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行示范区,深圳为什么燃?

2019年08月22日08:53  来源:深圳特区报
 
原标题:先行示范区,深圳为什么燃?

  连日来的深圳,“燃爆”了。

  媒体燃了。《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正式印发,成为央媒、深圳本地媒体和全国各地媒体关注的焦点,纷纷头条置顶。

  朋友圈燃了。《意见》的相关报道刷屏了,高点赞、高转发、高评论量,阅读量上10万+就跟玩儿似的。

  深圳人燃了。面对党中央、国务院送来的“超级大礼包”,深圳人群情激奋、奔走相告,为深圳代言、打Call。不少领导干部直言,《意见》发布后,很激动、很亢奋,坐不住、睡不着;网友们纷纷表示,身为深圳人,生逢其时,很幸运,很自豪,很期待!

  粤港澳大湾区燃了。《意见》引发包括港澳在内的大湾区城市各界热议,纷纷表示要把握机遇,共谋发展。

  股市燃了。前脚《意见》正式印发,后脚深圳本地股强势走高。本周一,沪深两市集体高开,深圳本地股开盘掀涨停潮。不用怀疑,《意见》给深圳带来的重大机遇与利好预期,就是深圳本地股“全线飘红”的背后力量。

  全国燃了。大家关注深圳,讨论深圳,祝福深圳。

  海外燃了。观察人士认为,《意见》是中央政府将深圳提升到全球舞台层面,从而让它成为一座全面发展的世界级城市。世界对深圳有了新期待。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深圳为什么燃?

  因使命而燃。

  “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全国文明城市”“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国家森林城市”……深圳的身上,有太多标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无疑是最闪亮、最耀眼的一个。中央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要求深圳努力创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着眼的是国家改革开放大局、“一国两制”伟大实践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全局,着眼的是发展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全面深化改革总目标,已经远远超越推动深圳改革发展的范畴,具有全国性乃至世界性的意义。

  因特区进阶而燃。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访问深圳时曾说:“你们社会主义怎么走,没有实验室不行。深圳就是实验室。”从“经济特区”到“先行示范区”,中央对深圳的期待和要求已不止于经济发展。从先行先试到全方位、全过程先行示范,“实验室”升格,“经济特区”向“综合特区”进阶。进击的深圳,正在开启全面升级的壮阔新征程。

  大任降于深圳,深圳人没有理由不“燃”。

  重大机遇来临,深圳有太多理由当“燃”。

  《意见》全文四千多字,可谓字字珠玑,句句含“金”,几乎每句话都是一项重大改革、一个重大项目,都是实打实的干货。

  综合授权改革试点,催生改革“集大成者”,尽显改革先锋本色,燃!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尤其需要用改革的办法推进。深圳不少改革已经突入“无人区”,每向前一步都不容易。在中央改革顶层设计和战略部署下,支持深圳实施综合授权改革试点,意味着中央将适度授权,更多地给市场留白,给地方留白,为深圳打开改革空间。以清单式批量申请授权,突破传统“一事一议”单项上报,凸显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将放大改革的“乘数效应”;全国其他地方推进的改革试点,深圳自动适用,人有我有,人无我争取,人各自有我全都有,改革集成将放大深圳的改革优势。

  重申经济特区立法权,加快重点领域立法探索,营造一流法治化环境,燃!

  法者,治之端也。深圳经济特区建立之初,存在大量法律空白,主要靠“红头文件”办事,立法权的缺失,一度限制了深圳经济特区的建设和发展。充分利用全国人大授予深圳的经济特区立法权,开展各种先行性立法和突破性立法,让改革于法有据,为推动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起到了关键性作用。不过,近年来深圳经济特区立法权的行使相对谨慎,先行性立法和变通立法明显少了,有些领域跟不上改革创新的步伐。《意见》鼓励深圳用足用好经济特区立法权,在遵循宪法和法律、行政法规基本原则前提下,允许深圳立足改革创新实践需要,根据授权对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作变通规定。深刻领会“变通”内涵,用足用好经济特区立法权,有利于深圳探寻适应不断变化的经济社会环境的制度体系,加快在知识产权制度、科技创新与新经济监管等重点领域立法探索,营造一流法治化环境,增强城市“磁吸力”。

  以深圳为主阵地,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增创创新领先优势,燃!

