蔡某、詹某清、薛某毅、欧某锋、石某锋、张某杰等。

  由于受害人父亲找过詹某清惊动了这一伙人,当警方介入时他们已作鸟兽散。经过3个月的排查监控,侦查人员掌握这伙人迁到八卦岭庆安航空大厦,改头换面继续从事他们的“事业”。

  多部门联动

  犯罪嫌疑人一个都没漏网

  2019年3月11日,办案民警确认几名主要嫌疑人出现在庆安航空大厦。罗湖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和清水河派出所立即出动16名民警和10名辅警,兵分两路奔赴两地实施抓捕。前往泥岗村的抓捕组在薛某龙自家粮油批发店内将其捕获,又在村管理处将石某锋抓获。前往庆安航空大厦一组,直接将詹某清、薛某毅、张某杰“包了饺子”,之后顺藤摸瓜,将整个犯罪团伙一网打尽。

  据嫌疑人交代,起初他们认为放放贷多收点钱,不会有警察来抓,即便东窗事发顶多算是经济纠纷。为了应对民事起诉,他们把落入自己账户的钱立即转走,或者让受害人直接交给说不清楚的“陌生人”。所以每一次准备让受害人“大出血”时,薛某毅就会安排潘某从福建过来与受害人一同取款。等取到钱后,潘把钱给到薛某毅手上,薛再把钱分下去。对于没有直接分钱的薛某龙和石某锋,詹某清根据“贡献”雨露均沾。

  在侦办此案同时,警方同时破获这伙人实施的另一宗“套路贷”案件,这伙人借给受害人5万元,最终“债务”滚到9万元,他们还连骗带吓将受害人的车辆过户到嫌疑人自己名下。

  目前,清水河派出所民警正在加紧深挖案情,追缴赃款。(记者 田语壮 通讯员 姜飞 罗晓冬)

(责编:王楠、陈育柱)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