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忆:年轻人要伸长触角的半径

2019年07月31日10:38  来源:深圳商报
 
原标题:王安忆:年轻人要伸长触角的半径

▲王安忆来深讲写作

  近日,知名作家王安忆受邀来深圳参加由中国比较文学学会与深圳大学主办的“国际比较文学学会执委会会议暨国际比较文学高峰论坛”,与深圳作家相南翔围绕主题“今日中国的小说家”展开对谈。

  自1977年始发表作品,王安忆已出版《长恨歌》《天香》《匿名》《考工记》等14部长篇小说。在逾40年的创作历程中,王安忆始终保持一种诚恳的感悟力。她自觉、勤奋的创作精神,丰满、蓬勃的创作特色,让历史变迁中那些平常岁月里的人情世故得以回响。

  活动中,王安忆结合自己多年来的创作和阅读经验,谈创意写作,谈当代小说……“我的这辈子恐怕就是写小说,因为我干不了其他。”谈及类型小说和当代小说,王安忆认为类型小说不是每个人都能写的。“我就不能写类型小说,但是我非常喜欢看,我觉得类型小说在叙事上确实是有技巧有办法的。而所谓小众文学这条路越走越窄,我觉得这和知识分子化有关系,和太多的小说理论产生也有关系。我认为现在所谓的严肃小说已经走到一个很窄的路上去了。”王安忆直言,现在的严肃小说是不好看的。她认为,虚构的东西是最难写的,需要的条件太多,需要你的生活、你的认识、你的耐心、你的巧思,还需要你的感情。但是现在所有的文学作品里,“虚构小说已经是最小的部分,好看的更少,一年里面能够有一两本看上去非常有错落的、满足的小说几乎是找不着的。”

  “回看我们所有的文学题材,那是一两百年的积累,所以你很难期待和你同时代的会一下子冒出那么多小说。从某个点来讲,我觉得中国当代小说真了不起。”王安忆说:“回顾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到2000年,会觉得这20年间的当代小说了不起,中国文学有个非常辉煌的时代,而这个时代足够我们去向往了。”

  在王安忆看来,今天的写作者,包括年轻一代,其实遇到最好的一个时期。她希望年轻人能在关注内心世界的同时,还要多关注外部世界,对外部世界保持好奇心,要伸长触角的半径。“我有时和我的学生说,人的内心就像一个器,如果你的器很大的话,哪怕你是写自己,也是大器;你的器很小,哪怕你是写全世界,还是很小器。我觉得是器的概念,事情也许和你无关,事情也许和你有关,但是可以关心一下,可以有兴趣一下,我觉得一个作家往往是好奇的人,也许不一定要积极行动,但好奇心肯定是有的。”(记者 魏沛娜/文 韩墨/图)

(责编:牛攀、陈育柱)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