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美国禁令 任正非这么说

2019年05月22日08:53  来源:深圳商报
 
原标题:面对美国禁令 华为准备好了

任正非接受中国媒体采访。 华为供图

  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5月21日在深圳华为总部接受了中国媒体两小时的采访,就近期华为遭遇的种种困难,以及芯片、操作系统、研发等热点问题进行了正面回应。任正非表示,美国禁令不会影响华为发展,华为已经准备好了,虽然今年的增速会减慢,但公司不会负增长。

  谈禁令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近期,华为被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列入实体名单,当地时间5月20日,美国商务部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给华为及其合作伙伴90天的临时许可。对此,任正非表示,“90天对我们没有多大的意义,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在采访中,任正非表示“非常感谢美国公司”。他说,这三十年来,美国公司伴随着华为成长,教会了我们怎么去走路。第二,美国大量的零部件、器件厂家,给我们很大的支持。特别是在危机时代,体现了美国企业的正义和良心。“媒体应该要理解,美国企业和我们是共命运的,我们都是市场经济的主体。”

  在回答是否担心未来会发生断供的情况,任正非称,对华为来说不会出现极端断供的情况,“我们已经做好准备了”。华为的量产能力还是很大的,并没有因为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受到多少影响,虽然增长速度会减慢,但不会有想象中的那么慢。

  2018年,华为实现全球销售收入721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5%,净利润59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5.1%。任正非预计,华为一季度销售收入同比增长39%,4月份增长降到25%,今年底还会下降一些,但是不会造成公司负增长,或者对产业发展带来伤害。

  谈备胎

  现在预算分配以“备胎”为主

  日前,华为心声社区转发该公司海思总裁何庭波致员工的一封信。在信中,何庭波称,海思是多年前成立,预计有一天所有美国的先进芯片和技术将不可获得,而华为仍将继续为客户服务。为了这个假设,海思为公司的生存打造了“备胎”。海思成立于2004年,其前身是创建于1991年的华为集成电路设计中心。在海思的产品中,麒麟芯片已广泛用于华为智能手机产品。为了兑现公司对于客户持续服务的承诺,华为将所有曾经打造的备胎,一夜之间全部转“正”,确保公司大部分产品的战略安全和连续供应。

  在过往任正非对外公开的讲话中,总是有很浓的忧患意识,采访中,任正非说“总是挨打,就觉得有危机了”。被问“备胎”计划时,他说,备胎一定有用的,是结合我们的解决方案设计的,直到它能用的时候,才开始投入使用,滚动着用。“正胎”和“备胎”的预算和人力编制是一起拨给他们的,以前预算分配以“正胎”为主,现在以“备胎”为主。

  关于海思的定位,任正非称,海思是华为的一个助战队伍,跟着华为主战队伍前进,就如坦克队伍中的加油车、架桥机、担架队一样,但它永远不会独立。“网络联接部门是主战部门,将来销售额不一定是最高,因为‘珠穆朗玛峰’可能容纳不了这么多产值,但是‘珠穆朗玛峰’对世界意义很大,是一个战略高地。”

  谈芯片

  永远需要美国芯片,不能孤立于世界

  此前,任正非接受了日本媒体采访,日本媒体在报道时指他表示“华为不需要美国芯片,华为没问题”。昨日,任正非在采访时就澄清说:“华为永远需要美国芯片。”

  他说,所有的高端芯片我们都可以自己制造,但在和平时期,我们从来都是“1+1”政策,一半买美国公司的芯片,一半用自己的芯片。尽管自己芯片的成本低得多的多,我还是高价买美国的芯片,因为我们不能孤立于世界,应该融入世界。我们将来还是要大规模买美国器件的,只要能争取到华盛顿的批准。

  他在采访中也谈及芯片研发的不易,他说,芯片砸钱不行,得砸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

  谈操作系统

  试试做,难的是生态

  外媒20日报道称,谷歌已经暂停了与华为的部分业务往来,谷歌将不再与华为开展需要转让硬件和软件产品的业务,但在开源授权范围内的除外。谷歌还将停止就安卓和谷歌服务为华为提供技术支持和协作。受此影响,华为在海外的下一版智能手机将无法访问流行的应用程序和服务,包括Google Play商店和Gmail应用程序。同时,华为手机将无法获得安卓系统更新,从而对其海外智能手机业务造成重大影响。华为随后回应指,华为作为重要的参与者,为安卓的发展和壮大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华为有能力继续发展和使用安卓生态。

  昨日在采访中,任正非表示,谷歌是一家好公司,而且是一家高度负责任的公司,它也在说服美国政府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也在讨论变通的救济方案,但现在我还不能完全回答”。

  华为年报数据指,2018年华为(含荣耀)智能手机发货量2.06亿台,同比增长35%。市场研究机构IDC报告显示,2018年华为(含荣耀)智能手机市场份额达到14.7%,稳居全球前三。华为消费者业务总裁余承东此前曾表示,准备好了自己的操作系统。“如果无法继续使用这些系统(安卓),我们就准备开始B计划。”

  对于操作系统,任正非的态度是“我们试试做吧”,“做一个操作系统的技术难度不大,难度大的是生态,怎么建立起一个生态?这是一个大事情,慢慢来”,他说。

  谈研发

  每年花200亿美元

  华为年报显示,2018年华为研发费用达到了1015亿元,投入的研发费用占所有销售收入的14.1%。任正非说,华为这三十年都对着同一个“城墙口”冲锋,总会把这个“城墙口”攻开的。而且炮击这个“城墙口”的“弹药量”,现在是每年200亿美元的研发了,全世界没有一个上市公司敢像华为一样对同一个“城墙口”投入这么多的炮击量。

  他说,华为在全世界有26个研发能力中心,拥有在职的数学家700多人,物理学家800多人,化学家120多人。还有一个战略研究院,拿着大量的钱,向全世界著名大学的著名教授“撒胡椒面”,“对这些钱我们没有投资回报的概念”。“我们支持科学家的创新,对科学家不要求追求成功,失败也是成功,因为他们把人才培养出来了。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源源不断地前进”。他同时也强调,在5G技术方面,别人两三年肯定追不上华为。

  在采访中,任正非也坦言现在与美国在科技上仍然有差距。他说,首先要肯定美国在科学技术上的深度、广度,我们还有很多欠缺的地方,特别是美国一些小公司的产品是超级尖端的。我们仅仅是聚焦在自己的行业上,做到了现在的领先,而不是对准美国的国家水平。所以,我们还是要踏踏实实做学问。

  谈爱国

  不能说不用华为产品就是不爱国

  长久以来,在舆论方面华为都面临着爱国绑架的争议,目前对华为有两种情绪,一种是鲜明的爱国主义支持华为,一种是认为华为绑架了全社会的爱国情绪。

  “那我的小孩用苹果,就是不爱华为了?不能这么说”。任正非说,不能说用华为产品就爱国,不用就是不爱国。华为产品只是商品,如果喜欢就用,不喜欢就不用,不要和政治挂钩。(记者 陈姝)

(责编:陈育柱、牛攀)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