  尽管深圳被外界认为是“中国硅谷”,但与国内外先进城市,尤其是与硅谷、特拉维夫等世界创新中心相比,在基础研究和源头创新方面差距不小。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处在国家创新体系金字塔的塔尖,被称作“科研皇冠上的明珠”,是代表国家参与全球科技竞争与合作的核心力量,对高层次人才、重大科研项目与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具有强大的“虹吸效应”。而深圳就是“明珠”上的主阵地!这一地位的赋予,有利于深圳加快补齐基础研究和源头创新短板,增强城市的竞争力、创新力、影响力,在粤港澳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中发挥关键作用。

  加快建设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更好实施粤港澳大湾区战略,丰富“一国两制”事业发展新实践,燃!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把“香港—深圳”定为重要一极,要求发挥强强联合的引领带动作用。坚持“一国”之本,善用“两制”之利。扎实做好“深港合作”大文章,高标准建设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在制度创新上拿出把硅谷比下去的志气,在合作区内探索实施特殊的科技创新管理制度和国际科技合作机制,在多个领域先行先试,打造国际离岸创新中心。这有利于深圳在开放创新、协同创新中放大自身的创新能级,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更好地发挥核心引擎功能和创新引领作用。

  支持深圳探索建设国际科技信息中心和全新机制的医学科学院,实行更加开放便利的境外人才引进和出入境管理制度,打造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试点深化外汇管理改革,承办重大主场外交活动,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大数据中心,推进在深圳工作和生活的港澳居民民生方面享有“市民待遇”,深化自然资源管理制度改革……

  《意见》中上百个政策创新点,都是“燃点”。每一项展开,都有着丰富的想象空间、发挥空间,都通向令人鼓舞振奋的前景。

  重大使命、重大任务、重大机遇,很“燃”;抓住机遇、完成任务、担好使命,更“燃”。

  更勇猛。“战以勇为主,以气为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殊荣独此一份,担子也要一肩挑。挑最重的担子、啃最硬的骨头,闯“无人区”,非勇猛无以为胜。深圳要做的工作,不是伸伸手摘低垂的果实,甚至也不是“跳起来摘桃子”,而是须寤寐思服、倾心尽力,加速助跑、奋力起跳,久久为功,才可能取得的顶级成果。热血沸腾,还得拿出一股子气劲来,一往无前,再造一个激情燃烧的火红年代。

  更敢闯。“宜守不移之志,以成可大之功。”看准了的事情,就要矢志推进、驰而不息;认定了的目标,就要咬住不放、一抓到底。其间,必有沟沟坎坎,必有层层障碍,必有风险挑战,怎么办?放开胆子去想,迈开步子去争。比如,综合授权与立法变通,虽“尚方宝剑”在手,但也要担一定风险,由谁去做、走什么程序、怎么做、需要什么配套,具体实施起来绝不容易。要打开工作思路,把问题症结捋清楚,自己把握不准的,要积极向上沟通汇报,合力找到解决问题的“钥匙”。《意见》本身是争取的结果,落实《意见》是一个继续争取的过程,要趁热打铁、再接再厉,盯住政策不放,推动政策尽快落地,大力拓展政策空间。

  更善创。“志不求易者成,事不避难者进。”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是前无古人的开创性工作,无先例可循,无经验可依,每向前推进一步,都是了不起的创造。《意见》擘画的美好蓝图能不能一一落地落实,深圳能不能最终达成使命,关键在干,想干,还要能干、会干。多策划战役战略性改革,多推动高质量、引领型创新,在要素市场化配置、营商环境优化、城市空间统筹利用等重点领域深化改革、加速创新,创造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创出示范新路来。

  朝受命、夕饮冰,昼无为、夜难寐。光荣的使命在前方召唤,壮阔的征程在脚下铺展,搏之!箭上弦、鞍上马,把手头的活热火朝天地干起来,坚定不移地朝着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方向前行,努力创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让我们和深圳一起“燃”!(沈仲文)

(责编:王楠、陈育柱)
扫码关注我们扫码关注我们