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人大代表就便民医疗约见多个政府职能部门负责人

2019年07月25日08:21  来源:深圳特区报
 
原标题:看病能否更方便 过度检查何时休

  医疗服务涉及千家万户,也是深圳市人大代表关注的热点。今年深圳市两会期间,就有不少代表就便民医疗提出意见和建议,其中5名代表对建议答复表示不满意。在建议重新办理之前,7月24日上午,由陈锦花代表牵头,10多名市人大代表约见发改、财政、卫生、医保等相关政府职能部门负责人,共同把脉医疗服务存在的问题,寻找破解之道。

  力争明年底实现市区两级医院互联互通

  换一家医院,所有的检查就得重新做一遍,费钱又费时。去年,陈锦花等代表用了4个月的时间对深圳市医疗信息化问题进行了深入调研,结果发现情况并不理想。市一级医院已经基本实现了信息互联互通,可是市级医院和区级医院、社康中心之间仍然存在信息壁垒,造成电子病历不共享,检查结果不互认,给群众带来不便。

  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吴兵表示,医疗信息化建设深圳曾走过弯路。早年深圳各大医院都各自搞了信息化系统,但是数据并不互通。除了技术方面的问题,还有医疗资源和观念方面的问题要解决。近年来,经过市卫生部门的积极推进,深圳市市属公立医院已基本实现医疗信息的互联、互通、互认。市区两级医院信息壁垒如何打破?仅从技术层面讲,就有很多工作要作,比如光纤的铺设,信息端口的对接,数据的转化等等。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大力推进,力争明年底市区两级医院实现信息互联互通。

  医保移动支付将覆盖到社康

  到大医院,看病几分钟,可是排队交费要花上半小时,这种经历很多市民都有过。胡萍代表说,现在移动支付已经十分普及,医保移动支付能否在全市推开,让市民轻松完成缴费?

  市医保局副局长沈华亮表示,早在2016年深圳就在全国率先推出医保的移动支付,目前在全市60多家医疗机构和1000多家药店实现医保移动支付。“我们持开放和鼓励的态度,只要医疗机构申请,我们都会批准。”

  吴兵说,深圳市部分大医院已实现了医保的移动支付,现在正在逐步推广并向社康中心覆盖。当前,深圳正在推行电子健康码,一个二维码可关联市民的个人信息、身份证、社保卡等信息,相当于一张具有身份识别功能的“健康身份证”。到医院看病,只需打开手机出示二维码,可以实现在挂号、就诊、缴费、检验检查、取药、查询健康档案等一系列服务。也就是说,通过电子健康码,也可以轻松实现医保移动支付。

  刷脸支付试点成熟才能推广

  随着人脸识别技术的发展,互联网支付也正在由“扫码支付”向“刷脸支付”升级。胡萍代表建议,医保支付也应该实现刷脸支付,这不仅是便民举措,也能防止医保卡盗刷和滥刷问题。

  吴兵透露,今年6月市第二人民医院与中国银行、支付宝联合开展刷脸支付试点,但还仅限于自费支付的部分。

  市发改委副主任刘伟表示,对于新技术,要通过试点、评估,成熟之后才能推广,不能一上来就全面铺开,否则会造成财政投资的浪费。

  常见病慢性病可网上复诊开药

  吴兵代表说,很多慢性病患者需要长期服药。按照现在管理规定,门诊医生一次最多开一个月的药。病人不得不每个月至少到医院一次,每次至少要花半天时间。国家卫健委提出,复诊慢性病病人开药可以通过互联网医院完成,深圳什么时候可以实现呢?

  市卫健委工作人员表示,根据计划,今年年底,深圳市将有16家三甲医院开展互联网医疗服务,常见病和慢性病网上复诊开药。根据省卫健委的要求,到2020年,全省三甲医院全面开展互联网医疗服务,给市民带来更多方便,“慢病”的治疗也可以“快”起来。

  医治过度检查需要“制度药方”

  到医院看病,不管病情轻重,医生大笔一挥首先做检查,这是市民反映最强烈的医疗问题之一。做检查不仅耗费不少的时间,而且费用也不低。

  李继朝代表说,目前药品加成取消了,但是过度检查的现象依旧存在。代表在调研中发现,深圳市各大医院CT、核磁共振都要排长队。一些医院的创收任务让“过度检查”成为潜规则,医生被鼓励多开检查单、多做手术。

  吴兵说,“过度检查”这一痼疾顽症的背后有深层次的原因。一方面涉及利益的问题,另一方面,也是医患关系紧张的今天医生采取的一种自我保护措施。当前医疗事故纠纷由医院方负举证责任,为了避免漏诊或者误诊,医务人员往往尽可能多地为患者开检查单,以避免医护方责任。他表示,下一步深圳市将进一步深化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提升医生诊疗服务收入,不能让医务人员的收入靠多开检查单来提高。

  代表们认为,要根治过度检查,公立医院公益性要回归。政府要加大对医疗卫生的投入,要为医生的工资“买单”,不能让医生的主要收入靠创收。同时,通过免责条款和职业保险等方式,降低医生少做检查的风险。(记者 李舒瑜 甘霖)

(责编:王楠、陈育柱)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